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男靚女,一路歡聲笑語,真把羅三炮當成了狗子,不停的給羅三炮冕下瘋狂的撒著狗糧。

羅三炮覺得它嘴裡的大白蘿蔔它不香了,每當這對狗男女給它撒狗糧的時候,它就無比懷念它的二龍小姐姐和東兒小姐姐。

可惜它只和它的二龍小姐姐待了一晚,東兒小姐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次見到。

兩個多月的路程,就在羅三炮狗糧快要吃吐了的情況下臨近尾聲,他們也終於快要回到史萊克學院了。

這一路上,每天清晨和有月光的夜晚,水冰兒都會跟著馬紅俊修鍊紫極魔瞳,或者兩人都在有月光的晚上修鍊精神力或者魂力。

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水冰兒的魂力繼馬紅俊閉關那段時間突破后,又突破了一級,達到了現在的36級,而他就不說了,現在還是33級。

修鍊精神力的時候,馬紅俊觀想日月太極圖,水冰兒則觀想她的武魂冰鳳凰。

也許是吸收煉化了太陰真火的原因,水冰兒竟然能夠感應到月之精華,可以藉助吸收月華加速紫極魔瞳、精神力和魂力的修鍊。

水冰兒的魂力性質雖然是冰屬性,但是修鍊了玄天功的她,魂力性質竟然極為的契合月華之力。

而且柔和的月之精華吸收煉化之後,竟然還能中和她體內的陰寒之氣,讓她免受陰寒之氣和寒毒的侵蝕,配合太陰真火吸收煉化陰寒之氣,效果竟然出奇的好。

發現這一點后,馬紅俊的靈識又去了一次水冰兒的識海,讓她藉助靈識內視的能力,將她的冰鳳凰武魂從識海深處帶了出來,讓其在丹田中接受魂力和太陰真火的滋養和淬鍊。

而他在能夠改變魂力性質之後,他的武魂火鳳凰就從天心挪到了丹田內,開始接受陽屬性魂力的滋養和淬鍊,同時他的火鳳凰武魂,也正在逐漸適應他體內的陰屬性魂力,這對馬紅俊來說,無疑是個巨大的好消息,因為這也意味著,他對武魂的掌控又加深了一些。

