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胤宸這才開口道,「你的催眠術確實無懈可擊,只不過那是對於一些意志力薄弱或者沒有武功的人,江湖上一些內力深厚的人根本不會中招,這些對於他們來說只是雕蟲小技而已,以後若是遇到,千萬不要自作聰明!」

之前冠榮華催眠的都是些沒有沒有習武的人,自然很順利了。

心下瞭然,冠榮華卻也不氣惱,她知道慕胤宸是特意提醒自己的,也是為了她好,於是點點頭說道。

「原是如此,之前我便猜測這催眠之術不會萬能,現在更是證實了,早該在你身上試試的。」

冠榮華笑的人畜無害,慕胤宸卻覺得自己像個小白鼠,看來還是不能跟這個女人玩心計的。

「沒有,我也是今天剛剛才發現的!」

聽了慕胤宸半真半假的話,冠榮華再也沒心思與他計較下去,轉身看向青葉。

再不問她,人怕是都要醒了!

「青葉,最近幾日你有沒有發現花船上有什麼異動?」

青葉緩緩搖了搖頭。

見此情況,冠榮華也不着急,轉而換了一個問題說道,「那有沒有什麼讓你覺得很奇怪的事情?」

青葉頭又搖了,隨即又點了點頭,冠榮華趁熱打鐵問,「什麼事情?」

「我發現媽媽最近總是偷偷去花船倉底,但每次回來好像都很生氣!」

「花船倉底有什麼東西?」

「聽說是一個女子,媽媽想讓她從了她,可那女子性子很烈,媽媽氣不過這兩天已經打算解決掉那個女子了。」

冠榮華聞言一驚,與慕胤宸對視一眼,估計十有八九那個女子就是元歌,只有偷偷摸摸潛進花船的人才會讓鴇媽不敢聲張,試圖馴服無果后,打算殺人滅口。

總之,沒人知道女子的身份,神不知鬼不覺也不會留下後患。

一般生意能夠做到這般好的青樓妓館,背後都有勢力撐腰,偶爾弄死幾個人也是常事,表面上紙醉金迷的銷金窟,其實是用無數女子的血肉堆積起來的。

「那個女子有危險了!」

不管是不是元歌,冠榮華都覺得應該救下來,她管不了那些甘願墮落於紅塵的女子,卻能救救那個在生死邊緣徘徊的烈性女子。

看了看慕胤宸,她想知道他心裏是怎麼想的?

「走吧!」

冠榮華點了點頭,剛一打開房門,老鴇餅大的臉就出現在了二人面前。

一副沒想到二人會突然打開門的模樣,眼中閃過驚愕!

「二位公子,怎麼這麼早就出來了呀,是青葉那丫頭伺候的不好嗎,我們這裏還有-」

「你們這裏還有沒有刺激一點的,這些女子都太溫順,沒勁!」

冠榮華擺出一副紈絝模樣,誰也不放在眼裏,鴇媽媽立刻賠笑道。

「公子息怒,當然是有的,只不過公子剛才並沒有跟奴家說清楚啊!」

什麼玩意兒,就一個破金葉子還要求這,要求那的,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

鴇媽媽心想,她倒是沒看出來這兩個身份有多貴重,頂多家裏有點閑錢,現在還在這裏大呼小叫。

突然!

慕胤宸手中甩出一袋沉甸甸的重物,砸在了老鴇的胸脯上!

「哎呦!」

鴇媽媽驚呼了一聲,隨即眼睛就看到了那袋子裏的金黃色,差點閃到了眼睛。

打開一看,全是黃澄澄的金子,份量十足,老鴇收了錢,眼中的笑意更深了,立馬改了態度。

「二位公子想要什麼樣的,馬上給您送過來!」

「要性子烈的,越烈越好玩!」

聽到冠榮華這樣說,鴇媽媽莫名想到船艙底下的那個女子,倒是附和這二人的胃口,只是變數太大,萬一控制不好……

鴇媽媽立即從心底否定了起來,「二位公子稍等,奴家馬上給您上來!」

老鴇肥碩的屁股一扭,便下了樓去。

背後的青葉也慢慢蘇醒了過來,冠榮華走過去又補了一記,這種時候不能讓任何人壞了事情,只能勞煩她多睡會了。

手刀一砍!

