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江小凡對此並沒有太過在意,畢竟他來這裏不是要服務態度的,只是想要註冊成為獵人。

只要對方不是很過分,那他也不會多說些什麼。

李晴帶有警告性地看了一旁的尹克一眼,隨後則是離開。

「先在這裏錄入指紋。」在李晴走後,尹克的語氣明顯變得有些冷淡。

江小凡聞言看了對方一眼,隨即將指紋放到了屏幕上。

在指紋貼上屏幕的瞬間,從上到下發射出一道紅色的激光,順着屏幕緩緩向下滑下。

激光掃描過江小凡的指紋后,屏幕上的紅光隨即消失。

緊接着,屏幕上便顯示出江小凡的各種信息。

性別、年齡、身高應有盡有。

而在屏幕底部的最後一項,就是對江小凡基因等級的評定。

「我勸你還是別來這裏浪費時間了,就你這個年齡,別說是D級了,恐怕連E級都沒達到吧!」

尹克似乎不想為江小凡浪費時間,語氣中的嘲諷意味很是明顯。

然而就在此時,屏幕上的內容顯示突然卡頓了片刻,隨即在內容實力的一項后,顯示了一個大的D。

而這些信息全部都被一旁的尹克看在眼裏。

只不過此時的尹克看着屏幕的信息,卻是有些發愣。

「這怎麼可能……」尹克隨即回過神來,驚訝的說道。

「請問有什麼問題么?」張小凡見狀,隨即問道。

「19歲的基因覺醒者,而且實力還是已經達到了D級,這怎麼可能?」此時在工會裏的其他人聽到尹克所說,當下也湊過來看熱鬧。

「是啊!這麼年輕實力就達到了D級?」

「我感覺不可能,一定是系統出了問題。」

「不好說,現在教育資源這麼豐富,只要自知不是太差,達到D級並不難吧?」

此時周圍人也開始議論。

「一定是檢測的系統出了問題。」尹克始終不相信江小凡的實力已經達到了註冊獵人的標準。

而且在旁人看來,這般年紀卻能夠達到D級的,說出來實在是有些震驚。

有些人一輩子都可能只停留在這個等級。

「但是我現在的基因力量,的的確確是已經達到了D級啊!」江小凡見狀,有些無奈的說道。

尹克聞言,隨即將手指放在了屏幕上,幾秒鐘之後,屏幕上便顯示出了他的個人信息。

江小凡清楚的見到,對方的實力只有E級。

而且能夠肯定的是,系統並沒有任何問題。

「為什麼你這麼年輕的年紀就能達到這種實力……」尹克注視着屏幕上說道。

「你一定是使用了什麼手段才會讓實力短暫的達到D級的。」尹克似乎突然想起來什麼事情,隨即說道,「對,絕對是這樣!」

而一旁的江小凡見狀,在聽到尹克所說后,卻是心生怒意。

「麻煩儘快給我註冊,如果你在拖延時間的話,我有權利向你的領導舉報你。」江小凡隨即注視着尹克說道。

同時語氣提高了些許。

而江小凡這邊的騷動,再次將李晴吸引了過來。

「麻煩讓一下!」李晴一邊往人群當中擠,一邊喊道。

此時江小凡四周已經被圍觀的眾人圍得水泄不通。

「尹克,怎麼回事?」李晴終於擠到了裏面,見到江小凡,隨即有些憤怒道,「你是不是又為難客人了?」

尹克聞言,立刻說道:「我懷疑這位客人使用特殊手段暫時性的提升等級,導致系統等級評定不準,我申請複核!」

一旁的江小凡聽到尹克這白痴般的話語,着實有些無奈。

「說實在的,你們工會居然有這種服務人員存在,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江小凡搖搖頭說道。

然而尹克聞言,卻是瞪着眼說道:「你別囂張!」

「如果你偽造等級的話,知道會面臨什麼後果嗎?」尹克語氣中帶着威脅之意說道。

「你給我住嘴!」然而不等尹克話音落下,一旁的李晴突然吼道。

「尹克,你知道你說出這種話有多白痴么?」李晴絲毫不給對方留面子,「你見到年齡比你小,實力比你強的基因覺醒者來到工會註冊,就明裏暗裏的使絆子,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就你這種行為,如果不是看在你父親的面子上,早就被開除了!」

