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啊,女神,我今天過來特意跟你道歉的。」宗七一臉認真。

江琴卻完全不願意攀談的姿態,「我說過了,不會跟你這樣的人有任何瓜葛,走開!」

「女神,之前我一直有事耽擱了,這次處理完事,特意過來給你道歉來的。」

慕安安拽著江琴,怎麼都不讓她走。

而在那些看戲的醫護人員面前,就是一個超級優質的小奶狗,對江琴女神窮追不捨。

那種羨慕江琴的眼神跟聲音就更加濃烈了。

因為距離近,所以那些艷羨的聲音,江琴能聽的非常清楚。

「我真的越看江琴,越覺得那個小公主上不了枱面。」

「小公主真的應該學學江琴女神啊。」

「有什麼辦法,七爺……」

「你敢說七爺?」

「反正,江琴女神格調比小公主高多了。」

這些聲音里全都是拿江琴跟慕安安對比的,並且江琴把慕安安壓的體無完膚。

江琴雖然綳著臉,但在低頭時,還是偷偷流露出了竊笑。

慕安安自然把這一幕捕捉到一起。

她乾脆伸手拽著江琴,一轉身,按到牆壁上。

江琴不是要出風頭嗎?

那就給滿足她愛出風頭高調的心態。

慕安安把人壁咚在牆壁上,聲音故意壓低,「我今天過來就是為了賠禮道歉的。女神,我知道你生我的氣,但好歹也要給我一個彌補的機會,不是嗎?」

江琴故意板着臉,「我沒時間!」

宗七,「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保證你會原諒我的所有。」

江琴沒說話,慕安安已經扣著人手臂,直接往車子那邊帶。

江琴看似掙扎著,但實則已經半推半就,被慕安安帶上車。

慕安安把江琴資料做的太透。

太了解她這樣,看着高傲的很,實則有點抖M狀態,喜歡強硬一點的。

慕安安把人帶到車上后,便回到駕駛位,駕車離開。

慕安安這麼高調把女神帶走,自然引起轟動。

剛還因為發了小公主帖子的那個護士,在看着帖子回復量與熱度都爆表了,嘗到了甜頭,立即又跟着發了一條。

【比起所謂的小公主,這個才是乾乾淨淨真女神,小公主一對比簡直被碾壓成渣渣。】

這人在發了帖子之後,立馬送上,江琴剛才被宗七壁咚的照片。

宗七的形象是超級招小姑娘喜歡,放蕩不羈又桀驁,一頭銀髮足夠囂張。 「哼……,你太小瞧他們了,」

陸瞎子看着血色屏障冷哼了一聲,慢慢將另一隻手放在了血色的屏障上:「放心好了,他們可不是尋常的修士。」

血色屏障中的紅狐,突然感應到自己的力量在被人操控著遊走,便瞬間停下動作,皺着眉頭看向了屏障外圍。

就是這一眼,她看到了刺眼的願力光芒,從一雙大手中不斷的湧入血色屏障,而且軍老爺體內的死亡金屬,也在不斷的被願力驅趕向焦黑的手臂。

「這種氣息是願力,南天小子肯定不會有這麼強大的願力,難道是殺神大人?」紅狐立刻向外界傳音,想要看看這個人是不是陸瞎子,可是她並沒有得到陸瞎子的回應。

就在這時,絲絲縷縷的紅絲就像游龍飛劍一般,一個個從陸瞎子的身體中蔓延了出來。

這些紅絲散發着強悍的殺意,慢慢參雜在金色的願力光芒中,讓陸瞎子的氣息開始變得狂暴殺戮起來。

「這是殺意,殺神大人的證道殺意。」

紅狐看着願力中突然出現的殺意劍氣,心中頓時激動的無法自拔。

雖然從願力上她不能肯定這就是陸瞎子,可是這中滔天的殺意,在他的記憶中也只有陸瞎子一人能夠釋放出來,面前這個人只能,也只會是殺神殿前司禮。

想到這裏,紅狐就要對着陸瞎子行禮,但是卻直接被陸瞎子用靈氣阻擋住了,它並不想讓南天一劍看到他與紅狐認識。

有這道靈氣的傳遞,紅狐也自然明白陸瞎子的想法,當下也不在去執著行禮,迅速轉身看着軍老爺,開始配合著陸瞎子,將死亡金屬一點點的逼向焦黑的手臂。

陸瞎子身上的血絲飛劍越來越多,並且逐漸的吞噬願力向著外圍擴張,雖然每一個血絲飛劍只有一毫大小,但是所有的血絲飛劍匯聚在一起,那種好大的殺意氣息就讓人十分的震顫起來。

