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巔峰絕學,究極絕學,也同樣分為宇宙尊者級的巔峰絕學、究極絕學,宇宙霸主級巔峰絕學、究極絕學,宇宙之主巔峰絕學、究極絕學……乃至宇宙最強者的絕學。

他要走的路,還很長很長。

……

王毅得到老師贈予的《火空六道》在內珍貴秘籍,同時他闖通天橋第18層后得到的《宇宙衍變》最後一冊也被送了過來。

和《火空六道》屬於「火、空間融合法則」修鍊秘法不一樣,《宇宙衍變》就是純時間、空間結合的法則大道了,在深奧程度上,甚至還要超過《火空六道》。

從原始區莊園管事『艾陀爾』那裏接收虛擬宇宙公司送過來的秘法箱子,王毅又重新沉浸在閱讀諸多珍貴秘籍的過程之中。

而在現實中,虛擬宇宙公司也派人將營養艙快速送過來,足夠讓王毅身體素質迅速提升到界主級九階。

就在王毅在莊園沉浸在閱讀秘籍感悟中的第三天後。

「王毅!」

老師龐波尊者再次駕臨。

「老師。」

王毅從小樓迎出來。

「你怎麼來了?」

龐波尊者笑咪咪的看着徒弟,「這幾天看得怎麼樣?」

「頗有所得,尤其是老師所創的秘法,真是太厲害了,對我啟發很大。」王毅小小的拍了記馬屁。

「嗯……」龐波尊者雖然知道徒弟在奉承自己,但還是非常開心的用毛絨絨的蒲扇大手,摸起自己下巴的毛須。

「有啟發就好,如果你覺得哪部秘法對你有用,別客氣,直接和老師說,老師幫你買。」龐波尊者豪邁的道。

大方的讓王毅都感覺到吃驚。

不過有這麼一個大方的老師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謝謝老師,不過目前暫時已經夠了,我還得好好研究參悟,修鍊出來。」王毅連道。

秘法如果修鍊都修鍊不出來,代表還沒有研究到家,又怎麼創造出自己的秘法?

王毅現在的路才剛開始而已。 「你以後也不要去何家學什麼綉活了!不用給銀子的時候,花點時間去學也不算吃虧,這要是給銀子的話,誰會捨得去學?」李氏冷笑道。

「奶奶,我們想去學綉活。」金杏顧不得她娘還在場,就直接求到了金老太跟前去了。

金老太還不知道這回事,李氏就把何母找她,要讓金梨拜師的事情給說了。

「我看梨子學的也差不多了,何必多花那筆拜師錢?」李氏陰沉沉的眼神狠狠的颳了一眼金杏。攫欝攫

金老太不用問,也知道拜師錢肯定不少,

對她來說,給孫女花錢,一文錢都是錢!

「鄉下人做綉活,也不需要多有技巧,我看梨子學的就不錯,

以後杏子和梅子要是想學綉活,就跟梨子後面學就行了。」金老太說道。

「……奶奶,三姐自己都還沒學好,而且我們跟娘都說好了,三個月學好綉活,不然就嫁人。」金杏著急的說道。

「是我不讓你們去學嗎?是人家何翠花不讓你們去!你們怎麼不問你們自己,為什麼別人能去何家學綉活,就你們幾個姐妹不行,還非要收銀子?」在李氏看來,何母要金梨拜師就是看金梨不順眼要銀子了!

金杏想了又想,她沒想出來自己有什麼地方得罪了何翠花。

金梅想了很久,神色漸漸黯淡下來,她好像明白何翠花為什麼不願意再教她們了。

村裡人都跟著三姐學綉活,學的還挺好,所以她們沒把何翠花放在眼裡。

這就導致何翠花生了三姐的氣,再加上娘不讓三姐拜師,何翠花一家自然不會再讓三姐和她們再去佔便宜。

何翠花之前教她們做綉活時說的話,金杏全都信了,但是金梅沒有相信。

她三姐做的綉活,如果第一次做的好是碰巧的話,那第二次呢?

金梨放在枕頭旁邊的綉活,金梅今天早上有看到過。

三姐在綉活這方面很有天賦,恐怕比……她和金杏,還有王芳的天賦都好。

金家三姐妹都沒有再去何家學做綉活。

金梨一旦不去,去何家學綉活的人不高興了,何翠花自己不教她們,現在還不讓金梨教她們?

去何家做綉活的人越來越少,二狗媳婦和小紅她們接連好幾天都沒去何家了。

沒人去何家了,何母家的活沒人幹了!

