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直接被打的毫無招架之力。

這可是有一半的身家都在華夏,這下全部變成華夏資產。

最為懵逼的就是張家跟林家。

他們憋了大招,可是這個大招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家竟然有一個最大的卧底。

而這個卧底沒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就把他們給做掉。

要不是他們賣隊友賣的快,他們也要完蛋!

他們再以常人都無法反應過來的速度認慫,直接割地賠款。

被他們賣掉的財閥,都來不及反應,就被阻截在國門之內,再加上張家林家反咬一口,切斷了他們的資金鏈。

七大家族聯手經濟崩潰,直接垮台。

財閥們還寄希望於獵王組織的人,能夠多殺一些人,使其懼怕。

這就是他們第二個沒有想到的點。

葉寒確實請了刀王過來助陣,但是刀王當了一回工具人。

他的出現,只是一個幌子。

讓所有人都以為,葉寒手底下真的沒人,需要靠刀王出手。

遠水解不了近火,使得他們認為葉寒無計可施。

但是他們似乎忘記了!

國安這邊的人死,他們可是要復仇的!

國家隊既然可以派出經濟學家,又怎麼可能不會派出像陸素晟一樣的全明星陣容。

這就是他們的第二個錯誤。

低估了華夏的實力!

以為如果要動武,就必須要從軍區,國安,以及上面人物的保鏢中派出高手。

很多高手其實都只是退役,過著閑雲野鶴的生活。

他們的資料,並沒有解密期限。

他們願意為國家,一輩子隱姓埋名。

哪怕一輩子做個無名英雄。

等到需要,他們再次披掛上陣,照樣能殺敵於無形!

獵王組織?

在他們面前,只不過是跳樑小丑。

無名老英雄們,兩人一組,將京城分成幾個扇區,互相配合,圍點打援。

獵王組織的人只要出現,瞬間即滅!

等到了這時,一切都已經結束!

……

葉寒十倍奉還的諾言在五天後兌現。

那些因他而死的人,他都給予最大的回報,並且以後誰都不能動他們,動他們就是挑釁葉家。

有葉家做靠山,並且得到葉寒的親口承諾,死者安息。

事情並未結束。

財閥元氣大傷,暫時不會對華夏出手,他們也沒這個膽子!

獵王組織,合計被滅兩百七十三人。

其中光是刀王,就殺掉五個修真境高手,十七個先天武者。

「以後有這種事早點叫我,害得我沒能多殺幾個!」刀王不滿的對葉寒說道。

「行啦!下次一定!」葉寒笑著說道。

他沒有告訴刀王,其實獵王組織還有一文一武兩個頭目。

他想要親自出手。

畢竟對手可是選擇了他作為整盤棋里,最大的棋子,最終的對手。

自己怎麼可能讓他失望!。 「別報警,別報警,我賠你們錢還不行嗎?」見李哲報警了,薛佳欣頓時就慌了。

「這麼說,你是承認了?」李哲問。

「是,車是我划的,我道歉,我賠你們錢。李哲,求你別報警了!」薛佳欣明顯是怕了。

李哲隨手掛掉了電話。

報警?他連電話都沒撥通。

他剛才那翻話,也就是唬一下,像薛佳欣這樣沒有社會經驗的小女生,稍有經驗的人都不會上當。

「那你為什麼要划車?」

「我就是……」薛佳欣看了一眼周子瑜。

「我就是她不順眼……但我現在知道錯了。」

接下來,李哲又把,划車的經過詳細問了一遍。

等薛佳欣把事情全部交代清楚了,李哲笑了笑說:「現在真的證件確鑿了!」

他說完,拿出一支錄音筆來,按下播放鍵。

薛佳欣的聲音,清晰的從錄音筆中傳了出來,「是,車是我划的……」

薛佳欣愣了一下,氣急敗壞地說:「你騙我!」

李哲為什麼會有錄音筆?

當然是社會經驗,以便隨時可以錄音,保留證據。

後世,明星在網上互撕,凡是手裡有錄音的,都把對方錘死了。

「騙你,我可沒全騙你。」

李哲看著薛佳欣嚴肅說:「現在證據確鑿,全是你親口交代的。惡意划車,我要是報警追究到底的話,你是真會被判刑的,就算判幾個月,你覺得學校會不會開除你?留下案底,你以後怎麼找工作?走吧,和我們去保衛處。」

「能不能別通知老師,我賠你們錢還不行嗎?」薛佳欣還存著僥倖心理。

李哲搖了搖有,「賠錢?這可不是光賠錢就能解決的,你必須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看薛佳欣畏畏縮縮的還不肯走,他再次拿出了手機,直接撥通了派出所電話,「喂,是梅山派出所嗎,我想報案……」

