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僅轉動幾圈就感到身體發軟,四肢無力噁心想嘔吐。

大腦渾渾噩噩,昏昏沉沉,完全沒有思考的能力。

這一次四班的學生們沒有叫苦連天也沒誰喊停。

他們臉色煞白難受,緊咬牙關繼續訓練。

顏知許厲聲詢問,「現在你們還熱愛訓練嗎?大聲回答我!」

他們沒猶豫,「熱愛!我們熱愛訓練,我們要當飛行員!」

一句句的吼聲響徹雲霄。

訓練縱然很苦很苦,但每個人都應該有著夢想,並為之去努力,拼搏,奮鬥!

「……」

聽到他們的回答,看到他們揮灑汗水無愧青春和自我,顏知許的眼中泛起滿意和欣慰。

哪怕過了很久,歲月流逝,這些人再次回想起這段記憶的時候依舊無悔,以此為榮。

——

操場不遠處。

肖舒逸的身後站著一班的學生們,他看到四班的動靜,臉上笑眯眯的。

「四班的學生多有自覺啊,那麼的熱愛抗暈訓練,你們也要向他們好好的學習這種精神。」

「是,我們會向四班看齊的!」

徐朝陽還有王召宣等人像是打了雞血一樣,渾身的血液沸騰。

站在人群里的顧孜瑤蹙眉,對於肖舒逸所說的話不太贊同,沒放在心上。

向四班看齊?呵,學什麼?學習四班如何變成差生嗎?

