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板:精英

天賦:重炮手

職業:弓箭手

等級:戰鬥等級5級/戰役等級1級

力量20、敏捷18、體質18、智力14、感知15、魅力14

領導0、士氣0、幸運1、魔力0、知識0

戰役技能:鷹眼術【初級】

戰鬥技能:炮轟【中級】、彈射箭【初級】、箭雨【初級】、弓斗術【初級】。

特性:超凡力量-肌肉爆炸

裝備:鯨角【3級寶物】、精製皮甲【1級寶物】、草藥袋【1級寶物】

重炮手:作為獸人和精靈的結合,雷恩既擁有獸人的可怕力量,又擁有精靈的靈活雙手,他是天生的重炮手。

力量+2,命中判定+2,攻擊附帶濺射傷害。

鷹眼術:獲得堪比鷹的視力,幾率窺破偽裝,幾率洞察先機,幾率命中要害、幾率偷學技能。

炮轟:蓄力一段時間,將全身力量灌注到一支箭上,然後爆轟出去。

被命中的單位,將會遭受力量判定,判定失敗,受到碾壓打擊、粉碎打擊、破甲打擊、致命一擊四重額外傷害。

彈射箭:射出一根箭矢,運用神奇的技巧,將自己的身體彈射出去。

箭雨:將箭矢如同雨點一般射向敵人。

弓斗術:手持弓箭近身格鬥的特殊技巧,需要特製的弓箭才能施展。

肌肉爆炸:力量到達超凡之後獲得的特殊技巧,使用之後力量將會大幅度上升。

效果結束,進入虛弱狀態。(持續時間與自身體質相關)

鯨角【3級寶物】:鯨骨製造而成的巨大骨弓,攻擊+3,射程+2,鯨骨:每秒生成一根巨大骨箭,骨箭攻擊+2。

精製皮甲:裁縫大師精心製造的皮甲,防禦+1。

草藥袋【1級寶物】:生命+10,每周生成1單位草藥。

看完雷恩的屬性,艾嵐只想說,「太猛了!」

5級的戰鬥精英,一身技能全都是為了殺戮而準備的。

重炮手+炮轟+鷹眼術+肌肉爆炸,這一箭下去,他懷疑七階兵種都要被射爆。

不止如此,艾嵐看到雷恩的屬性后,還把自己身上的蛛網靴脫了下來,硬是讓他穿上了。

蛛網靴+1點敏捷1點速度,給雷恩裝備簡直是如虎添翼。

成功將雷恩忽悠入隊后,艾嵐帶着他和卡卡在山谷里一通忙活。

順手的任務,不做白不做,1000金幣呢。

抓了一大袋子蛇,他又記起山谷里還有一個建築沒有拜訪。

之前一陣亂戰,艾嵐險些把這個資源點都給忘記了。

廢棄金礦【特殊建築】:早已廢棄的金礦廢墟,裏面似乎有什麼動靜,你想進去看看嗎?

這是一個從來沒有遇到過的資源點,換作以前,艾嵐或許會謹慎一點,上論壇查查資料什麼的。

但是雷恩一入隊,整個隊伍的實力暴漲。

就算是碰到寶屋,他們現在都能直接碾過去。

這種什麼金礦,頂多遇到幾隊低階兵種,直接開打就行了。

「兄弟們,走,進去探探。」

「進入廢棄金礦。」

「你遭遇了3小隊洞穴人。」

艾嵐帶着人一進來,立刻就被三十個洞穴人圍了起來。

洞穴人【1級戰鬥單位】:黑暗系1階兵種,技能:無。

這種貨色,再來三百個他都吃得下,區區三十個。

「雷恩,戰役等級升級后,你把自己的領導屬性先升一升。」

「我準備把手下的遠程兵都交給你帶。」

身為精英,雷恩以後肯定是要獨當一面的。

艾嵐準備讓他當自己的遠程部隊大隊長,0點領導只能帶十個士兵,再多就無法有效指揮了。

「我明白了。」

雷恩的戰役等級只有1級,雖然因為潛力消耗的問題,升級需要的經驗值非常多。

但1級升2級,再多也就幾萬,努力刷刷怪,很快就升上去了。

「一場輝煌的勝利。」

他們才聊了幾句,卡卡就帶着樹人堡壘將所有洞穴人殺完了。

就幾波齊射的事,洞穴人還沒衝到樹人身下,戰鬥就結束了。

「您的戰役經驗增加了。」

「獲得500點經驗值。」

「獲得2000金幣。」

「獲得50煤炭。」

「獲得30石材。」

「廢棄金礦清理完畢,是/否離開。」

艾嵐在這個地下礦洞裏轉悠了一圈,啥都沒找著,正準備要離開。

「等一等。」就在這時,雷恩突然叫住了他,「前面有東西。」

「???」艾嵐疑惑地看了看前方,就一塊石壁,什麼都沒有啊。

雷恩快步走到了石壁前,伸手往裏面摸了摸。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他的手竟然穿過了石壁。