見李哲這次真報警,薛佳欣被嚇壞了,「別報警,我求你了!我跟你們走,我錯了,我給你們道歉。」

「子瑜,對不起,我錯了,看在同學的份上,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我求你了!」

她說著,眼圈一紅,直接哭了出來。

看了薛佳欣一眼,周子瑜輕聲說:「老公,要不就這麼算了吧。」

薛佳欣一聽,頓時露出慶幸的表情,感激的看向周子瑜。

李哲卻對周子瑜輕搖了搖頭,然後對薛佳欣說:「走吧,去保衛處。」

雖然薛佳欣哭了,但李哲卻一點沒心軟。

別看她現在一副可憐軟弱的模樣,划車的時候,指不定多囂張,多得意呢。

現在怕了,就拿哭來博取同情了。

只是他沒想到,周子瑜還挺心軟的,居然還會給對方求情。

保衛處,治安科辦公室。

薛佳欣的輔導員、班主任,還有系辦的一位老師都來了。

三人對薛佳欣是輪番狠批,把她訓的是哭了再哭,一個勁的除了道歉就是哭,哭的眼睛都腫了,氣都喘不上來了。

訓了一個多小時后。

薛佳欣的班主任對李哲說:「你看薛佳欣也深刻反省,知道了錯了,要不讓她誠懇的給子瑜道個歉,寫份檢討,修車該多少錢,就讓她陪多少錢,就算了吧?」

「紀老師。」薛佳欣的班主任,是一位30多歲的男老師,姓紀。

李哲對對方比較客氣,畢竟他也是周子瑜的班主任。

「我送子瑜那輛車,雖然不太貴,還到40萬,卻是進口車,划那麼狠,去4s店補漆怎麼也要三四千,她真拿的出來?」

紀老師聽了一皺眉,他以為划車補個漆,也就幾百上千塊錢,沒想到這麼貴。

「通報批評,公開道歉,通知她家長賠錢吧。」

「不至於吧!」紀老師商量說。

「這不止是划車的事,她還侮辱了子瑜的名譽,我沒報警就算不錯了。」

因為划車這點事,就報警把人抓起來,讓對方前途盡毀,就有點過了,但不給對方一個深刻的教訓也是不行的。

在李哲的堅持下,系辦對薛佳欣還是作出了,通報批評,公開道歉的處理。

其實,今天出面的要不是李哲,老師們肯定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管是學校,還是薛佳欣的班主任,都不會希望,把事情鬧大。

最後的處理結果,也就是讓薛佳欣道歉,寫檢討,賠錢了事。

至於報警?學校是不可能讓報警的。

在薛佳欣鞠躬,哭著給周子瑜道過歉后,這件事就算初步解決了。

等到五一之後,就能在學校的公告欄上看到薛佳欣的通報批評和道歉信了。

從保衛處出來的時候,已經12點多了,周子瑜對李哲說:「老公,你快去找小喬吧,然後好好安慰一下她。」

李哲點了點頭,然後抱了抱她,「子瑜,五一我就不能陪你了,等過些日子,我再單獨陪你出去玩玩。」

「嗯!」周子瑜輕嗯了一聲。

「老公,那我等你回來。」

「子瑜,你也不用一直待在學校,無聊的話,就出去玩玩,或是去杭城看看阿姨。」

「不了,《微微》我快寫完了,趁假期時間多,我準備把完本了。」

聽周子瑜說起,李哲想起了一件事來,「對了,川省的一家出版社找我商量《武道無涯》簡體出版的事,我順便就把《微微》推薦給了他們,出版應該沒太大問題。」

「等出版,我幫你在網上宣傳一下,再搞幾場簽售會,以後你就是美女作家了。」

「老公,謝謝你!」一聽可以出版了,周子瑜的臉不禁露出喜意。

李哲笑了笑,「謝我做什麼,你是我的女人,我幫你是應該的。」

美女作家培養計劃,李哲還是準備執行下去。

對於自己的女人,他計劃著以後都給她們找點事情做。

要不然都養在家裡,閑著沒事,勾心鬥角嗎?

不過,也不會讓她們做太大的事業,否則真培養出女總裁、女強人出來,純粹是在給自己找罪受。

作家這種職業就很好,有一定的收入和地位,又比較閑,很適合女生。

7017k雨絲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讓趙明宇不由想起了火影雨之國。

金色的秀髮在大風暴雨變的很是凌亂,今晚也伸手不見五指啊,趙明宇甩了甩頭,往庇護所走去,來到洞口他停頓下來,沒想到華還升起了篝火。

「在不回來我都要去找你了,洗完澡也不保持乾燥的嘛!」華冰冷的聲音帶著一絲關懷。

《龍王傳說之聖劍使》第一百四十七章、沼澤魔蛙 7月7日上午9時,正值夏日酷暑之時,水木大學2018年研究生畢業典禮暨學位授予儀式在沙河校區綜合體育館舉行,9000多名畢業研究生身着學位服參加典禮。除此之外,超過八千名畢業生的父母受邀參與了畢業典禮,見證了自己孩子這些年的學習迎來階段性的句號。

秦元清等人步入會場,現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徐嘉憶親自擔任主持人,當徐嘉憶介紹參加典禮的院系時,各院系的同學們紛紛喊出了嘹亮的口號:建築學院的“哲匠爲懷,家國爲任,共營人居,建築華夏”、電子系的“電磁生,磁生電,電子人生無極限”、人文學院的“藏山濟海,縱古往今,窮真極理,人文日新”、新聞學院的“清新一四,一世清新。初心不改,闊步前邁”、工物系“四年工筆物語,青春一路有你”、材料學院的“材華橫溢,料定未來”、數學系的“我愛數學,數學使我快樂”…….

秦元清宣佈,經水木大學學位評定委員會前後共四次全體會議審議通過,決定授予3132人博士學位,授予5976人碩士學位。

同時正式授予了63名博士畢業生“水木大學優秀博士畢業生”稱號,授予119名碩士研究生“水木大學優秀碩士畢業生”稱號,對於這些優秀畢業生,給予了高度評價,對於他們在本階段學習生涯的品學兼優表現表示讚賞。

接下來是校友代表發言,每一次上臺發言的校友代表,徐嘉憶都親自介紹他們的履歷,以及在畢業之後在各自工作崗位上作出的傑出貢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