南天一劍看着陸瞎子身邊的血絲大陣,猛然顫抖起來:「這些……,難道是師父的飛劍?」

他此刻站在陸瞎子一旁,就感覺像是墜入萬丈深淵一般,心中升不起一絲的反抗情緒,又好像是生活在無盡的寒冰地窖,感覺無比的陰森寒冷。

雖然南天一劍身上有願力屏障保護,這些殺意也只是流露出了千萬分之一,但是南天一劍感受到陸瞎子身上爆發的血色氣息,一時之間還是沒有承受住。

身體中發出一聲冷哼,連忙向後退了十好幾步:「師父,你身上的願力氣息怎麼會這麼恐怖,我身上的願力屏障都要被壓制下去了。」

「小子,我可沒說過我只擁有願力啊,而且願力又不是只有金色這一種狀態。」

陸瞎子聽到南天一劍的話語,慢慢扭過頭驅散臉上的靈氣光芒。

這還是陸瞎子第一次,向南天一劍展露出自己的面容:「修行界在不斷的發展,願力在很久以前也是修行界的一個主流,只不過後來被靈氣所取代了。」

「我經過很長時間的修行,搜集了很多願力的典籍和秘術,最終創造出了一種新的驅動方式,可以將兩種方式結合,用願力去操控靈氣,這樣他們的威力也會更加地強大。」

「還有,我身上的這些並不是飛劍,而是凝聚成實質的殺意。」

陸瞎子右手食指中指併攏,開始引導願力和殺意凝聚:「你體內有我留下的印記法則,這些殺意是不會傷害你的,不過,其他人身上迸發出來的殺意,不管那種殺意強弱你都得小心一點了。」

說着,陸瞎子向著前方輕輕一點,身上的金色光芒,就漸漸與血色光芒融合在了一起。

隨着陸瞎子的引導,匯聚在一起的兩種光芒,直接從血色屏障中穿透進了軍老爺體內,開始最後一次清洗軍老爺身體內的死亡金屬。

看着殘餘的死亡金屬一點點被清理乾淨,而南天一劍半天都沒有回應一聲,陸瞎子這才轉過頭,疑惑的看向南天一劍。

看到南天一劍目瞪口呆的樣子,陸瞎子還以為南天一劍沒見過殺意,便輕笑了一聲說道:「不用擔心,這些你以後也都可以做到的,只不過就看你對願力的掌握程度了。」

「額……,師傅你可能理解錯了。」南天一劍此時看着陸瞎子漏出來的面孔,說話的語氣也變的顫抖起來:「我只是想說師父你……,怎麼會……,怎麼會這麼的年輕。」

「怎麼?我應該很老嗎?」陸瞎子看着南天一劍,他覺得自己低估了南天一劍的腦洞。

「不不不,不是的。」南天一劍連忙沖着陸瞎子搖頭:「我只是覺得,師傅您的面容和聲音有些不匹配。」

從一開始遇到陸瞎子的時候,南天一劍就只能看到滿目的金色光芒,而且這些金色光芒,一直將陸瞎子緊緊的包裹在中間,再加上陸瞎子刻意用蒼老的聲音說話。

因此,南天一劍在心中一直覺得,陸瞎子是一個滿頭白髮的老頭,而且應該是一個仙風道骨的老頭,再不濟也應該和碎天老祖狀態差不多。

可是現在,陸瞎子褪去臉上覆蓋的光芒,那光芒之下明明是一幅無比清秀的面孔,而且,這副面孔清秀的簡直比一個女人還女人。

在這張面孔上,南天一劍並沒有感受到柔媚,甚至他還覺得,陸瞎子的臉上天然帶着一種肅殺威嚴,儼然就是一個從話本中走出來的殺神、戰神。

南天一劍目光繼續向上。

雖然真的如他猜測的一樣,陸瞎子確實是滿頭白髮,可是這種白髮卻充滿著晶瑩的光澤,完全不像是一個老人應有的狀態。

「小子,在想什麼呢,難道沒見過這麼年輕,而且實力強悍的修士?」

陸瞎子看着南天一劍的樣子,輕笑了一聲,聲音漸漸變得年輕起來:「其實,修為到達一定的境界之後,外表就不是很重要了,只要願意就可以將容貌保持在一個狀態不變。」

「哇,師傅您的聲音真好聽啊,修士真的可以保持在一個狀態嗎?」

南天一劍盯着陸瞎子清秀的面孔,聽着陸瞎子那溫潤如玉的聲音,他已經漸漸沉迷了進去:「我之前還在想等我以後老了,要是穿着白衣像一個糟老頭子可該怎麼辦,現在看來應該是沒問題了。」