「……」

看向前面徐朝陽還有王召宣的視線也變得格外的無語。

也不知道為啥,就昨天在食堂打了一架被拉到辦公室訓話,這幾個人就變了一副模樣。

不但跟四班的學生們有說有笑的成兄弟,還把顏知許當成偶像崇拜。

可不論怎麼旁敲側擊,他們都沒透露昨天訓話的內容。

。 …

他們五個人在組隊界面聊的挺開心的,莫凡見她聊的開心就沒有打擾她,已經請將行李整理好了。

兩人一人一個書包,沒什麼東西。

兩點的時候酒店房門的門鈴響了起來。

雲悅看了看時間,恰好這個時候蕭塵給她發消息了。

「趕飛機,先下了。」

「這就走了啊!有時間已經一起組隊玩啊隊長!」盧誠有些不舍的道。

「就我直播間的粉絲都挺期待的,大都是你的粉絲。」

隊長退役之後她的粉絲就轉粉他們了,此刻在直播間彈幕上全都是【一星你快挽留一下Y神!】

【一星你問問以後Y神能不能多和你們組隊!】

【一星你問問她能再打聯賽嗎?】

……

問的挺多的,他隨意撿了幾個問題問。

「好,有時間就叫你們。」雲悅很爽快的就答應了,但她一般很少玩遊戲,也就無聊沒事做的時候才會打幾把。

退了遊戲蕭塵和封葉兩個人恰好走了進來。

「東西都整理好了嗎?」他頎長的身軀站在自己面前,她坐在沙發上只能看見他一雙修長的大腿。

身上定製的西裝裁剪立體得當,顯得他更加貴氣逼人。

她仰著頭剛好能看見他完美的下顎線,性感的喉結隨着他說話上下滾動,聲線磁性低沉。

她收回腦袋,起身:「整理好了,可以走了。」

她腳還沒着地,身子就已經離開沙發,整個人被他橫抱起來。

「……」

他身上今日沒有煙草味,倒是有一股淡淡沐浴露的味道,噴了一點香水夾雜着男性荷爾蒙的氣息,顯得他矜冷迷人。

在電梯里,他雙臂抱着自己非常的穩,姿勢動作都沒有換一下,就好像怕會顛到她一樣。

封葉和莫凡兩個人跟在他們身後已經非常的淡定了。

路過酒店大廳,不少人都露出驚艷的目光。

雖然兩人都帶了口罩,卻也擋不住兩人獨特的氣質,男的矜貴氣場逼人,女的張揚痞拽,非常吸睛。

一行人上了車,車子消失在大眾視野他們才收回目光。

將他們兩個送到機場,看着他們進入檢票口兩人才離開。

雲悅低頭看着綁的鞋都穿不進的腳踝,杏眸裹着不耐煩,多少有些麻煩,這樣包着她路都不能走。

她右腳沒穿鞋,抬眸看了一眼,直接踩到地上,然後若無其事的走到候機室。

蕭塵給她定的是頭等艙,候機室的人比較少。

她坐在沙發椅上直接將繃帶給扯開了。

莫凡看着她的動作沒阻止,她早就看着繃帶不爽了,估計早想拆了。

拆完露出她紅腫的腳踝,不過比昨天要好一點。

她從包里拿出鞋穿上,這才拿起手機看了起來。

沒一會傳來登機的語音播報,她將手機開了飛行模式,然後跟個沒事人一樣走着離開,不仔細看還真像個正常人走路。

「你小心一點,右腳別太用力了。」莫凡提醒她。

她問過醫生,她是可以走路的,但不能太用力,不然會影響恢復的時間,甚至會留下後遺症。

下了飛機,是小白和南景琛在機場接她們。

現在是晚上七點,她回到林家恰好是晚上八點。

她一下飛機剛開機就給她打電話了,知道她還有一小時到家,還沒進門就聞到菜香味了。

林湘沒在家,家裏也就只有她一個人沒吃飯,估計是她吩咐李嫂做的。

吃完飯她直接上樓,身後傳來李嫂的聲音

李嫂特別細心,一眼就看到了她紅腫的右腳踝,「小姐,你腳沒事吧?」

「沒事,養幾天就好看。」她腳步停了一會,側頭看着她,眸光微閃。

「那就好,那明天我給你燉豬蹄吃,吃啥補啥。」李嫂笑着。

「……」

「李嫂,你要不去醫院做個全身檢查?」她興許是懶得站,就走了兩步慵懶的靠在樓梯扶手上,卸了右腿的重力。

「檢查?」李嫂蹙眉,她身體確實是有點小毛病,但只是小毛病,人老了誰沒個病痛的,幹嘛要浪費那個錢做全身檢查。

「嗯,聽我的准沒錯。」她應了一聲然後上樓。

李嫂看着她痞拽的背影哭笑不得,小姐走起路來比少爺還要囂張。

「那行,這兩天我就讓我兒子帶我去醫院做個全身檢查。」

因為夫人身體的原因,她每隔半年就要做一次全身檢查,後來她也給家裏人安排上每人一年一次。

距離上次檢查也才過去半年多的時間,但小姐既然讓她去檢查那她去就是了,聽夫人說小姐懂醫,難道她看出些什麼了?

第二日雲悅正常回學校上課。

她一走進七班就全都圍在一堆討論着她。

「大佬你回來了!」

「大佬你和YYD戰隊夢幻聯動了啊!太激動了!」

「我昨天怎麼就沒看手機!嗚嗚嗚!說不定這是最後一次了……」

他們都是YYD的粉,最早一批還是Y的粉,此刻看見他們再次組隊激動的一晚上沒睡覺,微博成功頂上熱搜第一。

這是電競圈第二次上微博熱搜第一了,可想而知有多麼的轟動。

第一次是她宣佈退役那一次,天知道他們這些粉絲哭的多傷心。

誰知道昨天他們居然組隊開了五排,要不是他們在上課沒看手機,人都要激動瘋了。

雲悅坐到自己位置上,揚起眉梢:「這個啊,剛好我一上線他們就邀我了,然後打了一把,不過現在的戰隊都這麼菜了嗎?」

那個打野是真的菜,就這樣的水平和意識還能打職業?

「……」

GS戰隊可是在上次聯賽中拿了第二,險些就能拿第一,是僅次於YYD的戰隊。

但是卻被大佬打成30:2的比分出來,他們都覺得不可思議。

偏偏當事人還說他們菜,誰都沒資格說他們菜,但是她有這個資格也有這個資本。

其實也不怪那個打野菜吧,只能說他輕敵了,以為Y是個路人好欺負直接沖對面反應,野沒反到還送了三個人頭,復活之後自家野區被吃的乾乾淨淨,換誰都心態崩了。

後面被大佬秀的天花亂墜,不打出這樣的戰績才怪。

「要不你去試試,我覺得你在那些戰隊才有壓迫感,才能進步。」楊興暗中旁敲,他們這些Y粉就想看她再上一次台的,和明神他們。

。 宇恆原本是沖着鑽石級特技去的,但經過第一天的銷售,他卻意外地發現目標制定得有些太低了。

以目前的銷售情況,別說鑽石級特技,就算最高獎項帝王級特技【極限撲救】,他也完全有能力搏一搏。

當然,守株待兔肯定是沒有結果的,宇恆想要獲得更多食客的認可,就必須開發出多種口味。

如果僅靠宇恆自己憑空想像,那估計到猴年馬月也不會有答案,但別忘了他生活在一個彙集萬千大眾智慧結晶的年代,想不出來沒關係,可以上網問問度娘呀!

…………

宇恆的策略比想像中還要有成效,多樣餡料水餃剛上市的第二天,赫塔菲大街上就湧現出從西班牙各地趕來的遊客。

和過往來海邊旅遊的目標不同,這一次遊客們目的很一致,他們此行直指宇恆在廣場的美食攤。

諾大的廣場一次性至少可以容納數百人同時就餐,可即便這樣宇恆的攤位前還排着數百米的長隊,可見水餃在這裏的受歡迎程度。

…………

這麼火熱的狀態自然引來了不少當地商販的模仿,他們或大張旗鼓或偷偷摸摸,反正是在宇恆攤位附近駐紮上了。

對此,宇恆只當兩耳充聞,不就是想要跟風嗎?

可問題是中國博大精深的美食文化又豈是那麼容易學習的,自己也不過是在系統的輔助下才略有領悟,其他人想要學習…………至少要交個專利費。

模仿的結果不出宇恆所料,商販們雖然學習的有模有樣,但東施效顰製作出來的美食根本沒法跟宇恆比較。

最後,都不用宇恆親自出馬,那些逐利的商販就一個個灰溜溜跑路了,賺不到錢還留下來幹嘛,找氣受?

…………

努力之後早晚會迎來收穫,只是宇恆沒想到想像中的獎勵會來的如此迅猛,只用了短短三天,兩個擺攤任務竟然齊齊完成了。

對於本周的獎勵,宇恆說實話還是很期待的,增添了第三個帝王級特技不管怎麼說都是一件值得慶祝的喜事。

【極限撲救特技(帝王級)】

說明:此被動技能僅限於足球比賽中宿主擔當門將位置時使用,對方射門進球率大於30%時激活,撲救的效果會出現適當的波動。

技能效果:短時間內(12s)提高一倍反應速度,並輔助球員完成極限撲救。

面對射門成功率為50%的射門,宿主將有100%的幾率將球直接撲住,射門成功率每增加5%,撲救概率降低1%。

技能冷卻時間:無

體能消耗:6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