然而尹克聞言,原本質疑的表情卻是突然轉變為不屑,冷哼一聲道:「那又如何?」

「看我不順眼,你可以開除我啊!」

「只不過,你沒有那種權利吧?」尹克隨即說道,「但是我有權利質疑這位客人實力造假。」

「所以,我現在要複核。」 「呼呼呼…這棕熊的皮不是一般的厚啊!打這麼久它只是體力消耗很大而已。」楊昊看準時機和棕熊拉開了一段距離,然後頗為疲倦的說道。

刀祖聽后輕笑著說道:「呵呵…所以現在這種戰鬥就提現出武器的重要性了,不過你暫時還不宜使用武器戰鬥,畢竟現在最重要的是培養你的基礎戰鬥方式。」

楊昊也是明白這個道理,隨後刀祖繼續說道:「小子你能在力量上和它拼個旗鼓相當,也是不錯了,不過你更應該多領悟適用力強的戰鬥方式,這樣才能提高戰鬥效率。」

楊昊聞言沉思了一下,看著再度衝過來的棕熊,他開始有意識的憑藉自己小巧的身體躲避一些攻擊,然後照著棕熊眼部,后腚等地方攻擊。

「吼吼吼…」

果然,棕熊這些部位比較脆弱,它開始吃痛,變得更為暴躁了。不過它畢竟沒有楊昊靈活,楊昊在輾轉騰挪間不停的騷擾攻擊,搞得棕熊怒吼連連,可是又毫無辦法。

就在楊昊一邊戰鬥,一邊熟悉戰鬥方式時,他卻沒有發現棕熊因發怒而變得赤紅的眼眸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抹黑色。

「咦!魔氣?」倒是刀祖輕咦了一聲,可惜全身心投入戰鬥的楊昊沒聽到他的這聲低語。

「砰!」

楊昊戰鬥間突然繞在棕熊後面一腳踢在了它屁股上,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本來嚎叫不已的棕熊變得安靜下來,楊昊本能的感到不對,可當他還沒想明白怎麼回事的時候,棕熊驟然轉身,一記熊拳就朝他腦袋轟來。

「砰…咔…」

楊昊臉色急變,匆忙間只能趕緊抬起左臂格擋,可與之剛一接觸,先是骨頭斷裂的聲音傳來,接著他就被擊飛數丈遠,巨大的力量讓他體內一陣氣血翻湧。

「怎麼回事?為何它的力量突然暴增了,速度也變快了。」

楊昊狼狽起身,右手抬著骨折的左手,頗為驚懼的看向不遠處安靜下來的棕熊。

棕熊眼中閃爍不定的黑光,它就這樣靜靜的,直勾勾的盯著著楊昊,陰森的氣息撲面而來,楊昊頓時感覺一股寒氣從心底升起。

「這應該是魔氣入體造成的,經過魔氣的加成,它能短時間內提高戰鬥的各項能力,而且身體毫無痛感,只不過當身體承受不住后它的靈魂就會崩潰,變成一個只是肉體的空殼。」刀祖的解釋聲響起,楊昊這才明白。

「魔氣?那東西不是應該魔界才有的么?這哪來的魔氣?」楊昊臉色難看的說道。

楊昊全盛狀態和對方都只是旗鼓相當,現在對方變強,而自己卻受傷了,這還怎麼打?

