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一聲,這顆大槐樹竟然無法承受住沈建的力量,被沈建巨大的力量從中間折斷。

妖族的力量之龐大,讓沈建的心中十分驚嘆。如今沈建相信,他如今的實力,已經完全和武體境八九重天的高手一決高下了。即便是遇到武體十重天的武者,即便無法戰勝對方,也能夠順利逃脫。

根據此刻沈建腦海中的記憶碎片,他此刻所展示的技能鵬羽暴擊屬於力量型天賦,適合近戰的時候用。

鵬羽暴擊,力量極為強大,而且最適合近戰,讓沈建最為驚喜的是,這個天賦技能對於妖力的消耗是極小的,只要他此刻妖族眉心妖穴處的妖氣足的話,那那他可以成功的催動多次鵬羽暴擊技能。

這樣對於沈建的持續作戰,是很有幫助的,可以說是最為基礎的技能和最實用的技能。

沈建再次修鍊了一下午,這時候,夜色已經悄悄降臨,這裏雖然處於萬妖山脈的最邊緣,並沒有太多強大的妖獸。而如今卻仍舊能夠聽到很多妖獸的嚎叫聲,這些妖獸叫聲聽起來極為瘮人。

一般情況下,即便是實力達到二階的武者,也很少願意在這裏單獨行動,而大多數選擇成群結隊的行動,這樣如果遇到了那些強大到妖獸也可以去一起應對,提高保命的幾率。如果僅僅憑藉一個人在這裏夜行的話,如果真的遇到妖獸群,即便這些妖獸的血脈等階並不高,但如果不小心闖入這些妖獸的領域的話,他仍舊具有十分大的危險性。

所以此刻的沈建,就想要離開這裏,去外面找點吃的,然後找一次實力一般的妖獸進行獵殺,可以通過這些妖獸而獲得妖核,一方面可以磨練自己的戰鬥力,另一方面可以利用這些妖獸的妖核進行煉藥。

「對了!」沈建此刻忽然笑了一下

「瞧我這個腦袋,記得而我醒來的時候湊,在我身邊可是有很多藥草和野果,這些野果中可都是蠻貴的很,而且看起來這些野果的顏色十分鮮艷,肯定是剛剛摘下來不久的,很多對武者的修為有着補充的作用。不妨先進入洞府內靠這些天材地寶來衝擊。」

這時候沈建重新走入到了洞府內,這些野果如今就堆放在洞府里,由於這些野果十分可口,很多都是吸收了天地元氣,裏面包含着很多精華,對於武者修鍊極為好處。如今洞府內飄着很濃郁的野果的清香,十分可口。

沈建坐在洞府內的一處大石頭上,手中拿起了洞府中的一根棍子,然後用力扒拉着這些天材地寶,想要看看這些天材地寶中哪些可以直接食用。

沈建拿出一個比蘋果微微大一些的野果,這個椰果看起來有着血液的腥氣,但裏面卻蘊含着極為龐大的氣血能量,如果吞服下去的話,必然能夠極大的提升武者氣血之力。

這是龍血蛇果,據說這種野果是在龍血中生長而成,沈建萬萬沒有想到,這裏竟然還有這等蠻貴的名貴的野果。要知道,這種名貴的野果,即便是在薊州城的薊州商會,價錢也是極為高昂的。

龍血蛇果,對於武者修為提升有着極大幫助,尤其是對於沈建這樣修為境界剛剛達到武體境的武者,吃這種野果最適合。

這裏整整有着二十多個龍血蛇果,沈建一股腦的將這些龍血蛇果通通的吃掉。

此刻沈建肚子很餓,吃完了這些野果后,沈建打了個飽嗝,然後坐在洞府內,開始盤膝而坐,運轉功法。

像龍血蛇果這樣的一起野果,裏面含着非常龐大的氣血能量,如今沈建吞吃了這些龍血蛇果之後,能夠感受到自己體內的血液在不斷的沸騰,這些蛇果內所蘊含的氣血之力源源不斷的進入到自己的丹田之中。

