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如此,那可沒法不讓別人察覺到。不過這屋子一般人也不會來,但也不能確保萬無一失。

莫寒想著等查探清楚了,再去莫放那裡,讓他自己去將密道遮住也未為不可。由此果斷摁下按鈕,接著撼動漸來。

莫寒抬目瞧過去,只見衣櫃緩緩往左挪動,密道顯現,只是裡面暗黑無盡,直直看不清。莫寒走到密道邊,遲遲不敢進去。

不知前面等候著自己的是什麼,不過莫放有言在先,他在裡頭甚麼也沒察覺到,如此倒讓莫寒放心許多,至少不會有什麼陷阱機關。

由是壯著膽子走到裡面,莫寒雙手摁在兩邊,輕步走著。走了一會兒,莫寒突然一隻腳踩空,另一隻腳還在上面,隨後半個身子摔進那不知名處。

幸好莫寒及時將雙手撐緊到地,不然必是要全身墜落進去。

莫寒大聲喘氣,卻不敢驚呼,畢竟自己是偷著摸進來的,可不能大驚小怪生出事端。

莫寒稍加穩住,此時自己單腿放空,只靠另一隻腿發力,外加雙臂用以輔助,緩緩爬將上來。

半個身子抽出后,躺在地上長舒一口氣,拍拍胸脯,慶幸自己逃過一難。待緩過神來,莫寒再爬到邊兒上,探出腦袋往那洞里看去。 翌日清晨。

林玄早早的起來,將昨晚畫的圖紙和計劃書收了起來。

這份計劃書,是他為了應對即將到來的災難,連夜寫出來的。

裡面不僅僅有針對災難的應對方案還有一些來自未來的技術。

自從災難來臨后,人類的科學技術不僅沒有退步,反而更加快速的發展起來。

短短半年的時間,科學技術卻相當於發展了十年,雖然如此但依舊沒有抵擋住凶獸的進攻。

因此,他要做的不僅僅是抵禦災難,更是要將發生在九州的災難扼殺在搖籃里!

話雖如此,但想要守護這近千萬平分公里的土地又談何容易?!

這必將是一次史無前例的基建奇迹!

不!

這不能稱之為奇迹!

而是神跡!

巨龍之脊早已經超過了奇迹的範圍,只有九州這種被稱之為基建大國才能創造出的神跡!

呼~

看著窗外洋溢著青春氣息的學生,林玄長嘆一口氣。

「好好珍惜最後的時光。因為過了今天,就到了舉國搏命之時。」

……

下午三點。

盤古大廈外。

一輛輛商務車整齊的停放在這裡,一隊隊特警手握著自動步槍和警棍,目光犀利的四周巡視。

此時盤古大夏周圍十公里內的所有居民、車輛都已經被清空,所有的高樓里都有部署狙擊手,地面防空雷達也引弓待發,以防突發情況。

這一切都是為了今天下午即將召開的九州峰會!

九州峰會是九州最高規格的內部會議。

當林玄在龍首帶領下來到內部會議室時,裡面已經坐了有十位大佬。

見林玄走了進來,頓時引起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因為按照九州峰會的規定,是禁止司長以下的人員參會的。

看著林玄如此年輕的模樣,一個大佬率先忍不住問道。

「龍首,這位是?」

「他叫林玄,這次九州峰會的召開,全都是因為他。」

龍首聞言笑著說道。

九州峰會的召開全都因為這個年輕人?!

龍首這句話雖然說得十分的輕鬆,但落在眾人的耳中卻如同晴天驚雷一般。

要知道九州峰會可是決定九州未來十年內的發展方向,說是決定九州的命脈都不為過。

可如今,龍首卻說如此重要的會議是因為這個年輕人才召開的。

當下,眾人帶著一絲好奇的目光打量著林玄。

此人到底是誰?