這一下,艾嵐哪裏還不明白,「這是偽裝術?」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就是偽裝術。」

戰役技能鷹眼術有幾率窺破偽裝,剛才應該就是雷恩的鷹眼術發揮了作用。

「走,我們進去看看。」

有人在這裏釋放偽裝術,那就說明石壁後面肯定有蹊蹺。

資源點裏還藏了一個隱秘的資源點,有點意思。

「樹人堡壘,回來。」

這塊石壁並不大,被偽裝術覆蓋的通道也很小,樹人的體型無法通過。

艾嵐乾脆將所有士兵收了回來,只留下了一個花妖精和一個蜘蛛護衛在身邊。

「雷恩,這隻花妖精給你,讓她去前面探路,卡卡,你帶着蜘蛛護衛走最後。」

他身為指揮官,自然是走最中間。

石壁後面大概率會遇到危險,該謹慎的時候,艾嵐還是非常謹慎的。 清晨,大林郡。

薄霧未散,似乎帶著血紅之色,整個大林郡好似都籠罩在血霧中。

又大膽者終於敢推開門出來查看昨日夜裡的廝殺,究竟是誰家笑道最後!

「哇……」

他剛出現,就被強烈的血腥味差點熏暈過去,胃裡強烈反抗,讓他扶牆劇烈的嘔吐起來。

「我的天啊!」

隨後他震驚的大吼!

有了第一個出門者,很快無數人壯膽推開了房門,隨後都驚叫!

只因,在大林郡中心擂台上,無數人頭被懸挂在鋼叉之上,而當他們看清那些頭顱之後,臉色都變了。

因為,那些都是馬家和雪家的人頭,雪霜寒以及馬霸天的頭顱,赫然在內!

這無疑不在宣誓,林家獲得了最後的勝利,從今後,大林郡為林家的一言堂!

腳步聲從薄霧中傳來,林凡以及林樂瑤走在前方,難得俊朗無雙,女的絕世紅顏,若被上天眷顧的金童玉女,踏在被血泊遮蓋的地面上,但就如同仙子踏月而歸一般,說不出的寫意,道不盡的瀟洒。

林凡牽起林樂瑤的柔荑,走到中心擂台之上,在他二人四周,是馬家與雪家之人的頭顱。

「諸位鄉鄰,我林家昨日經歷苦戰,但終將來犯者斬盡殺絕。」

林凡開口了,聲音相冊了整個大林郡:「我林家不是惹事之人,這麼多年來,各位鄰里應當都知道。」

林凡此言一出,無窮躲在暗處中的大林郡眾人都是微微點頭,這林家最是鐵血與狠辣,但從未主動惹事,林凡所言的確為真。

「如此種種,只為自保。」

林凡再道:「滅了馬、雪兩家,我林家不為稱霸大林郡,依舊會如同以往一般,善待鄰里,當然若是有誰敢挑釁我林家威嚴,強者盡出,覆滅之!」

「好手段。」

陳無極讚歎:「林家率雷霆之威滅了馬、雪兩家,雖然宣布了林家的無雙威勢,但也會讓大林郡人心惶惶,對於今後林家的統治極為不利。」

黑風寨主也是連連點頭的接過話去:「但是林凡今日這麼一說,可以化解諸人的擔憂,若是以後林家行事低調一些,長久以往,這林家就當真是大林郡的主人了,沒有誰在敢反抗,忠心臣服。」

李家老祖看了一眼李廣:「你優柔寡斷,此生註定不可為王為皇,但若是一生緊緊圍繞在此子身側,定然可圖謀一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無雙地位。」

李廣微微一笑,老人些的眼光,的確是不會錯的,但自己與林凡相交,難道真的是為了圖謀將來嗎?

「玄東,此生你有林凡此等兄弟,是你最大的福源。」

陳無極也看向陳玄東,眼中竟然充滿了羨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