所以他需要趁熱打鐵,吃完龍血蛇果立馬進行修鍊,這樣能夠確保自己能夠最大限度的吸收這些龍血蛇果內所蘊含的氣血能量,如果他晚一點再修鍊的話,這些龍血蛇果內所蘊含的能量必然會浪費很多。

幾個時辰之後,沈建通過沈建通過不斷的修鍊功法,能夠感受到如今丹田內的氣血之力如今正在不斷的往臟腑這裏衝撞,只要他能夠將丹田內的這些氣血真正的衝擊到五臟六腑裏面,那他就可以成功的進階到武體境七重天,到了那時候他不僅僅可以修鍊人族的武技,而且能夠進行簡易的煉丹。甚至能夠進一步覺醒妖族的血脈力量,讓自己的實力更上一層樓。

這時候,沈建站起身來,等他再次修鍊完畢準備站起來的時候,已經處於午夜十分了。

沈建緩緩的走出了洞府,他看了一眼天上的一輪明亮皎潔的銀色彎月,心中趕到一陣的放鬆如今銅臭味修為境界雖然依然沒有突破到武體境七重天,但他能夠體會到自己距離突破精境界已經不遠了

「吼——」

沈建這時候聽到了不遠處有一隻野獸的嚎叫聲,同時這裏面颳起了一陣大風,一股危險的氣息迎面而來。

這附近竟然有妖獸,但沈建不知道這隻妖獸處於什麼血脈等階,畢竟自己實力上並不是特彆強大,如果真的遇到了強大的妖獸,比如說他此刻遇到二階妖獸,或者實力達到一階後期血脈境界的妖獸,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斗的過的,到時候他自身的處境會極為危險。所以他如今最想要的就是迅速的離開這裏。

而此刻讓沈建覺得鬱悶的是,如今越是希望早一些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這隻野獸便距離他越近,他此刻甚至已經感覺到附近的草叢中有着刷刷的行走聲音,顯然這隻野獸此刻距離他已經十分近了。

沈建此刻甚至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隻野獸如今已經鎖定了他,彷彿即便他現在想要離開這裏,也是根本不可能的。

「既然逃不掉,那不如索性戰鬥一場。」沈建發下了狠心。

這時候沈建開始運轉自己體內的血脈力量,眉心妖穴之處的妖氣在不斷的沸騰著,這些磅礴的妖氣如今非常迅速的流轉到他的全身之內。

以如今沈建的實力,如今只要不倒霉遇上二階以上血脈境界的妖獸,就應該不會有危險。

這時候,沈建忽然看到距離自己僅僅十米之處,有一雙巨大的眼睛此刻正在盯着他。

如今已經是夜晚,妖獸的眼睛在夜晚是十分明亮的。

這隻野獸是一隻風熊,這隻風熊的血脈境界並不是特別高,沈建能夠感受到,這裏風熊的血脈力量應該出處於一階中期巔峰的境界。相當於人類武者的武體境九重天。

如果是一隻成年的風熊,其血脈力量甚至能夠達到二階,而這隻風熊如今顯然沒有達到如此的血脈境界。

看到這隻風熊此刻已經張開大嘴向著他緩緩走來,沈建終於鬆了一口氣。幸虧遇上的這隻風熊的血脈境界僅僅處於一階中期,如果遇到一階後期的風熊,那他則只能夠桃之夭夭了,他是絕對不敢冒險和一隻血脈境界達到一階後期的妖獸進行戰鬥的。

更何況如今已經是夜晚,很多妖獸喜歡夜行,如果在這時候和這隻風熊進行戰鬥的話,很可能會遇到一些更為強大的妖獸,如果這些更為強大的妖獸忽然對他進行攻擊的話,他或許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沈建在如今並沒有修鍊人族的武技,只能夠運用妖族的血脈天賦進行戰鬥。

