「二虎流並非只是卧王流的代稱,而是卧王召集大量武道名家在卧王流的基礎上重新改進的,精簡招式,補充進新技術這才形成現在的二虎流。

而協助統籌這些技術的人,正是我的師父下地和文,卧王跟我師傅兩人是舊交,這些大部分都是我師傅告訴我的。」

說到這裏黑木深深的看了一眼余歡,「所以二虎流我也會,那麼最後一戰你還能真正成為老夫的對手嗎?」

「啊…!二虎君,這不是說,這大叔通曉了你所有的招式?這還怎麼打?」

金田大叫道,因為預判他也會,所以對黒木玄斎的先之先最為了解,也最為恐懼。

「呵呵…,招式是死的,人是活,了不了解二虎流可不是你說了算的,而且我可不單是靠二虎流的。」

余歡笑道。

「那樣最好,我可是對你期待已久,終於…終於能有一個對手能讓老夫廝殺一次了,哈哈…」

黑木心滿意足大笑着離開,給眾人留下一個逼格甚高的「最強」背影。

「我去!這是特意來告訴我,他無敵太久了,空虛寂寞冷?」

余歡指指黑木的背影懵逼道。

「師傅就是師傅,好霸氣!」

理人語氣有些心災樂禍。

他就早想看二虎被人毒人一頓了,不是二虎自動挨打的哪一種,而是沒有還手能力的哪一種。

「哈哈…好期待!」

時間在余歡的吃吃喝喝中度過,跟余歡一樣修養一番的鞘香,現在正坐在解說台蓄勢待發,只等拳願女郎開場完畢。

啊啊啊…!

「終於,最後一戰終於要開始了!」

「戰神阿修羅!」

「十鬼蛇二虎!」

「黑木!」

養足精神的觀眾氣勢就是不一樣,選手還沒出來,他們的高呼聲已經是一潮高過一潮,氣氛瞬間炸裂,直震的大地都在顫抖。

咚咚!

拳願女郎表演一結束,鞘香深吸一口氣,迫不及待的大吼出聲。

「決賽已經準備就緒,接下來就只等兩位選手入場了!快聽聽這震耳欲聾的歡呼聲,整個會場的建築都在不停震動。」

「哇哦,開始了,下去嘍,下去嘍!」

薩栢因熱血沸騰的大吼道,拉起加奧朗就是飛跑。

「喂喂,薩柏因你慢點。」

加奧朗差點被一踉蹌撲倒在地。

「哈哈…,找找看,哪個位置看得最清楚。」

鬥技者們全員出動了。

「哇,場上觀眾氣氛好熱烈啊!」

關林感受着場上的猛烈歡呼聲,感覺自己身上的血也變得燥熱起來。

這可是決定我們眾多鬥氣者的一戰。

「我們的興奮可不比他們少啊啊啊!」

薩栢因說着說着就咆哮起來,果然只有叫錯的人名,沒有起錯的外號。

咆哮的熱血斗魂說的就是他。

聲音大的讓小黑緊緊捂住耳朵。

要說競技場那個位置視眼最好,還能容下人,當然只有鞘香的解說台了。

不過這會上面已經擠的滿噹噹了,幾乎所有的鬥技者全涌了上來,因幡良都蹲在鞘香面前的桌子上了。

地盤被人佔滿,鞘香臉上露出三道黑線。

不過現在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

對話筒大吼道:「請大家看看這邊,位於最前排的解說台已經被聚集過來的鬥技者們擠滿了,看來他們對這一場比賽也是無比期待啊!」

理人大吼:「師傅幫我毒打一頓二虎啊!」

「黑木大叔在我復仇之前,你可要千萬保住自己的不敗之身啊!」

又坐上輪椅的今井小宇宙大喊道。

二階堂望望身邊,鐵塔一般的巨漢,「就只剩下你了嗎?一起來看看這最後的比賽?」

尤里烏斯:「二階堂你小子竟然還活着?」

二階堂:「?」

我跟你打招呼,你在咒我死?