「魔氣可能是它在某種魔界掉落此地的器物上沾染的吧!至於現在我可幫不了你,不過你也只需要拖過這段時間就行了。」刀祖再度說道。

楊昊聞言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警惕的看著著棕熊。

這次那棕熊沒有大吼大叫,只是眼中黑光一閃,就化為一道熊影向楊昊掠來。

楊昊見對方如此速度,心都快要沉到谷底了,可是他只能全力閃避。

「砰!」當楊昊險之又險的避過棕熊后,他旁邊的一棵大樹應聲而倒,這情景驚得楊昊一身冷汗。

棕熊一擊無果,黑黝黝的眸子再次盯住楊昊,楊昊看見後腳下發力,趕緊逃跑,棕熊見此再次追來。

面對棕熊的緊追不捨,楊昊好幾次都差點被它的拳頭擊中,還好這是在森林中,楊昊的身形小巧,能多次藉助大樹的遮擋化險為夷,一人一熊就在林中展開了生死時速。

就在這時,楊昊穿過幾棵黑木后,一個較大型丘陵的山壁擋住了去路,他正準備向左跳躍,一個黑影瞬間就擋在了左邊,還伴隨著一隻碩大的熊掌襲來。

楊昊趕緊舉拳相迎,還好這次棕熊只是倉促出手,意在攔下楊昊,不然楊昊肯定擋不住。

不過即使這樣楊昊也被擊退在山壁前,他此時已經徹底沒了退路。

「呼呼呼…刀祖,你真的沒有辦法嗎?」楊昊喘著粗氣希翼的問道。

「我能有什麼辦法?不過你拼一拼還是有希望的,看樣子它也只有做最後的掙扎了。」刀祖無奈的回道。

楊昊看棕熊眼中黑光似乎閃爍得有點急切,而它熊臉上也開始出現痛苦的樣子,好像真的要靈魂崩潰一樣。

「靠,今天小爺跟你拼了!金剛拳!」

楊昊大喝一聲,徹底不管骨折的左手,然後全身力量匯聚在右拳上,照著棕熊就攻了過去。

就在這一霎那,楊昊腦海一空,像是抓住了什麼。不過還不等他多想,一人一熊便撞擊在了一起。

「砰……」

隨著拳掌相接的聲音響起,楊昊與棕熊相持一會兒后便被擊飛,隨後棕熊站立的身軀也緩緩倒下,而它眼中最後的一絲黑光亦徹底消失不見。

夜幕降臨,楊昊在山洞中吃著考熊掌,一臉憤憤然。

「行了,這肉跟你又沒仇,何必呢?」刀祖實在不行看不太下去楊昊的樣子,所以開口道。

「誰說的?它還跟我沒仇,剛剛差點小爺就交代在那裡了。」回想起白天的驚險時刻,楊昊也是心有餘悸。

還好最後時刻楊昊金剛拳爆發,擋住了棕熊最後一擊,而它的靈魂也被魔氣徹底擊潰。

楊昊第一次戰鬥就在生死邊緣走了一遭,不過楊昊並沒有覺得懼怕,這種刺激的修鍊方式反而讓他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真不愧是混沌神體。

戰鬥結束后楊昊在刀祖的指引下找了一些草藥,自己接好左手骨后包紮好,然後他回來用那把匕首去割下了熊掌拿回來烤著吃。

「看來下次即使不用也必須把匕首帶上了。」楊昊吃著熊掌感慨道。

刀祖聞言立馬嘲諷道:「也不知道當初誰說既然是去練拳腳,就不用帶武器了。」

楊昊聽后臉色一紅,只得專心低頭吃肉了。

當楊昊吃飽喝足后,刀祖又說道:「這幾天你就安心養傷,這點傷以你的混沌神體應該很快就會好的,主要是你要總結今天的戰鬥,分析戰鬥的得與失,好好積累經驗。」

「嗯,我知道,不過今天我最後一招金剛拳讓我明白此拳法的精髓就在於勇往直前,無懼無畏的戰鬥決心,這一點倒是意外收穫啊!」楊昊低頭細語道。

「這並不稀奇,戰鬥往往是修鍊的最好方式之一,很多天才都是在戰鬥中頓悟的。」刀祖直言道。

接下來的幾天楊昊並沒有因為左手的傷就停止修鍊,他不斷領悟金剛拳法,悟到了它的精髓后,現在楊昊的金剛拳已經接近大成了,這種修鍊靈技的天賦確實很強。

而楊昊在利用九轉鍛體法淬鍊左手的時候,他還發現這個練體方法居然還有修復傷勢的功能,這個發現也給了楊昊不小的驚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