「額……。」

陸瞎子聽着南天一劍的話語,瞬間就明著了南天一劍心中所想,感情南天一劍這個小子不僅話多,腦洞也是這麼的刁鑽離奇,自己只不過為了出行方便,所以才用蒼老之聲。

可是,竟然被南天一劍想像成了一個糟老頭子,陸瞎子直接無語,看着南天一劍無奈的說道:「這些等你境界提升了就會明白的,外表只不過是在束縛低階修士。」

「嗯吶,師傅我明白了,就沖這一點我也會很努力去提升境界的。」南天一劍看着陸瞎子,雙目閃著光芒漸漸臆想了起來:「到時候我轉着一身白衣戰袍,身邊伴隨着飛劍肯定是天王下凡。」

看着南天一劍表現出一副臆想的表情,陸瞎子是更加的無語起來,這他媽是收了一個什麼徒弟啊。

話多,腦洞大,現在竟然還開始臆想起來,自己之前觀察的時候怎麼就沒有發現呢?

於是,陸瞎子重新將自己籠罩在光芒之下,出聲打斷了南天一劍:「對了,你已經是調息境了吧,會不會靈氣化液?要會的話就幫我在下邊弄一池子靈液,我凝聚的靈液品階太高很容易造成反作用。」

「額……,應該可以吧。」南天一劍聽到陸瞎子的話語,漸漸回過神來,猶豫了一下說道:「我之前看過老大靈氣化液,看起來就像吃飯喝水一樣簡單,我應該也會輕易的凝聚出來吧。」

「那就行,這裏的靈氣很濃郁,就算你的願力不足,應該也能夠支撐你凝聚出靈液了。」

說着,陸瞎子嘴角閃過一絲狡黠的笑意,身上的願力光芒分化出一柄飛劍轟擊在地面上,輕易就在巨人骨骸上開闢出了一個圓形坑洞。

「這麼輕鬆就在巨人骨骸上開出了一個坑洞?」南天一劍盯着圓形坑洞,砸吧著嘴說道:「師傅,你真的好強。」

陸瞎子看到南天一劍盯着坑洞,一直沒有出手的動靜,便大聲喝到:「趕快動手凝聚靈液啊,還在想什麼呢,難不成是想讓你這個兄弟死在這裏?」

「呃,我這就來。」

南天一劍連忙的回應了一句,雙手掐訣,將周圍濃郁的靈氣匯聚在一起,同時體內開始全力運轉願力,將面前的靈氣團向內瘋狂的擠壓。

周圍三丈範圍內的靈氣,開始迅速向著南天一劍手中匯聚,噗噗的響聲不斷從這些靈氣團**現,慢慢的,南天一劍面前的靈氣越來越濃郁。

「這種狀態和老大的一模一樣,看來是要成功了。」

南天一劍看着靈氣團開始慢慢收縮,整體結構慢慢向著一點液態水珠發展,表情慢慢興奮起來,隨後看着陸瞎子說道:「師父你看看,我一次就能將靈氣化液,是不是很厲害。」

陸瞎子看到沒有看南天一劍,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隨後沖着南天一劍直接說道:「專心一點,仔細觀察靈氣的內部結構,靈氣化液可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靈氣化液最關鍵的一步,就是將極度壓縮的靈氣從氣體狀態轉化成液體狀態,這一步稍有不慎就會讓整個過程全面失敗。」

陸瞎子的話還未說完,南天一劍手中的靈氣光團,直接『噗』的一聲迅速炸裂,剛才壓縮好的靈氣團,瞬間就像是氣球被扎爆漏氣一樣,迅速地乾癟下去。

《七世神盤》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搜書網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搜書網!

喜歡七世神盤請大家收藏:()七世神盤搜書網更新速度最快。 ,

[]

停了停,意識到話不對,把自己好像也給咒了,這才閉了嘴,滿臉陰鬱的站在那,再也不出聲了。

不過,當他再次看向那小丫頭片子的時候,連他自己都沒發現,已經沒有那麼討厭了。

幾個小傢伙又在病房裏待了一會,因為霍司爵還要去公司,就找醫生過來問了一下情況,準備帶孩子回去。

「霍總,病人的情話還是恢復得很好,不出意外的話,兩天後就可以出院了。」

「耶,太好了,媽咪可以出院了,那媽咪,你要跟我們一起去淺水灣住嗎?我跟你說,那裏有好大好大的房子,可漂亮了。」

小若若一聽媽咪還有兩天就能出院了,立刻歡呼著,問媽咪是不是要跟他們一起去淺水灣住。

溫栩栩瞥了一眼病房裏的男人,立刻搖頭:「當然不,若若,我們的家不在那裏噢,這兩天使媽咪住院,才讓叔叔帶你的,等媽咪好了,我們就要回家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