青葉悶哼一聲,又倒了下去。

冠榮華走到門口,「來人,快把這個沒用的女人給本公子拖走,真是晦氣!」

立刻又小廝弓腰拖走了青葉,冠榮華這才放鬆了下來,演戲還挺累的,時刻都得注意自己的形象!

「怎麼樣?我這招用的不錯吧,悄無聲息的就可以帶走那女子。」

「若是不能成功呢,你要硬闖嗎?」

「那就等白天了,她們都休息的時候,不過絕對沒有這種可能,那老東西一看都是愛財的主兒,只要有錢不怕她不拿出來!」

一般青樓怕人鬧事,都養著自家的打手,如果硬是要從那群打手裏把人搶出來,冠榮華與慕胤宸一定做得到,可未免太過興師動眾,也沒有什麼好處。

如果那女子有幸是元歌,最好也是可以悄無聲息帶走。

所以冠榮華才捨得將那些銀子送出去,因為值得,雖然那銀子不是她出的!

不過一會,那老鴇又帶着兩個紅衣似火的女子敲門走了進來。

冠榮華抬眼一看,兩女子臉上皆是傲氣凌人,鼻孔朝天目中無人的樣子,是專門為了滿足那些口味特殊的客人而打造出來的。

手上的摺扇輕輕拍打着手心,冠榮華悠悠來到兩女子面前,用摺扇輕輕挑起其中一個女子的下巴。

只聽啪的一聲,冠榮華手中的摺扇被女子打落! 年輕人開口說道:「千年前,我入長城,為了人族抵禦妖族來犯,世人都認為我是為了人族大義,當然了,大義佔了一小半,說句大逆不道的話,大義並不支持我使出全力。」

「我現在還記得我當時的狀態,雖然後世對於我的評價逐漸神化,可一卦算死妖族天下一十八座城池這是屬實的,我當時其實還能再戰,可大勢所趨,我被召回,兩廟與妖族天下談判,休戰,再之後就有了大唐。」

黃玉廷取下戴在頭上遮陽的斗笠,雙腿一改坐着時候的狀態,變成跪坐,面朝這位滔滔不絕的年輕人。

大唐八境的大修行者,江南府府主黃玉廷,跪坐在年輕人旁邊,面朝著他,年輕人依舊坐在那說着話。

「當時我被召回,那時候我還很年輕,少年氣性,我與老師發生爭吵,最後談判成功,我一氣之下便回了天記山,將近百年我都沒有再下山過,之後我在山上靜思,當時我與老師爭吵,老師居然沒有揍我,或許當時我講的道理,老師心裏也動了惻隱之心。」

黃玉廷老人在旁邊聽着,額頭有細汗悄然留下,這位大先生年輕時候說的道理學問居然能讓那位動惻隱之心,果然妖孽小時候也是妖孽。

龐北斗繼續說道:「山上靜思百年,懂得也多了,得到的也多,可失去的也會更多,百年時間將我的心性一磨再磨,老師的教誨,天下風雲變幻,天下一統,百姓安居樂業,之後的某一天我突然發現,老師當時說的道理好像也不錯,自己失去的東西和天下得到的東西比起來好像我失去的相比於天下都是有些微不足道了。」

「之後的幾百年我活的很開心也很高興,心念通達談不上,心性豁達倒是可以講一講。」

「但是我心中一直以來的坎始終是過不去的。」龐北斗說着轉頭盯着黃玉廷說道:「我的境界從幾百年前就沒再動過。」

「心中的坎阻攔了我,直到前幾天,老師給我留的殘局讓我頓悟,境界拔高,所以才下山來走一走,一直呆在山上,自以為是的出世,可回首來看,自己都沒有入世,又何談出世呢。」

龐北斗沒有繼續講話,閉口平視湖面。

黃玉廷在一旁聽得心中越發震撼,越發緊張,眼前這位將這些告訴自己是做什麼,暗暗敲打自己?意思我的境界突破了,威脅自己?提到千年前那場戰爭,對妖族的怨念?可為什麼忽然這個時候說呢。