金田雙手合在嘴巴大吼:「二虎加油!」

旁邊手臂骨折還沒痊癒的冰室涼滿臉激動:「快…快點開始啊,我已經等不及了。」

大久保:「二虎,讓我們見識一下你真正的實力吧!」

「喂,你們這些傢伙,不要只給二虎加油啊!」

理人不爽了,不過這個時候沒人鳥他。

「切,亂糟糟的,真是吵死了!」

吳雷痷全身裹着紗布出現了。

「大哥!」

站在他後面的吳風水不悅道,要不是吳雷庵身體沒好,她才不願意跟着他,就這脾氣作為親妹妹她都受不了。

「來了,快看!」

「啊啊啊啊!」

關林跟薩栢因兩個熱血男摟在一起大吼道。

一個黑影慢慢出現在通道口。

鞘香迅速進入狀態:「出現了,拳願絕命賽最後一場比賽,率先登場的人是魔槍黑木玄齋!」

另一處通道。

「二虎君,小心不要再受傷了。」

「二虎君,好好最後一場玩個痛快吧!」

「二虎君,一定要贏啊!」

秋山楓、紅鼻頭、乃木三人三種語氣,各自的述說也完全不同。

「安心!」

余歡點點頭,然後慢條斯理的扯下身上的紗布,露出下面滿目瘡痍的傷疤。

一上午的時間也就夠傷口微微咬合。

「二…二虎君,真的沒事嗎?」

看着余歡好像是被針線縫合起來的身體,秋山楓緊張道。

「等我!」

微微一笑走出通道。

嘩嘩!

「出來了,十鬼蛇二虎出來了!」

鞘香對着話筒就是一聲撕裂聲帶的高吼。

「啊啊啊!」

「阿修羅!」

「十鬼蛇二虎!」

「啊…無敵戰神!」

場上的歡呼聲再次上升一個高度。

激烈程度比黑木出場中高多了。

「終於見面了大叔!」

余歡走到黑木面前輕笑道,上一場身體本能慾望釋放的差不多了,現在才是他本人真正的戰鬥。

當然在戰鬥過程中,嗜血戰意會不會復甦,余歡自己也不確定,因為在拳願賽之前還沒人讓他那樣爽過。

「做好覺悟吧!不管你有沒有傷,但是站在這裏,我就不會留手,因為我等待一個真正的對手已經很久很久了。」

黑木掃了一下余歡的身體,話一出,逼風自起。

「哈哈…這正是我想說,儘管用出你的全力量吧!我也想知道在這個世界我是否還有對手,哈哈…」

余歡大笑道。

你裝我也裝,至少兩人在氣勢齊平了。 在看到風雲冰冰搞定了,一件神器。

張山感覺到,有一絲絲的壓力。

到目前為止,在整個遊戲中。

除了張山之外,已經有四個人,搞到了神器。

雖然這四個人,全都是風雲公會的玩家。

但是張山,仍然有一種緊迫感。

別人都快要趕上他了呀,至少在裝備這方面來說,是這樣。

他也就只有三件神器。

比其它四個人,只不過是多兩件神器罷了。

而且王者披風,還是在國戰中爆出來的。

要不然的話,他只比其它人,多出一件神器。

就裝備上來說,張山並沒有比他們,有多大的優勢。

所以,他必須得搞快一點,盡量將神器項鏈修復完成。

最好是,再搞到另外一個戒指。

將天鷹王的三件飾品,全部湊齊。

那樣的話,在裝備方面,他才能再維持,一段時間的優勢。

張山可不想,被別人追上他的腳步。

他想一直保持領先。

將他那遊戲第一人的寶座,牢牢的坐穩了。

有壓力才會有動力,現在張山刷怪的動力更足了。

沒一會,就將第一個任務完成,把任務材料刷到手。

一個任務完成,張山並沒有停留。

而是迅速查看任務面板。

然後向下一個目標位置跑去。

就這樣,經過連續四五天的奮戰。

他已經完成了九十個,刷材料的任務。

在天門關地圖中的刷材料任務,只剩下三個。

另外還有六個任務,需要跑到外國地圖中去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