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桃娘子這個主意很好呀。」一旁的韋曇華沖着李若桃點點頭,贊道:「如此一來那些因故流離失所者,也能有個好去處。不過蘇鳳棠脾氣這麼怪,居然會答應。」

「甚好。這樣吧若桃,籌辦慈幼院一事你不必擔心,本宮會讓人協助你。」話止桓儇轉頭看向徐姑姑,柔聲吩咐了幾句。

聞言徐姑姑領命離去。

原本想開口的徐朝慧突然捂住肚子,面露痛苦地看了眼桓儇。

眼角餘光察覺到徐朝慧的異態,桓儇轉頭看他一眼,「徐刺史,這是有哪不舒服么?」

腹疼如絞的徐朝慧,聽得桓儇問自己。臉色越發地難看起來,顫抖著朝桓儇躬身作揖,小聲詢問起恭房在何處。

話落耳際桓儇招來宮女領人去恭房。

「行了,都散了吧。本宮還有事要處理。」

說完桓儇當即起身離去。

看着桓儇離去的背影,李若桃眼露疑惑。悄悄地拉了拉韋曇華袖子,「大殿下她好端端地怎麼就走了。」

「大概是去收拾人吧。」挽起李若桃胳膊,韋曇華挽唇一笑,「若桃娘子我們走,我剛做了些糕點。你正好嘗嘗。」

不遠處的殿宇中裴重熙含笑坐在窗框上。看着游廊上緩步而行的桓儇,唇角微勾。隨之身形一縱,當即不見了蹤跡。

「裴重熙呢?」桓儇掃了眼殿門口的玄天,沉聲發問。

聞問玄天眼露訝然。自己主子明明剛剛還在這,怎麼一眨眼人就不見了。思慮一會,玄天斟酌著開口,「呃……主子他有事出去了。大殿下您要不要在這裏等一會?」

話止桓儇不答,神色怪異地看了眼不遠處的梧桐樹。伸手扶了扶鬢上步搖,輕嗤一聲轉身便走。

見桓儇離開,如獲大赦的玄天長吁一口氣。就在這個時候桓儇忽然轉過頭,目光冷銳地看着他。

「大……大殿下。」

。X-KH星系內,各種飛船不斷的在整個星系內穿插,原本的星系防禦系統也被一個個的拆除,改造成了一艘艘的主艦。

而人類的超級大殺器超級粒子加速器也被加裝上了曲速引擎,圍繞着恆星打造的戴森球也被智能機械人一塊一塊的拆除,裝進了宇宙飛船。

新藍星上,所有人員已經撤離,而地面上依然停

《民間黑科技大佬》第三百二十五章銀河系之變 當夾層完全揭開時,老頭的眼睛一下子獃滯了!

媽的,空空白白,連個鳥都沒有,更沒有半個字跡!

老頭身子抖著,心臟一陣緊縮,暗道:

媽的,在古書這個行業,我從來只騙別人,沒被別人騙過!

今天,竟然栽在了一個年輕人的手上!

現在回憶起剛才的情景,每個細節都是姓張的這小子故意給我設的套啊!

原因就是前幾天我宰了這小子196萬,現在全部被他給撈回去了。

老頭咬牙切齒,一股心火上攻,殺心頓時生起,把拳頭在桌子上擂了一下:姓張的小子,跟我玩?老子陪到底!

抓起桌上的電話,撥了個號,低聲氣沖沖地道:「派兩個人,盯住那輛布加迪!」

「是!」

老頭放下電話,又看着那空白的夾層,想了好半天,忽然心生一計:我何不將計就計,把這本留下,然後找個高仿高手,在書上搞上丘處機的題字和印鑒,然後拿出去賣個好價錢?

對!

古玩這東西就是你騙我我騙你,看誰接最後一棒!

更何況根本不存在最後一棒!

想到這,整理了一下表情,掛着一絲微笑,背着手,假裝興緻勃勃地走出裏間。

大家見門開處,老頭一臉的笑容,猜想夾層里出現題字,頓時鼓起掌來!