「誒,魚兒上鈎了。」龐北斗右手輕挑,魚竿起的老高,魚鈎拽著魚兒飛出湖底,水花四濺。

看着手中蹦噠想要跳脫手掌的魚兒,龐北斗說道:「釣魚,還是得用彎鈎,這樣才好釣。」龐北鬥起身,將手中魚兒扔入湖底,拍了拍手中水珠,手掌乾淨如初。

望着面前古井無波的湖面,年輕人開口說道:「被人教化的理解,自己悟得的理解,很不一樣。」

黃玉廷手掌重疊平放在額頭之上,跪伏在地:「大先生教誨,玉廷受教了。」

龐北斗笑着搖了搖頭,轉身渡步向外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做自己想做的事,無論何人評說,自己想去,那便去,自己想做,那便做。」

聲音越來越遠,卻一字不差的落入湖邊依舊跪伏在地的老人耳中。

老人抬頭問道:「大先生是要去哪?」

龐北斗的身影逐漸消散化作點點星光消失不見,聲音卻傳入他的耳中:「想去哪,便去哪,世界之大,走不完的路,做不完的事,隨心就好。」

年輕人走後,一隻信鳥飛到黃玉廷的手上消失不見。聽着信鳥里劉玄的彙報,黃玉廷拿起年輕人所用魚竿,凝視良久。

——————

當天下午,劉玄便收到了黃玉廷的回復,沒有多餘的字眼,只有一個字。

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眾人見到楊雪梨沒事後,都鬆了口氣。

「老葉,行啊你,英雄救美,然後美人……嘿嘿!」胖子這時猥瑣的笑道。

楊雪梨被胖子的話弄的有些臉紅,而葉浩初沒什麼,一大老爺們這有什麼。

「好了,這裏應該沒蛇了,大家休息一下吧。」葉浩初開口道。

眾人聽到葉浩初的話都放鬆警惕了,都趕緊坐下來歇息。走了一路都沒來得及休息,眾人都累壞了。

而葉浩初則走到那5具屍體旁,掀開面具,發現這5具屍體都是外國人。

這些外國人仗着武器精良,就敢跑到這沙漠裏倒斗,簡直是閻王桌上抓供果——送死來了。

正好這些精良的武器便宜了葉浩初他們。

還有這裏死的都是外國人,一個汪家人也沒有,難道這汪家人現在都已經進了精絕古城了?

這汪家人可不比這些外國人,論倒斗他們可以甩這些外國人十條街。

「好了,大家休息好了吧,我們繼續出發吧!」胡八一看着眾人都休息的差不多了,就開口道。

眾人又繼續趕路了。

一行人上了駱駝后,快速的向著山谷外走去,這一路上無驚無險。

眾人一直走到山谷外的空曠處,這才停下。此時天還沒亮,黎明前的一刻就是這麼黑暗,忽然遠方的天邊裂開了一條暗紅色的縫隙,太陽終於要出來了。

暗紅色的縫隙出來不過幾秒,立馬轉成了金色,緊接着萬道金光灑下。這一瞬間,無邊的沙漠彷彿化為黃金,金閃閃的泛著亮光。沙漠日出和日落的美景彷彿看多少次也不會夠,但今天眾人的關注點卻不在這裏。

此時此刻,一座龐大的古城展現在眾人眼前,雖然有些破敗,還有一些被沙子掩埋,但入目處各種房屋建築均有,最突出的是一座已經傾斜了的黑色石塔,靜靜的聳立在城中。時隔千年,精絕古城再一次出現在人們的眼中。

看這精絕古城的規模足以居住四五萬人,要知道當年如樓蘭般的名城也不過一兩萬居民,3000軍隊,可見這精絕城的曾經的輝煌。

「我們現在出發嗎?」胡八一看向葉浩初問道。

「我們現在先休整一下,再吃飯,吃飽了再出發!」葉浩初說道。

「老葉說的話在理!」胖子在一旁立馬說道。

眾人開火做飯的時候,安力滿就對眾人開口道:「我只能陪你們到這裏了嘛,這是我們之前說好的嘛。」

胡八一聞言點了點頭,但還是開口道:「老爺子,你可以在這裏等我們,但重點是一定要等我們,我想胡大是不喜歡背信棄義的的人的嘛!」

安力滿聞言點了點頭,鄭重的說道:「我會等你們的嘛,但是如果你們一個星期還不出來的話,我也只能走了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