如此,他又怎會不開心呢!兩人溫情片刻,墨亦說道:「這段時間你就好好的待在這裏修鍊,切記莫要出去亂跑,讓我擔心!」

米爾晴把玩着墨亦的佩劍,嘟囔道:「知道了知道了,你都說好幾遍了,還當我是小孩子不成?」

墨亦笑呵呵的道:「就你這小淘氣鬼,其實在我眼裏跟個小孩也差不多吧!」

「你說什麼!?」米爾晴柳眉倒豎,她平生最討厭聽到的就是「小」這個字眼,似乎是越想越氣,她伸手一把掐住墨亦的軟肋,頓時疼的他嗷嗷亂叫,不……

《無上劍庭》第二卷蟄龍已驚眠一嘯動千山第九十五章特殊的陣法鍛造師門檻 二皇子坐在鄢妃對面,心中思緒萬千:父皇已盡顯龍鍾之態,母妃還依舊美麗嫣然,真是不可思議。

鄢妃見他直直看着自己,也不覺詫異,便問道:「皇兒為何如此看娘,娘身上有何不妥?」

二皇子輕輕笑了:「母妃風姿嫻雅,兒子一時看入了神。」

鄢妃慈愛地一笑,遞過一碗銀耳湯讓他喝了,便問道:「見過你父皇了?」

「是,父皇說母妃身上時時發無名之熱,讓兒子進來問安,母妃可曾看過御醫?」

「這又沒有外人,你叫我娘!娘吃了柳生景相的葯,已經好多了。「

見桌子上有一張藥方,二皇子順手拿起來看了看,隨即贊道:「都是溫補潤燥的葯,倒是對症,柳生醫正這一手字,何其漂亮!細看之下,與父皇的字真有神似之感。「

鄢妃和藹地笑了笑:「御醫嘛,還不就是天天寫字?皇兒對醫道書法也有這般研究?「

二皇子便笑道:「娘,你以為作皇子那麼輕鬆的!天不明就得起身,琴棋書畫、漢學經典、八卦易經、醫道兵法都要考較的,每日還要跟護衛練武,尋常人近不了身的!」

鄢妃見他訴苦,咯咯笑道:「你父皇調教你們,倒是極上心的!」

二皇子溫馨地說道:「當然,父皇既是嚴父,也是慈父,調教兒子們,都是因材施教,宇文司徒書法天下第一,父皇還時時讓他到我和三弟府中指教吶!」

他沉思了一下,突然說道:「娘,往後別讓柳生景相傳話了,他能為你傳話,就不能替其他皇妃傳話?讓父皇知道,不得了的!」

鄢妃抿嘴笑了:「好,都聽兒子的,不說這些了,璧侯府的案子,如何結案?」

二皇子見左右無人,便呵呵笑道:「桑平這個官僚,打太極天下第一,他竟想了一套說辭——大雪無痕,所查無證,懸案!三日前璧侯進宮稟報皇上,不再追究此事,皇上也就撂開手了。」

鄢妃滿臉驚訝,奇怪地問道:「璧侯死了親兒子,為何不再追究?」

二皇子壓低聲音說道:「想必是老三指使!說璧懷與賴道為非作歹,魚肉百姓,民憤極大,或許是俠客所為也未可知,璧侯還自請皇上降罪呢!」

鄢妃嘆了一口氣:「娘還說保全那文錦,沒想到他竟是清白的!」

二皇子撲哧一笑:「娘真會說笑,他若是清白之身,我如何保全?」

鄢妃不禁錯愕,美麗的臉上滿是驚疑,卻無比艷麗,二皇子不禁看痴了,心中暗嘆,父皇好福氣!便說道:「兒子已有鐵證,此事必是文錦府中之人所為!」

鄢妃驚問:「你稟知皇上啦?」

二皇子調侃道:「娘,若如此,又何談保全?」

鄢妃嗔怒,斜他一眼,卻是百媚叢生,斥道:「你要急死娘嗎?」

二皇子這才斂了笑容,說道:「兒子分別跟桑平和宇文化成對質,他二人所說並不一致,我便知道文錦必在撒謊;此事宇文化成定然找文錦求證,文錦便知道我手握鐵證,我卻引而不發,並不告發他,他豈能不心懷感激,娘,這才叫保全!」

鄢妃嫣然一笑,嘆道:「先揭露其罪行,再設法保全,兒子好心計!「

二皇子臉上卻莊重起來,竟坐直了身子,正色說道:「娘,這不是心計,是格局!那璧懷、賴道人品極差,死有餘辜,桑平、如之、包括老三都在儘力保全文錦,我若一意孤行,必將被眾人唾棄!

此次隨父皇東征,兒子感觸良多,武將們天地豪情,生死不懼,何其壯闊!兒子奉父皇之命暗查文錦,士卒都將他奉若神明,文韜武略,指揮若定,揮灑縱橫,如畫如詩,與士卒上下同心,生死不棄,是好大一部英雄史詩!

