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宮道人見狀,問道:「師侄這是要去哪裡。」

「任家鎮!」過了兩秒,「怡紅院。」

三人:「……」

這是正常人嗎?

張益德嘀咕道:「師父,這人的腦子有些不正常,他說話的不能信。什麼九叔徒弟,石堅兒子……感覺就不像正常人。」

九宮道人搖頭,「此人……所言不假。」

「什麼?師父,他話聽起來就沒一句像真的。您也太好騙了。」師妹鍾楚靈看著石少堅的背影,吐槽道。

「他說什麼話不重要。但是剛才的閃電奔雷拳,一身純正的茅山法術足以說明一切。」他就是石堅的兒子。

只是這件事石少堅做了一個提醒,別到處說我是石堅的兒子……

三人繼續趕路

一個小時后終於是找到義莊。

「九宮道兄!」

「九叔!」

多年未見,兩個男人抱在一起,

寓意長長九九。

「道兄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九叔笑著說道。

張益德開口道:「你的大弟子石少堅指路。」

九叔:「???」

石少堅?

文才出來迎客,不見師兄身影,看了九叔的眼神去找。

「師兄不在房間……」

張益德斜睨,似笑非笑道:「這回估計到任家鎮了。」

文才:「任家鎮?師兄去那裡做什麼。」

九宮道人連續乾咳,提示張益德差不多了。

張益德心中有氣,他還想說,礙於師父面子,只是換了一種說法,「怡紅院驅魔。」

眾人:「……」

眾人頓悟。

九叔拳頭暗暗捏住,這孽徒!

。 陳樂底氣十足。

手握兩把鋒利無比,百倍強化的寶劍。這劍鋒不鋒利,剛剛也能看出來了,如果不是這麼鋒利,怎麼能這麼乾淨利落一劍砍下皮爾的左臂呢。

皮爾武魂附體,看樣子,應該是個犬類的武魂,一條惡犬。

看着向自己走來,氣勢洶洶的陳樂,皮爾還是慌了,大喝一聲:「第三魂技!貪婪爪擊!」

現在的皮爾少了一隻手,陳樂也索性收起了木劍,換成了宇智波團扇。不管怎麼說,還是這個團扇最好用。

皮爾的貪婪爪擊本來是兩隻手使用威力最大,現在少了一隻手,威力大大下跌。但是也不可小覷。

陳樂還是很小心的,宇智波團扇身前一架,擋下了貪婪爪擊,不僅如此。這貪婪爪擊的力量,可是一點不漏,全被團扇給吸收了。

「宇智波反彈!」陳樂一揮團扇,一股洶湧的狂風,便將皮爾給吹飛出去。他的身子重重撞在了豪宅的牆壁上。遇強則強,這宇智波團扇的效果好真是好用。

陳樂又掏出來一把劍,百倍強化的,但是強化能力不一樣。這把劍的強化能力是斬擊,能夠劈飛行斬擊來。剛剛的闡釋者(偽)也收了起來。

他有意在皮爾的面前保持一個高人形象,讓他覺得,我是被一個非常厲害的魂尊,甚至是魂宗給教訓了。所以,就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實水平。很多玩具他都不方便用。但是這種遠程攻擊的,吸收能量的,就很好用。你不知我虛實,就會自己腦補。

皮爾也確實是這麼想的,剛剛他的貪婪爪擊,可是被那完全被擋了下來,讓他如何不詫異,不驚恐。如此輕而易舉就擋了下來,這人,到底是什麼實力?

「第二魂技!野狼疾!」

皮爾的第二魂技,自體增幅魂技,速度大幅度提升。

斷了一隻手,但是不影響他的速度,跑起來還真像一隻野狗。

陳樂揮劍,便揮出一道道的斬擊,斬擊的威力大概也是三十多級魂尊的水平。

雖然皮爾的速度很快,但是他的意圖十分明顯。

陳樂這幾年跟着玉小剛當然也不是白學的。其中,敏攻系的各種進攻方式,陳樂也學習過。畢竟他現在就是敏攻系最喜歡的輔助系魂師啊。

他們的進攻方式,無非就是近身,沖臉。

所以,陳樂就大膽預判他會往自己身前來。所以斬擊就像是不要錢的一樣,一道道的。

皮爾身上的衣服都變得破爛不堪了,甚至留下了細細小小的刀傷。

皮爾強忍着斷臂處的劇痛,眼神很是難以置信,他看着那一道道的斬擊,這是什麼?劍術嗎?聽說,有劍術傳承的家族,都不簡單。這個人不會就是什麼劍術家族出來的人吧?

他在武魂城的時候,就聽說過的知名劍士,劍斗羅塵心,家裏就是傳有劍術。

他咽了口口水:「我是武魂殿的宗徒,你也不想殺了我的對吧。」

「是啊,我也很煩惱,但是你做了這種事,我不殺你不行啊。總得為百姓們考慮考慮吧。」陳樂笑道。

「殺了我,多不划算啊。你也不想的吧?你要我怎麼做,才肯放過我?」

「簡單,滾出諾丁城。」

「不可能,來諾丁城也不是我的本意,都是上面分配的。我也沒辦法,不是我想走就走的。」皮爾很是為難地道。

「那就好好做你的事,武魂覺醒改為免費,魂師補貼也還給那些需要的魂師!」陳樂的務必銳利的眼神,看得皮爾心裏直發毛。

「要是不答應,那你就去死吧。」陳樂道。

「我答應你,我一定好好乾。」皮爾聽了如蒙大赦,他一隻手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斷臂,那裏還源源不斷地有血流出來。