熊類的妖獸,熱點是攻擊力強大,也就是說,這類妖獸的防禦力和力量都特彆強。在很多人都印象里,熊類妖獸的缺點當然是速度慢,然而對於風熊來講,速度完全不是問題,但攻擊力相比於那些其它熊類就比較弱些了

即便如此,風熊的攻擊力依然比大多數的妖獸要強,尤其是擅長肉身的攻擊力。

這隻黑色的風熊,迅速的從那一片野草和灌木叢中一躍而起,然後兩種巨大的褐色熊掌凝聚出一個黑色的妖力掌印,向著沈建打了過去。

這時候的沈建同樣催動自己體內的妖血力量,此刻他為了磨練和檢驗自己的戰鬥力,此刻竟然沒有逃,而是同樣張開了手掌,硬生生的和風熊發出來的褐色掌硬拼了一記。

只聽「咚」的一聲爆響,沈建竟然靠着自己的肉身力量,抗住了風熊所凝聚出來的妖力掌印。隨後這個褐色妖力掌印的妖力忽然爆發出一陣波動,這個妖力波動此刻竟然將周圍的樹木打斷。

沈建以前對於一些比較常見的妖獸還是有一些了解的,他知道,如今這隻風熊所發出來的技能,是通過它的血脈之力催動的,名為黑風掌。

黑風掌的攻擊力十分強大,沈建暗自慶幸,幸虧他如今所覺醒的九陽鵬王力量強大,否則的話,對於一般的武者而言,對於和沈建一樣同為武體境六階的武者,根本就無法抗衡住風熊的這一記黑風掌。。 楊鏗一聽,眉頭輕皺。

他楊鏗何等人物。他雙目精光一閃,定定看着貢馬群幾個呼吸的時間。

確實有一絲令人心悸的殺意混跡其中,因為離得較遠,很容易被忽略。尤其又有嘈雜的人聲掩蓋。

隨後,他快步來到王承恩側面,低聲說道:「事有不妥,王公公請緩行。」

王承恩心中一哆嗦。

陪着聖駕出來,最怕意外情況,不過有禁軍在側,並不怕尋常的江湖高手能夠突破。這一點確實可以安心。

但連大統領楊鏗都出聲提醒,那想必情況委實不妙。

他第一時間,上前做出托著皇帝手臂的樣子,實則輕聲提醒:「大統領示警,聖上慢行。」

皇帝表情不變,只是動作確實慢了下來。

這種事情,不說經常遇到,但也不少見。

當是時。

突然,轟隆一聲,平地里一聲驚雷起。

炸得妙夷口中的春卷都掉了下來。

寧橫舟定睛一看,差點一句三字經脫口而出。

只見,貢馬群中,一匹馬,此時已經人立了起來。

那如驚雷一般的巨大聲響,竟然是它的怒吼聲。

它用後腿站立,此時足足有丈余高,它長著兩個馬頭,馬頭之上密密麻麻全是森白的眼珠子。

身上血肉模糊,糜爛的血肉跟果凍似的一顫一顫的。

儼然一副怪物模樣。

怪物奔跑之時,血肉黏膩著,如液體一般往外流。但卻將掉不掉,偏偏垂在半空,讓人不由擔心,到底會不會掉下來。

它怒吼之下,竟然一下子就跳出了馬群,身子一甩,將面前的禁軍,全都甩飛出去。

所有人震驚無比。

隨後,官員、邪馬台的使者、參與的皇族成員、官員家眷,連滾帶爬。

而看到怪物的眼睛一片森白的楊鏗,終於面色一變。

「這是屍毒?!」

他抬頭看了看天上的太陽,此時若用學生作文手法來形容就是:陽光明媚,萬里碧空飄着朵朵白雲。不得不說,禮部和欽天監,確實選了一個好日子。

但他震驚就震驚在這個地方,按照常理,中了屍毒的人或牲畜,是無法在日光下行動的。

這是被證明過無數遍的。

而現在,他震驚得像一個看到主角穿越一年還沒有和女主圓房的讀者一般。

這太不尋常了。

若是這種屍毒,傳播開來……

恐怕,淪陷的就不單單是營州那一州之地了。

想到此處,饒是以他強大的內心也不免感覺到了陣陣寒意。

並且,這怪物一身怪力,實力逆天。這也超出了他的認知。

因為縱使沒有聖上在場,任他楊鏗全力施為,都未必有把握能擊敗它。

短暫的震驚過後,他大手一揮:

「左右,護駕!帶聖上離開!