看著眾人如此好奇的表情,龍首笑著說道。

「小傢伙你說說,別讓這些老傢伙等急了。」

「是啊,小夥子,你既然能被龍首帶過來參加這種會議,肯定知道一些事情。」

其中一個有些等不及的大佬出聲道。

林玄點了點頭,對著眾人緩緩說道。

「接下來我說的事,將超乎你們平常所遇到的東西。所以不論我說什麼都希望你們能夠相信我,我也是九州的一民,我們的目標都是讓九州走上世界的巔峰!」

聞言,周圍的大佬們,臉色逐漸的凝重了起來。

「直接說吧,我們這幾個老傢伙還是見過一些世面的。」

林玄深吸了一口氣,將連夜製作的計劃書,拿了出來放在投影儀上。

「雖然在場的各位都是各個部門的大佬,但我還想要再次提醒一下,接下來給各位看到的東西,將是超乎你們想象的,希望你們可以保持鎮定。」

「接下來的半年,全球將進入第二個地震活躍期,發生地震的評率將比以往高達數倍!」

「同時,海嘯和火山爆發等次生災害也會時常發生。」

「這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則是在長達半年的地震后,全球將會出現七個深達三萬米的板塊斷裂處。這七處斷裂處將會出現數不盡的地底凶獸!」

「屆時,全球將爆發凶獸潮,人類不復存在!」

林玄的話音落下,全場陷入一片寂靜之中。

大佬們如同被施展了定身術一般,每個人都呆若木雞的看著林玄。

這些大佬本以為林玄帶來是震驚天下的科學技術,沒想到是這種恐怖的消息。

他們此時覺得林玄所說實在太過科幻,這種凶獸不是電影里才會出現的嗎?

念至此處,眾人紛紛看向坐在一旁的龍首老者。

只見龍首老者輕輕的點了點,「林小友的話,我昨天已經讓楊院首做了計算預測,這是楊院首給的報告,你們看一下吧。」

說著將昨天楊振坤做的報告複印了幾份,發了下去。

眾人看到報告上的內容,臉色一變再變。

特別是看到最後的幾個字——預測重合率99%

嚴謹的報告里不允許出現100%,所以99%就意味著100%。

「小夥子,既然你能預測出這些匪夷所思的災難,那你一定有應對的方案吧。」

說話的人是國防司司長鄔和明,他神情肅然,雙目看著林玄。

既然他能預測這種毀滅性的災難,並將他們這些人召集在一起召開九州峰會,肯定是有自己的應對方案。

「是的。這後面則是我連夜寫的計劃書,你們大家一起看看。」

說著,林玄將早已複製好的計劃書,一一發了下去。

當大佬們看到了這份計劃書,整個會議室頓時沸騰了起來。

只見計劃書上清清楚楚的寫到。

【鋼鐵20億噸!核電站30座!資金30萬億……】 總有些人有些事會改變你的人生軌跡。任穎回國了,背著小提琴的她走在人群中,黑亮的頭髮就這麼隨意的灑落在肩膀上,吹彈可破的肌膚充斥著滿滿的膠原蛋白。粉紅色的衛衣隨意搭配著的球鞋,襯托著的小臉,愈發的嬌俏可愛。

大學生涯就這麼結束了,按照父母的安排應該是在江州這最有名的高中當一個音樂老師吧!這樣也好。簡單快樂。任穎笑起來,沒有什麼不滿足的,淺淺的梨渦若隱若現,惹得周圍的男士紛紛側目。任穎已經習慣這樣的注目禮,她並不理睬,依然大踏步往前走。

前面愈發的擁擠,很多年輕的女孩舉著牌子,上面寫著「唐宇,我愛你!」

哦?難道今天可以碰到明星。因為長期在國外,任穎並不認識這愛豆。突然,人潮瘋了似的往前擠,粉絲瘋狂的聲音,讓這個機場不再安靜。

「唐宇、唐宇、唐宇!」有幾個女孩子沖了過來,任穎躲閃不及,重重的摔在地上,心愛的小提琴被甩了出去。

「小心、小心!」溫暖而又溫柔的聲音。「哎!你們注意安全,不要擠」。唐宇戴著口罩,小心翼翼的往前移動,他看到一個女孩子摔倒了,他奮力的越過人群,來到她身邊。

人群響起了羨慕的驚呼,恨不得摔倒的是自己。唐宇摘掉口罩,輕輕地把任穎扶起來,仔細的查看她的傷勢。任穎正想發脾氣,一轉頭看見唐宇摘掉口罩的臉,任穎不是花痴,但這張臉還是讓人終生難忘。