「我也不怕你不老實。」

猛地一揮,斬擊飛出,速度也是奇快無比。所過之處,留下了深深的溝壑。

「這就是你不老實的下場。」

「這一劍!」皮爾已經斷定,眼前這人是個魂宗了,這一劍,至少得是魂宗才能劈得出來。

陳樂用隱身斗篷隱去了身形,皮爾還以為他這就離開了。心中更添幾分驚訝。要是惹到這人,那下次恐怕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就好像剛剛,他現在都還不清楚自己是怎麼出來的呢。

看着地上帶着血水的胳膊,他感覺心中的痛苦更甚幾分。

好一會兒之後,幾個武魂殿的大魂師趕到了。看着臉色蒼白的皮爾,少了一條胳膊,斷臂之處,上了葯,用繃帶纏得嚴嚴實實的。

「皮爾大人?這是怎麼了?是誰幹的?」

「別問了。」皮爾虛弱地道,「趕緊,去通知一下,武魂覺醒不收費了,還有,魂師補貼也可以照常領取。」

「這?為什麼啊?」

「別那麼多廢話!讓你去就去!」

這就一個大魂師有些摸不著頭腦,這說收錢的是你,說不收了的人也是你,到底咋回事啊?

該說的不說,他們的辦事效率還是杠杠的。

很快,武魂殿的大門外邊就貼出了告示。

說了這段時間他們的錯誤,向大家誠摯地道歉,並且承諾以後再也不犯了。再就是恢復武魂覺醒和魂師補貼的發放。

很快,武魂殿前,又圍了不少人。這些人里,就有之前扔臭雞蛋的,扔爛菜葉的。

「以後武魂覺醒又免費了?」

「魂師補貼可以照常領取了?」

「這不會是被我們的臭雞蛋爛菜葉給嚇到了吧?哈哈哈哈。」

「要是這樣就簡單了,下次他們要是再出什麼么蛾子,我扛着臭雞蛋到這兒來。」

他們覺得自己剛剛打了一場勝仗,現在還激動着呢。

消息傳得很快,原先覺醒了武魂,但是沒有拿到魂師手札的,也很快得到了補辦。沒有覺醒武魂的,也很快進行了覺醒。

王忠他們也收到了消息,來自原先的同事,上門勸說,希望他們能回到武魂殿。只不過,被拒絕了,武魂殿的待遇比得過他們現在嗎?

之前的學院也搖身一變,藉此機會變成了一家正式學院。

至於皮爾,之後也變得低調了起來。諾丁城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

陳樂看到那最新的告示,微微一笑,點了點頭,這樣就對了嘛。至於為什麼不去武魂城投訴,跨越半個大陸去武魂城投訴嗎?又能投訴給誰呢?

就算投訴成功了,來回長途跋涉,不知道耗費多少時間,適齡孩子也會錯過魂師學院招生。投訴去上一級的話,誰又知道他會不會包庇呢。 「這是怎麼回事?」

祁明修滿臉黑線,一頭霧水地看著宋九月,頗有一些緊張。

「我怎麼知道。」

宋九月一臉無辜的搖頭,不過看到所有人工智慧的紅點,都對準祁明修,早就一清二楚。

一定是慕斯爵那狗男人,聽到祁明修說他壞話,所以才讓人工智慧都對準祁明修的。

「馬上查查怎麼回事。」

葉奕深一回頭,看到這一幕,臉就黑了下來。

這葉氏莊園的人工智慧,採用的都是最先進的人臉識別系統,只聽從他一個人的命令。

現在突然莫名其妙地朝祁明修發動了攻擊命令,那萬一有一天,也朝葉奕深自己發動攻擊,那可不得了。

「對不起,祁總,大概是家裡的人工智慧系統出了點問題,我馬上找人修理檢查。」

葉奕深一邊命令手下,一邊重新命令人工智慧撤回攻擊。

這一次人工智慧倒是沒有出現任何問題,乖乖聽話,收起攻擊紅點,恢復了原來本來的樣子。

經過這麼一出之後,葉奕深連忙去調查,讓宋九月陪著祁明修繼續參觀葉氏莊園。

「你哥哥好像,挺放心你的?」

祁明修開口問道,對於葉奕深和宋九月的事情,他現在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畢竟當初葉晚清大張旗鼓地去帝都認親,而且宋九月現在還是百草藥業的副董事,葉九月。

這個消息傳出來,不知道多少青年才俊,都打著各種複雜的心思,想要接觸百草藥業這個新副董事長。

在外人看來,葉奕深對這個『出國留學』的妹妹,可是寵愛有嘉的。

「對啊,我有什麼不放心的,我這麼大一個人,難道……」

宋九月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見一個粉色的小身影,從不遠處朝她跑了過來。

「迷路姐姐,你怎麼在這裡?」

看到宋九月,對面的小傢伙也主動跟她打起了招呼。

「因為我就住在這裡啊。倒是你,你怎麼也在這裡?」

宋九月有些疑惑,上次見到小丫頭的時候,她以為方雪兒是溫柔的親戚什麼的。

不要要是溫柔的親戚,未免在葉氏莊園住得也太久了點。

如果是方雅芝的妹妹什麼的,又不是見不得光,沒理由不介紹給宋九月認識的。

「我也住這裡啊,我和媽咪現在就住在這裡,這是我大伯家呢。」

一聽這話,宋九月眼神一暗。

大伯,不就是爸爸的哥哥?

再看小傢伙那張臉,似乎真的有些眼熟。

那天第一次見方貝貝,是在晚上。

現在大白天的看著這張小臉,另外一張臉,就在宋九月的腦海里浮現出來。

這小傢伙,不就是葉奕豪的盜版嗎?

葉奕豪也是葉奕深的弟弟,雖然血緣關係不如宋九月,但是骨髓配對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

所以,葉奕深是連這麼小的方貝貝,都不放過?

「這麼厲害啊,那你.媽咪在哪裡?今天怎麼又是你一個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