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為了避免麻煩,他們入住的酒店,是香江最高檔的酒店,也是英吉利商人開的。

雖然價格比較貴,但居住環境高端奢華,安保力量也很強,在這個酒店裡面,是鮮少有人敢來找麻煩的。

在酒店落下腳之後,江山通過黃明朗,花了一筆好處費,讓香江的官方力量出面。

把龍文南幾人護送了回來。

雖然大傢伙暫時都安全了,但和呂志雄等人的梁子,也算是徹底的結下了。

為此,黃明朗和黃建秋一直都是憂心忡忡的。

最擔心的,無疑是黃明朗了。

江山和黃建秋的基本盤都在內陸,大不了就是撤離回內陸,但他的家業,可都是在香江的,這要是呂志雄等人報復起來,他就是跑得了和尚爺跑不了廟。

「江老闆,你可得想想辦法啊。」

「我這幾天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呂志雄他們要報復起來,第一個遭殃受牽連的的就是我。」,黃明朗一臉愁容的說道。

他經商以來,奉行的,是誰也不得罪的準則,對一切勢力都敬而遠之。

好不容易才攢起來今天的家業,不想因為這次的牽連,落得個竹籃打水一場空的下場。

「放心吧,你要因為被牽連受損失,無論多大的損失,我一律雙倍賠償!」,江山給了他承諾。

聽到江山這麼說,黃明朗臉上很快就陰轉晴了。

「江老闆可要說話算話啊!」

江山笑笑,「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決不食言!」

他知道,黃明朗黃建秋的憂愁,無非就是怕損失。

只要他肯主動承擔損失,那黃建秋和黃明朗,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好了,時候不早了,都去休息吧,明天可就要拍賣地皮了。」

玩了幾天,地皮拍賣的時間也如期而至,就在明天。

江山他們早早的就報名參與了,到時候,直接帶著資金去就行。

「對對對,時候不早了,都去休息吧。」

說著,黃建秋黃明朗龍文南一行人,就從江山的房間離開了,順便還帶上了門。

看著身後,小心翼翼端坐著的程秋雅,江山長呼了一口氣。

原本來香江,是來投資賺錢的,沒成想,撿了個女孩。

「去洗澡吧。」,江山對程秋雅說道。

聽到江山這麼說,程秋雅羞澀的低下了頭,像是做了什麼決定一般,小聲對江山說道:

「我先說清楚,我很貴的。」

江山有些不明所以,沒搞懂程秋雅的意思。

「什麼你很貴啊?」

程秋雅低下了頭,小聲解釋道:「就……就是過夜費啊。」

從內陸偷渡過來的女孩,大多都是做的皮肉生意。

一來是文化水平不高,又是黑戶,找不到什麼好的工作。

二來,是皮肉生意賺的錢多,尤其是年輕貌美的身體。

程秋雅抵達香江之後,也被引薦去做皮肉生意,因為是完璧之身,再加上長得漂亮身材好,價格要貴得多,第一夜給她的估價是五百塊。

五百塊,足夠她在內陸兩三年的生活費了。

但她後來並沒有涉足皮肉生意,儘管這個行當賺錢多,又不要什麼條件,躺好就行了。

而是轉頭進了餐館,干起了又苦又累的,洗碗端盤子的活。

「過夜費她們給我估的是五百塊,你的話,可以給你打折,兩百塊就行了。」,程秋雅繼續說道。

很顯然,她誤會江山的意思了。

她以為江山讓她去洗澡,是想讓她陪江山過夜。

當然,儘管心裡是抗拒的,但對象是江山,經過一番思想鬥爭之後,她同意了。

不過要收過夜費。

但因為江山今天救了他,所以可以給江山打折。

江山對此又好笑又憐惜。

好笑的是,他根本沒有這個意思,讓程秋雅去洗澡,真就只是讓她洗澡休息,然後他再另外開個房間休息。

憐惜的是,對於程秋雅這種偷渡過來討生活的黑戶女孩來說,或許有點價值的,也就是她的身體了。 秦凡笑了笑立刻轉移了話題。

「這個六鵝洞瀑布有一個美麗的傳說,你想不想聽?」

周彥嵐挺感興趣的看著秦凡點了點頭:「想聽。」

秦凡咳嗽了兩聲說道:「相傳很久很久以前,有六個仙女下凡,來到了黃桑這裡遊玩,看見這瀑布很是喜歡,於是脫了衣服跑下去游泳。這時候,一個在山上砍柴的樵夫看見了,偷偷摸摸的把他們的衣服藏了起來。六個仙女發現后,害羞的變成了六隻雪白美麗的天鵝,然後人們就把這個瀑布叫做六鵝洞瀑布了。」