已經習慣不幹活的何母,今天一早上起來割豬草,打掃豬圈,洗了衣服,挑水然後還得去下地幹活。

「翠花!要不然你挑幾個的去指點一下?」何母提議道。

「要是她們都學會了,以後我做的綉活還能賣的出去,還能賣的上價嗎?」何翠花一直不願意教這些人,心裡就是擔心這一點。

她自己清楚自己沒有什麼太高深的綉技,很粗淺的東西,只要她教,那些人基本都能學的會。

「你挑幾個蠢笨的教不就行了?」何母出主意道。

「她們讓你教,你也教了,她們自己學不會,也不怪你。」何母越說越覺得自己這個辦法不錯。

「如果她們一直學不會怎麼辦?」何翠花擔心她們要是一直學不會會找她家的麻煩。

「你在裡面挑一兩個認真教,有人學的會,有人學不會,這不是很正常嗎?」何母陰險的說道。

何翠花笑了,她娘說的對。

「你跟我說說,這些人裡面哪些比較聰明,哪些比較蠢笨,我回頭上門跟她們說說。」何母有些急切的說道。

地里要開始施肥了,得把這些人趕緊叫回來給她們家幹活。

經過何翠花的挑選,何母立即就去找了村裡這些人。

只剩下二狗媳婦和小紅齙牙珍等幾個跟金梨關係特別好的人沒有再去。

梨子現在雖然不去何家學綉活了,但是她現在自己在家裡做綉活了,所以一樣不用下地。

有金老太的話在,金杏和金梅也跟著梨子學綉活,不過只能趁沒活的時候去學。

現在地里活不算多,倆人幹活快一點的話,還是能省下不少時間來跟學金梨學綉活。

二狗媳婦和小紅她們沒去何家之後,都來了金家,找金梨請教。

金梨依舊還是口口聲聲的說自己沒有學會,但是指點起二狗媳婦她們來,也是說的頭頭是道。

金杏以為三姐是真的沒學會。

金梅時常神色古怪的看著金梨,三姐是在扮豬吃虎?

不管怎麼樣,金梅也沒拆穿,三姐越是厲害,對她越有好處。

只要她好好學,以後找個好婆家,要容易一點。

二狗媳婦她們在何家的時候,會幫何家幹活。

現在她們在金家,梨子又這麼用心的教她們,所以她們打算也跟在何家一樣,幫金家幹活,還要多干點活。

但是金梨不讓她們幹活,「我們家地不多,我的姐姐和妹妹個個勤快,家裡沒什麼活讓你們做。厺厽頂點厺厽

我教你們做綉活,也不是圖讓你們給我家幹活,都是一個村子的鄉里鄉親,我幫點忙不算什麼。

你們要再見外非要幫我家幹活,我就不教你們做綉活了。」

二狗媳婦聽了,心裡大為感動,她以前怎麼沒看出來梨子這丫頭這麼好!

小紅心裡也激動,越發 喬伊耐心說道:「那兩個啊,好的,媽媽記住了,改天媽媽再帶你來,好不好?」

許喬喬不高興地搖頭:「不嘛,就今天玩,我想爸爸媽媽都陪著我,一起玩!」

喬伊的心一陣揪痛,她摸摸女兒的小腦袋:「以後還有機會的,只有現在不行了。媽媽有很重要的事情,去處理。喬喬聽話,好不好?」

許喬喬嘟嘴,不開心。

許文昌連忙說:「你有事就去忙吧,我帶著喬喬在這玩兒!」

喬伊冷厲地看他一眼,繼續哄許喬喬。

許喬喬就是捨不得遊樂場,最後她說:「那好吧,喬喬先跟爸爸吧,媽媽先去辦事吧!」

喬伊嘆口氣,只好這樣。

她面對許文昌,聲音冷厲:「我可以讓你先帶著她,晚上,我會去接她。你不要妄想爭奪她的撫養權!」

許文昌望著她,心口一陣發疼。是他把他溫柔的伊伊,變成了這樣一個要強而冷酷的人!

……

晚上六點,喬伊稍微打扮了一下,來到了錦年的包間,卻在走廊里,和一幫男女碰到一起。

其中一個女人,正是孫思悅。

喬伊心口一沉,當做沒看到,繼續往前走。

孫思悅也認出了她,卻上前擋住了她的去路:「喬伊姐,好巧啊。」

她那語氣,好像是見到了許久不見的好朋友。

喬伊淡淡地掃她一眼,「你認錯人了吧,我沒有妹妹!」

孫思悅卻依然笑著:「我知道姐姐在生我的氣,不過沒關係,畢竟我贏了,你生氣甚至恨我,都是應該的!」

喬伊一蹙眉,她這話的意思是,許文昌已經和她在一起了?那他還要求她不離婚,是什麼意思?耍她嗎?還是說,他還想玩家裡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的遊戲?

呵呵!

喬伊心口還是疼了下,但是卻鄙夷地切了一聲,「我不要的廢品而已,正好我也想處理了,你喜歡就拿去,免費送你,別客氣!」

「你……」

孫思悅沒想到,她沒有刺激到喬伊,卻被她給嘲諷一頓。

在朋友面前,她有些抬不起頭來,繼而說:「姐姐還真是豁達,這樣他也就不會愧疚了,畢竟他太愛我了,也不想讓我傷心!」

喬伊嗤笑一聲,「這樣啊,那我可要提醒你一句,我不要的廢物,眼瞎了,還有沒有心,我真不知道!姐姐忙著約小鮮肉呢,不陪你聊了,珍重啊,小妹妹!」

她說著,拍了拍孫思悅的肩膀,和她擦肩而過。

恰好旁邊包間的門一開,一個瘦高白凈的男人站在門邊,看到喬伊,他溫和一笑:「伊伊,這裡!」

喬伊大步走向他,笑道:「嗯,來了。」

白凈男人側身,先讓喬伊進門,他淡漠地看了孫思悅等人一眼,優雅地關上了房門,留下了幾縷淡淡的乾淨清冽的幽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