「好!」

「一定是中彩了!」

「丘處機的題字,店主,你發財了!」

「拿給大家看看呀!」

老頭一邊走,一邊揮揮手,臉上洋溢着興奮的紅光,用激動的聲音說:「謝謝大家的祝賀。托各位的福,老朽得到了丘祖的真跡。不過,這不禁是老朽一個人的幸運,對古玩界來說是一件絕大的盛事。因此,以老朽的低微,不配擅自將此絕品公佈於世,要等擇日送到省拍賣行拍賣,那時歡迎大家前去競拍!」

「嘩!」又是一片掌聲。

老頭踱著方步,極為自信地走到張凡面前,彎下腰,握住張凡的手:「謝謝張先生!」

張凡微微點點頭,把他的手推開:「現在,我們兩清了,誰也不欠誰的人情了,忽必烈的題字書我帶走了。」

說着,轉身大步走出了店外。

尚晴霜和梁老緊跟在張凡背後。

兩人對張凡的舉動十分不解,抱怨著。

「張先生您這是在做什麼呢?老朽十分不解呀!」梁老問道。

「張先生,您再不在乎錢,也不能195萬就賣掉呀!丘祖的真跡,哪有千萬之下的!」尚晴霜也是一臉的懵逼。

「張先生,我本意想以千萬之資收藏這本丘祖題字,可是,現在難了,這件真品拿到省城拍賣會上,沒有三千萬能拍得到嗎?」梁老心疼萬分地說。

張凡走到布加迪前,拉開車門,鑽進車裏,然後搖下車窗,探出頭,囑咐道:「梁老,如果你相信我的話,請不要去競拍!」

「為什麼!?」

梁老和尚晴霜一齊問道。

「要問為什麼,我只能告訴你們,這本書的夾層里,到目前為止,是空白。將來在拍賣會上出現什麼『奇迹』,那隻能說是『奇迹』,而不是古迹!」

說完,搖下車門,一腳油門開走了。

梁老和尚晴霜望着遠去的布加迪,面面相覷。

「此人深不可測呀!」梁老感嘆地道。

尚晴霜剛是一直無言,芳心亂跳!

她見過的優質男倒是不少,但是沒一個能跟眼前這個姓張的師鍋相提並論,他的神技,他身上那股氣場,還有他那似乎能穿透人體的眼神,都令她有一種匍伏到他腳下、任他驅使駕馭的衝動!

張凡一路開車來到江清殯儀館,董江北和女友欣然正在那裏給舅舅郭祥山處理後事。

一見到董江北,張凡一時有些難以開口。

怎麼解釋呢?