周彥嵐嘟了嘟嘴沒好氣的說道:「這個故事真老套!那個樵夫也是無聊,放著仙女不去看,偷偷摸摸的把人家的衣服藏起來算什麼事,真是個獃子。」

周彥嵐一邊說一邊埋怨的看著秦凡。

秦凡尷尬的笑了笑:「就是個傳說而已,所謂的傳說無非是當地人為了增加當地的名氣杜撰出來的故事,當不得真,更何況,這個世界上哪裡有什麼仙女啊。」

周彥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仙女是沒有,但是長得像仙女一樣的人,卻是有的吧?難道你不動心?」

秦凡笑道:「這個世界上好看的女人數不勝數,每一個都動心,心臟哪裡受得了啊?再說了,我又不是皇帝,就算動心有什麼用?」

「看吧,你還是承認了吧?男人就沒有一個不好色的。」

周彥嵐最終得意而委婉的給出了秦凡就是一個好色之徒的結論。

秦凡聽出了周彥嵐的言外之意,一時間不知道怎麼接下去,只能掏出一根煙點了起來,看著十幾米高的瀑布擊打在岩石上的水花出神。

「好了,瀑布也看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回去吧,肚子餓死了都。」

周彥嵐伸了伸懶腰,一邊說著一邊往回走去。

走了一段,看著秦凡還在那裡看著瀑布出神,周彥嵐轉身回頭拉著秦凡的手往回去的方向走去。

兩個人上了車,周彥嵐突然看著秦凡問道:「你覺得我好看嗎?」

秦凡點了點頭:「好看。」

「那是我好看還是你老婆鄧恬好看?」

周彥嵐繼續問道,臉上帶著意味深長的笑容。

「各有千秋,都好看。」

秦凡有些尷尬的笑道。

「你喜歡我嗎?」

周彥嵐直接問道。

秦凡叼著煙的嘴頓時抖了抖,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

周彥嵐伸手把秦凡嘴裡的煙拿掉,扔到了窗外,把頭主動湊到秦凡的面前,一把坐在了秦凡的身上,二話不說對著秦凡的嘴吻了上去。

「吻我!」

周彥嵐熱烈的對著秦凡的耳朵溫柔的說道。

霎時間秦凡的血氣上涌,大腦一片空白,一把攬住周彥嵐的腰,瘋狂的吻了起來。

周彥嵐一邊迎合著秦凡的吻,一邊引導者秦凡的雙手往自己的胸前撫去,有些意亂情迷的輕聲叫道:「我想要你。」

「在這裡?現在?」

秦凡有些緊張的看了看車子四周。

周彥嵐把車窗全部關了,把秦凡的駕駛室座位往後調節好距離,然後輕輕的蹲了下去,解開了秦凡的褲子。

秦凡閉上了眼睛,只覺得一種前所未有的刺激讓他的大腦無比亢奮。

車輛在不斷的抖動著,外面的溪水也在潺潺的流動著,傳來嘩嘩的聲音。

山谷中偶爾會有幾隻不知名的鳥兒傳來清亮悅耳的聲音。

半個小時之後,秦凡逐漸的清醒了過來,心裡既是興奮又是有一種強烈的負罪感。

「我是第一次。」

周彥嵐坐在駕駛室上,滿足而慵懶的說了一句。

「啊?」

秦凡也已經看出來了,心裏面頓時有點慌。

「不用緊張,我又沒說讓你對我負責任!」

周彥嵐看著秦凡滿臉緊張的神色,似乎有些嘲諷的笑道:「你這個人呀,真是奇怪,既然那麼想,又老是裝,既然做了吧,又覺得後悔,內疚巴拉巴拉的,為什麼就不能好好的享受現在的美好時光呢?我也沒想過這輩子就你一個男人,我也不指望你對我忠心不二,你這種男人,成功的男人有野心的男人,一個女人能讓你滿足嗎?放心吧,我們倆的事,我絕對不會跟鄧恬說的。」