羽林衛,結陣防禦!」

「是!」

左右的禁軍,連忙成防禦隊形,護著皇帝一路後退。

其他的禁軍,開始找尋自己的同袍,組織防禦。

那怪物速度極快,凡是擋着它面前的人,都被其直接撞飛。

它還不時地張開血盆大口,露出一嘴鯊魚般的利齒,直接將擋住之人一口吞下,快意咀嚼。

並且,它長著兩個頭顱,效率翻倍。

怪物一路橫衝直撞,不論是什麼人,似乎都無法阻擋它。

場面已經從失控,變成了混亂不堪。

楊鏗一直很冷靜,可當他發現不論需要聖上逃離哪個方向,怪物都會緊跟不舍之時,他緊皺眉頭。

冷靜的頭腦告訴他,現在還有機會。

首先,現在場上有他楊鏗,無生道齋的妙夷,護山龍山的寧橫舟,三人聯手抵擋這怪物應該還有一戰之力。

再者,只要拖延片刻,待命在城外的神機營到場,所有邪祟,將一力鎮壓。

但若是,不僅這一個怪物,而是一下子數個怪物,那情況就危急了。

所以,他在觀察,這怪物到底是如何進來的。

所有朝見的使團,包括這次邪馬台的使團,均會提前到達京城數日,然後被統一安排在官驛,進行觀察。

而且在朝見天子的前一天,所有上貢的貢品、馬匹都會被重點關照,重點清點。

絕不可能出差錯。

那麼到底是哪裏出現了差錯?

接着,他發現,這怪物的侵染能力特彆強。

凡是被他咬傷之人,不消片刻,均會變成雙目森白,只知渴望血肉的怪物。

並且,不懼日光。

原本用來欣賞貢馬,喜氣洋洋的場面,頓時變成天愁地慘,一片慘象。

這時的楊鏗,卻看到,那個護龍山莊的寧橫舟,卻在以快到令他吃驚的身法速度,營救著那些被困的皇族成員、官員家眷。救完這些普通人,他還會順手救下哭爹喊娘的使團成員。

而且只要他遇到的被屍毒侵染而成的活死人,沒有他的一合之敵。

禁軍雖然也在着手行動,但因為場面失控,事發突然,他們還在結陣。

所以,看到一直「逆行」,身手極快地營救眾人的寧橫舟,連楊鏗都忍不住誇了一句:「好俊的身法!」

寧橫舟救人回來,凡是傷者,妙夷則用楊柳枝蘸水為其治療,那些傷者雖不能當場痊癒,但療效明顯,可稱立竿見影。形如老軍醫廣告療效。

寧橫舟搬運傷員,妙夷洒水救治。二人配合無間。

一個邪馬台副使,死裏逃生,被寧橫舟所救。

看到貢馬受驚,四處亂竄,他自己無比痛苦,在那裏形同癲狂,大聲叫着要去救馬。

「我的馬呢!我的馬呢!」

寧橫舟對付這個有經驗,他直接一個巴掌甩過去,吼道:「安靜!你說你馬呢!」

那副使果然安靜了下來,喃喃自語:「我的馬我的馬啊……」

妙夷嗔怪地白了一眼寧橫舟,隨後,數滴凈水灑在那副使的腦門上,使得他立即安靜了下來。

當他看到妙夷的聖潔之後,不由跪在地上,以頭杵地。

「拜見大士。」

妙夷搖頭著虛扶著:「快快起身。不必拜我。」

寧橫舟則直接說道:「不要擋着別人!快去逃命。」

此時的禁軍已經糾集好了原本被衝擊得七零八落的同袍,開始抵擋怪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