畢竟是張凡親手殺死郭祥山,現在面對董江北,內心怎能不內疚。

「張凡,你不要多想。警察局那邊已經跟我講清了,」董江北拍了拍張凡的肩膀,「是我舅去襲擊你,而且致你重傷,差點死了。你是自衛,殺了我舅。」

張凡沒說什麼,握著董江北的手,感到他的手裏有些汗水,涼涼的。

「真的,張凡,江北說的是真心話,我們不怪你。」欣然也走上前來安慰道。

張凡覺得心裏怪怪的感覺:本來是準備過來安慰董江北的,結果自己成了安慰的對象。

算了,還是高興起來,不然的話,顯得有些矯情了。

「江北,欣然,這事畢竟是我欠你的,這樣好不,我給你媽媽轉50萬塊錢,安慰安慰她老人家吧,她失去了弟弟……」

董江北急忙道:「不行,這哪行。這錢沒名分啊!」

「名正言順,你媽年紀大了,有這筆錢養老,也是一個安慰。你說呢?欣然?」

欣然對此不好贊同也不好反對,只是樂一樂:「那是你和江北你們同學之間的事,我不好亂插嘴喲。」

「那就這麼辦了!江北,你把賬號給我!」

董江北搖著頭:「不行,不要再提!」

見董江北不同意,張凡轉向欣然:「欣然,要麼,我把錢轉給你,你替我轉給你婆婆吧。」

「好吧。」欣然道,「我一定轉到。」

張凡與欣然交換了賬號,然後把錢打過去。

火化完之後,董江北和欣然把骨灰盒送到存放處,然後欣然開一輛車,董江北坐張凡的車離開殯儀館。

董江北和張凡很久沒見了,不好容易見面一次,當然要喝一回。

張凡一邊開車一邊打電話聯繫飯店。

董江北說:「你瞎忙什麼!隨便找個飯店就行。」

張凡笑道:「要是咱倆,就吃兩碗餛飩,也不錯。欣然來了,我總得儘儘地主之誼。」

聯繫了兩個飯店,都沒包間。突然想起瑪麗會所,那裏環境不錯,而且管卿蓓前天告訴他,這幾天那個外商不在江清,會所那個包間空着也是空着,張凡如果需要招待朋友,可以過去。

於是,張凡一打方向盤,汽車下了高速,直奔瑪麗會所而來。

欣然開車跟着張凡的車,一直來到瑪麗會所。

。 此人身着一襲金色緊身衣,長相平平無奇,看上去也就是個普通中年人的模樣。

最為引人注目的,還是他的腦袋。

一個和X教授相差無幾的大光頭!

「這就是,S級英雄念動力俠嗎?」

蘇沫望着這個由自己創造出來,自己的第一個S級英雄,也是目前自己手底下最強的超級英雄,不禁有些茫然和不知所措。

他原以為,既然這是個S級英雄,那麼必然是要像哨兵和超人那樣帥氣的。

單看念動力俠的身材,似乎也和哨兵相差無幾。

都是一米八幾的大高個,有着一身健碩的肌肉,並且緊身衣也還算是比較帥氣的。

但是,這一個大光頭,就實在是……嗯……比較一言難盡了。

但蘇沫又轉頭一看,看到了正被一股不知名力道限制在天花板上的、先前還無人能敵的萬磁王。

他的心裏就只剩下了一句話。

「我變禿了,也變強了!」

難道說,越是強力的超級英雄,頭就越禿嗎?

有了這種想法后,蘇沫不免回憶起了現在還與自己素未謀面的埼玉老師。

等收拾了萬磁王以後,我一定要去拜訪一下他!

上回傑諾斯好像也有提起過埼玉老師來着,他,應該是會見我的吧?

蘇沫腦中思緒萬千,心神又不知道飄到哪兒去了。

正當這時,念動力俠的一句話打斷了他的思考。

「主人,這個傢伙要怎麼處理?」

念動力俠指了指依然懸浮在空中的萬磁王,沉聲問道。

「嗯……他嘛……」

蘇沫瞥了眼萬磁王,正沒想好該怎麼處理之時,就見牆上的鐵制器具,此時紛紛朝着蘇沫聚攏了過來。

不論是畫框餐具,還是門檻吊燈,此時都一一變化成了刀刃,從四面八方朝蘇沫襲來。

萬磁王,這是要,玉石俱焚啊!

蘇沫心下一凜,還來不及有所反應呢,就見這些刀刃的瞄準方向,猛地偏離了開來。

齊齊瞄準了還懸浮在天花板上的,萬磁王!

嚓嚓嚓!

無數刀刃彷彿人體描邊一般,將萬磁王從頭頂到腳尖的輪廓,給釘了個滿滿當當!

目睹此景,萬磁王嚇得冷汗直流。

但現在的他,全身就彷彿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給壓在了天花板上似的,不論怎麼掙扎,也無法動彈哪怕一分一毫。

「主人,該怎麼處理他?」念動力俠又問了一遍。

「先……讓他昏迷過去吧。」蘇沫猶豫了片刻,緩緩下令道。

「嗯。」

念動力俠微微點頭,緊接着,蘇沫便看見,萬磁王的腦袋不知怎的突然朝後仰去。

砰砰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