說完這些,周彥嵐閉上眼睛,再也不說話。

秦凡的臉上火辣辣的,周彥嵐說的這些話,全部都戳在了他的痛處上。

他秦凡何嘗不是一個虛偽的男人?

秦凡腦子裡一片混亂,心裡的那種刺激感還沒有完全消退,他看著副駕駛上閉著眼睛呼吸均勻的周彥嵐,不知道她是真睡還是假睡。

只能開著車,朝著菖蒲鎮的方向駛去。

這種事有了第一次,就絕對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鄧恬這個女孩,在男女方面是比較保守的,自然在秦凡的心裡缺少了很多情趣,而周彥嵐完全不一樣,火熱奔放,在這荒郊野外,讓秦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曾經幻想過無數次的刺激。

回到菖蒲鎮,秦凡帶著周彥嵐到鎮上的一家飯店吃了飯,就送周彥嵐到了酒店。

酒店的門一打開,秦凡正想著說要回去的事情。

周彥嵐二話不說,一把抱住秦凡直接拖進房間,用腳把房門一踹。

關上門之後周彥嵐迫不及待的拉著秦凡進了洗手間的浴室。

溫熱的熱水從熱水器的花灑紛紛揚揚的灑了下來,秦凡跟周彥嵐兩個人身體相互貼合著難捨難分。

這一夜,秦凡回去的事情徹底泡湯了。

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秦凡的心裡也就徹底破罐子破摔了,正式邁入了一個渣男的行列。

他相信周彥嵐不會把他們兩個的事情回到學校里到處說,這一點,秦凡相信周彥嵐始終算是說話算數的一個人。

第二天秦凡去酒店前台續了一個星期的房費,然後就開車回家了。

回到家裡,秦凡面對秦瀾對於他一夜未歸電話也不接的質疑,秦凡實在沒有勇氣回答,直接上樓補覺去了。

從秦凡心虛而慌張的神情上,秦瀾自然感覺到了事情的不一般,於是津津樂道的給劉桂花說起自己的猜想。

劉桂花聽了后,沒有說話,但是臉上露出若有若無的笑容。對於沮授直接抬出劉秀做擋箭牌的行為,劉平只能在心裡說一句,沮授你要點臉行么!

就那段舊事,還有郭聖通的貴人和皇后是怎麼來的,別人可能不是很清楚,可是劉平是東海王一脈的宗室子弟啊,屬於真正那個劉平的記憶里記得非常清楚。

郭聖通和陰麗華同時封為貴人,那是陰麗華堅決推辭,導致皇后

《三國從招攬趙雲開始》第一百八十七章劉平的四大媒婆(恭喜EDG抗韓成功!)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二弟,真沒想到,大洋之上竟然如此危險,若非你我在船上突破到了靈竅七階,恐怕而今已經葬身海獸之腹了。」

「哎,我又何嘗想到了呢?咱們此行真是有些失算了啊。」

說話間,兩老頭兒坐在一塊朝陽的大石頭上,互相整理彼此的衣衫和頭髮。

此時夕陽西下,如此情景,真的是和諧無比。

然而此時兩人都是愁眉苦臉的,顯然都沒有享受時光的心情。

之前,他們在海上先是連番遭遇風暴,兩艘大海船全都毀在了風暴中。

除了他們倆,船上的水手、物資都沉入了海底。

兩人雖然僥倖逃過一劫,卻在洋麵上先後被十數頭靈竅境的海獸追獵。

按理說,兩人既然已突破到靈竅七階,應該不懼絕大多數靈竅境海獸才對。

可別忘了,人畢竟習慣生活在陸地上,而非水中。

澹臺弗修鍊風之靈力,在海洋上的實力還強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