他膚色白皙,五官稜角分明又帶著一抹俊俏,帥氣高貴中透著一股溫柔,成熟中似乎又有一點孩子氣。那兩汪清水似的鳳眼,就這麼看著你,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清澈。

唐宇,他歉意又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露出一口大白牙。任穎呆了一會兒,感覺自己失態了。唐宇撿起了她的小提琴,不知道摔壞了沒有。任穎臉紅了半天。結結巴巴的說:「沒事,沒事,這個套子套子……很很堅固!」

「套子!」任穎愈發窘迫居然結巴起來。唐宇以為她也是粉絲,「對不起,我給你簽個名吧!」

「簽名,簽名,好的!」唐宇看著結結巴巴的女孩,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哎!這該死的笑容,這個世界上居然有這麼迷人的笑容。傾國傾城!任穎想,難道這個詞語是用來形容男性的?讓人忘卻煩惱,任穎沉浸在這美好的笑容中!

「唐宇,我們也要簽名!」

周圍粉絲的聲音依然是此起彼伏,唐宇只能無奈地笑了笑,被人圍著,周圍手機拍著,唐宇慢慢朝前移動。任穎望著唐宇離去的背影,半天回不過神來。

任穎失魂落魄地走出了機場。心怦怦直跳。「小心,大家注意安全!」身後依然是溫柔的聲音。

不出所料,那個男人又出現了,希北月抱著花站在外面迎著她,這個男人,在自己20歲的時候就認識了,那個時候她騎著自行車,在微風中無憂無慮的經過一個師哥旁,師哥旁的朋友,應該就是希北月吧,反正第一次見面記憶已經有點模糊了。她快樂的和師哥打招呼。從此後,希北月就經常來學校看她。好吧,只是好朋友。

「穎,你可以當我女朋友嗎?」看著這俊朗的臉龐,應該沒有女孩會拒絕吧!其實當朋友挺好的,當男朋友?還是不行,自己未來的男朋友一定要是自己非常愛的,這個人……自己也沒那麼迫不及待的想見面,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奇怪的是,腦海里竟然閃過唐宇的臉龐,難道見一眼,就喜歡上他了?看到任穎一直沉默,希北月只好搶先說:「算了,你不要著急回答我,我可以等等看的。」

「我到家了。」任穎,朝他揮揮手「回去吧,看得出你工作很忙。」說完,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眼睛彎彎,彷彿有星星在閃爍,希北月呆了呆,在女孩轉身的瞬間,希北月溫柔的笑容消失了。該死的,真想把她的臉捧在手心。這個女孩必須是我的。逃不出他的手心。

轉身打電話給自己的秘書,冷冷的吩咐:「她大學,都幹了些什麼,和什麼人接觸,馬上給我查出來。」

難得可以休息,唐宇想去聽自己最喜歡的鋼琴家德蒙的音樂會。經紀人再三強調,不要被人認出來,避免引起騷動。但沒辦法,這是他期待已久的音樂盛宴。

此時的德蒙,打電話給自己在中國的得意弟子任穎,因為自己樂團里,一個小提琴手臨時有事情不能來中國,所以他希望任穎給自己救場,當小提琴伴奏。

老師的邀請,怎能拒絕。任穎認真的在家練習老師發過來的曲子!

在盛大的音樂廳里,觀眾席上坐滿了人,大家都來一睹鋼琴大師德蒙的風采。唐宇坐在舞台VIP的位置。台上演員的每個表情和動作都能盡收眼底。這就是絕佳視角。

他戴著鴨舌帽和口罩,不會有人認出他的,今晚希望能安安靜靜地欣賞音樂盛宴。在熱鬧的閃光燈下,能找一個安靜地角落,沉浸在音樂中,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德蒙坐在鋼琴旁邊,快速飛舞地雙手,像跳舞的精靈。彈奏出美妙的音樂,飄進了唐宇的耳朵,真是能洗滌人的心靈。

除了德蒙以外,有一個女孩也成功地引起了唐宇的注意,在一堆西方面孔里,她是唯一的一個中國人。黑色晚禮服,飄逸的長發,側著頭,扶著小提琴。身體隨著音符輕輕擺動,那小巧微翹的鼻子,側影在燈光下顯得如此的聖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