娘,連宴國大皇子與公主,都與他惺惺相惜,兒子若要頂天立地,成就一番大業,他必將是最得力的幫手!「

鄢妃臉上慢慢舒緩,如花一般燦爛起來,眸中卻慢慢浸潤,有淚迷漫開來,便如露中的花兒一般。

她忽然明媚地一笑,顫聲說道:「我兒子雄才大略,是丈夫意氣了!娘等了這許久,終於等到這番讓娘心中砰砰直跳的話了!真不枉你父親帶你歷練這一遭。」

她邊說邊拭淚,二皇子心中也唏噓不已,起身走到她身邊,輕輕幫她拭去淚痕,柔聲說道:「娘,父皇老了!往後,兒子會保護你的。」

鄢妃輕輕拍他手背,示意他坐下,輕聲說道:「能用最好,如不能為你所用,娘幫你把他,連同老三一起除掉!」

二皇子嚇了一跳,忙勸道:「娘,千萬不要這樣講,還不到圖窮匕見的時候,兒子知道,這些都是雕蟲小技,要感化文錦之心,遠遠不夠,好在這段時間,老三跟他也出了問題。」

鄢妃破顏一笑,說道:「皇兒先做,實在不行,娘出手籠絡他。「

二皇子忽然撫掌一嘆,鄙夷地說道:「可嘆那宇文化成,還以為我向皇上告密,我只是據實陳奏而已,他竟然話里話外威脅我。「

鄢妃目光一閃,鼻中哼了一聲:「若無文錦,他毫無價值!先不去管他,此事須得儘快,兒子,我看你父皇的身子,撐不過兩年。」

二皇子身子一顫,唬著臉問道:「娘何出此言?」

鄢妃淡然一笑:「我跟他是夫妻,有何不知?」

鄢妃母子溫情敘話,天周卻在璧妃宮裏大發雷霆。

開始一切都好,在前殿接見兩位皇子,匯同乞伏桑平聽了案情,天周也唏噓不已,隨即命二皇子進後宮探望母親,自己帶了三皇子前往璧妃宮中,撫慰璧妃。

璧妃見皇帝帶自己兒子一同前來,不甚欣喜,隨即卻犯了愁——不知如何安排座次!

三皇子卻是條理清晰,讓天周坐了正位,母妃坐在旁邊相陪,自己卻站在一旁伺候。

天周甚覺滿意,便撫慰璧妃道:「璧侯府的案子已經查明,那賴道、璧懷也太過無禮,欺負有功軍士,侮辱朝廷大臣,民憤極大,倒是死有餘辜;

他二人雖然該死,但兇徒也太過猖狂,本應擒拿問斬,但大雪無痕,所查無證,也實在無可奈何,且你兄弟也不再追究,你也就放寬心思,節哀吧。「

璧妃雖然心疼璧懷,卻更關心兒子的前程,見皇帝如此說,也就介面說道:「皇上日理萬機,還親自過問此案,臣妃何其有幸,不甚感激!皇上既如此說,臣妃當奉勸家兄,嚴厲管教家人。「

天周呵呵一笑:「如此甚好!老三說要抑制豪強,朕雖然在朝中訓斥了他,心中還是嘉許的,老三,說說你的想法。「

三皇子忙拱手一揖,稟道:「父皇,兒子想,豪強要抑制,手段不可太操切,因為豪強大都依附朝廷勛貴,甚至本就是勛貴家人,操之過切,可能適得其反!兒子現在想到兩條:

其一,璧侯是皇室外戚,正好以此案件給其他豪強立個警示;

其二,首抓豪強之中勢力最大、作惡多端、與朝廷為敵者,將其剷除,比如廣郁堂,剪除此一,余者皆俱,以達到震懾之勢。

這些都是兒子的一些小見識,請父皇訓示。「

「好,甚好,看來你已經深思熟慮。「天周欣喜地笑道,又對璧妃說道:」你們母子何其相似,都沉穩不躁,有其母必有其子,不錯。「

他看着三皇子,突然慈祥地對璧妃又說道:「上次你那個銀耳湯,朕很受用,再給朕來一碗,給老三也來一碗,讓他嘗嘗親娘的手藝。「

璧妃心中喜悅,覺得天地是如此美麗,璧懷之死,已經拋到九霄雲外了,忙去小廚房上銀耳湯。

三皇子卻熱淚盈眶,哽咽著說道:「比之父皇,兒子做的這點事,直如螢火比之日月,父皇如此賞賜,兒臣如何敢當?「

天周也溫馨親熱,正要撫慰,一名宮人突然來報:「皇上,璧侯府賴香請見。「

天周一愣,便問三皇子:「賴香?她是何人?「

三皇子心中咯噔一聲,這婆娘來作甚?聽皇帝問話,忙答道:「父皇,她是璧侯之妾,璧懷的母親,賴道的姐姐。「

天周一臉疑惑,不解地說道:「她不在家操持兒子後事,跑到宮裏作甚?讓她進來。「

璧妃手捧兩碗銀耳湯正好進來,便笑着說道:「她必是來謝皇恩的罷。「

說罷,將兩碗銀耳湯遞給了他父子二人。

宮人將賴香帶至門口,等天周父子喝完銀耳湯,才領她進去。

賴香今日神智清醒,倒頗懂禮數,進門便跪拜:「奴婢叩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奴婢叩見璧妃娘娘,見過三皇子。「

三皇子大感驚奇,她若早如此,又何來侯府那場是非?

天周卻和顏悅色笑道:「起來吧,坐旁邊凳子上,說起來,朕要叫你一聲小嫂子,要放在尋常百姓家,說妹夫沒見過嫂子,豈不是笑話,你進宮何事?「

賴香坐上凳子,卻是極其幹練,毫不畏懼,竟直言相問:「皇上,奴婢想問,殺我兒子的兇徒擒到了嗎?「

三皇子一聽此話,心中笑了,說了半天,她畢竟是個棒槌!便在一旁勸道:「舅母,案子的事,你應該去問執金吾衙門,為何跑來皇宮問皇上?「

她擾了如此溫馨的氛圍,璧妃也心中氣惱,便勸道:「是啊,嫂子,你心中傷痛,我又何嘗不是如此?你何必巴巴地跑來問皇上。「

天周揮手止住他二人,說道:「桑平已經奏朕,大雪無痕,所查無證,這是一個懸案,還有待細細再查!「

賴香冷笑一聲,隨即沉了臉,眼淚便簌簌流下,開始小聲啜泣,忙雙手掩面,卻止不住又哀哀痛哭,凄慘悲痛,如北風嘯過荒林。

眾人心中發顫,正在詫異,她突然撲通一聲跪倒,竟然哭癱在地上,喉中哽咽不能成聲,抽著氣說道:「皇上,他們瞞得你好苦,他們這是欺君!「

璧妃唬得臉色蒼白,三皇子心中卻在快速算計,此事與自己無關,她只要不說出那日被嚇唬的事,自己便可見機行事!

天周見她悲戚如此,已知其中必有重大隱情,心中憤怒,臉上逐漸變得血紅,突然獰笑一聲,說道:「你起來說話,萬事朕替你做主!「

賴香這才止住了哭聲,跪在地上抽泣著說道:「皇上,兇徒何其殘暴,竟將懷兒和弟弟的屍首懸在奴婢的卧房外,這是想嚇死奴婢啊,皇上!

此案一出,奴婢怕有人會包庇兇徒,就沒指望衙門,奴婢自己帶人,日夜監視奮威將軍的府邸,果然讓奴婢發現了蹊蹺;

先是府中一名叫元彪的僕人頻繁外出,然後跟他極其熟悉的十幾名地痞便匆匆遠去;三日前,元彪自己也忽然不見了蹤影;

皇上,奴婢敢斷定,元彪必是殺人兇徒,奮威將軍必是幕後指使,求皇上為奴婢做主,奴婢為了查案,吃盡了苦頭啊,皇上!「

說罷,她又伏在地上,雙肩劇烈抖動,委屈痛哭不已,讓人不忍直視。

天周臉上陰雲開始聚集,越來越密,只差一道閃電,便要大雨傾盆,他卻控制了,反而和藹地說道:「你不容易,一個婦人,有膽有識有見地,朕即便不為璧懷,不為賴道,就為你拳拳愛子之心,也必還你一個公道,你且回吧,朕隨後就有旨意。」

宮人帶着賴香出去,天周臉上開始下雨,陰沉得能擰出水來,他突然憤而起身,便要往外走。

璧妃與三皇子忙跪下請罪,天周卻說道:「老三,這不關你的事,陪你娘坐會兒再走。」說罷,便疾步向外走去。

見他走遠,璧妃唬著臉說道:「這個賴香,哪像個婦人?這麼潑辣剛烈的!」

三皇子從地上爬起來,又輕輕扶起璧妃,也笑道:「娘不要怕,兒子早就見識過了,那日心裏厭她,今日倒甚是敬她。」

璧妃看着他笑了:「娘不怕,皇兒也不要怕,你父親還是欣賞你的。」

三皇子淡然笑道:「娘,父親說兒子的那些話,對二皇兄肯定也說過,作不得準的。」

璧妃突然坐直了身子,一臉正色說道:「有些話,未必對他們說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