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他,也有些蕭索了。

……

颯凌峰。

在光牆禁制內,衛鏗通過了十四個標準大項的禁制,成功的拿到了劍師稱號。

峰上的負責人,對衛鏗十分客氣,提示衛鏗可以去領取任務,但是一切先不急,可以辦一下其他的事情。

衛鏗沒有理會這句話的含義,直接辦了任務。

秦曉寒對這個人情世故進行了詳解:你彗星般的崛起,在天澤劍派內小有名氣,給你辦理手續的負責人之所以給你一段時間,是讓你考慮在天澤派未來的走向,到底是走那位導師的路線。亦或是走傳承派做贅婿的路線。

事實上,衛鏗也許真的是對這個世界厭煩了。沒有繼續去「虛情假意」地拜訪一下自己的「老師」宋電,走學院派的路子。

也沒有去偶遇那些,因為自己在公共場合中的表現,去仰慕自己的那幾位劍士少女,成為傳承派看中的青俊。(關於衛鏗練劍時會場上那幾位目光帶著訝異的女劍士,秦曉寒特地溫和的強調:「你可以和她們一起的,嗯,我不介意的,有什麼計劃嗎,我幫你參考參考?」)

在衝到了劍師這個社會層次后,衛鏗一如之前,再次頓挫下來,沒有選擇繼續朝著天澤劍派上層爬,而是申請返鄉,回到自己叔叔(上一個身份死遁)的軸區,去任職。

……

盪星曆1171年,軸區的總負責人,衡光劍師,在拿到衛鏗遞交的能源技術總結和工作申請時,徐徐道:「你是個很有才華的人。」

正當衛鏗猶豫要不要說一句:「請指教」之類的話,這位上司對衛鏗說道:「選一個區。」

星霧區。這是軸區域內環的第十四個分區域,但是由於地理位置特殊,主要區域都在海面上,唯一的人員駐紮地帶是一個火山島嶼,故,這裡剛好有個空缺。

衛鏗挑選了這個地區時,上司是一臉愕然的,因為這裡屬於比較荒涼的地帶,遠比不得一些外區。

這剛好符合衛鏗選這裡的理由,理由:這裡比較安靜。方便自己獨立工作(渾水摸魚)

……

十五個小時后,衛鏗來到了星霧區發電站陣列中央。

這個發電中心在地下十六公里內,只有劍師才能一路折躍下來。陣列中心以厚厚的鎢鋼殼子保護,殼子上安裝了幾個圓形透射系統,來觀察外界翻湧的岩漿。

地下無窮無盡的能量,在這裡轉化為電磁能,然後發送到上方區域,而幾個折躍點也幫助地下這個鎢鋼口子散去無用的餘熱。這個折躍點在技術上很苛刻,必須在地殼內通過電磁力保持晶體結構的穩定,一般壽命在四十年內,當然更重要的是,每隔兩到三年,需要劍師級別維護者矯正折躍點。而做這工作的劍師通常都是再無晉級希望的老劍師。

衛鏗不是第一次來軸區,對這裡的情況也有所了解。

負責維護的劍師,都是老劍師了,無更進一步可能的存在,故掛職崗位拿著一份豐厚的收入。按照規範,他們是每隔五個月才會過來一次,但實際上嘛,這些過著養老日子的傢伙也就是一年才來一次。

也因此,導入上方的電流,時常會出現波動,而這些能量波峰會讓很多負責變電器的維護人員被突如其來的高壓電流擊死。所以,劍師摸魚,就是草菅人命。

【技術體系,不是工業社會最重要的,制度體系,乃至,制度背後的責任體系才是最重要的。】

在返回島嶼大廳后,衛鏗開始了在這個世界的第一次工業會議。

確定所有人到場后,做出了三個承諾。

第一:降低所有人的工作死亡率。第二:普及年輕子輩的訓練。第三:提高薪水。

以及一個要求,所有人完全根據規範操作。

「新官上任三把火?」衛鏗不喜歡這樣評價,因為樹威的火總是去燒最弱最無關的人。而增強組織源動力,需要構建全體受益基礎。

……

抵達軸區后,這個被系統命名為「光子守衛者」的傳承,在衛鏗的手上擴散了。自此開始,接下來的歷史線在時空的觀察體系中,才算是開始特徵明顯起來。但是此時衛鏗擴張的六十多萬條時間,都統一開始了這種變革。在這些時間流上,掌握這類技術,就又顯得有些:中人之姿了。

在兩年內,衛鏗呢,擴寫了十六本相關的數學書。成為了這個區域的標準教科書。

盪星曆1173年,隨著公共折躍點修建完畢,一些年輕的寒門劍徒,開始十幾個人一組,進行折躍點散發編程,測試在能量充足的情況下,如何對(敵)空間波動進行判定,以及利用(己)空間挪移能量進行火力封鎖。

星霧區的生產氛圍也變得大不同了,已經連續四百天沒有傷亡了,自衛鏗到來后,只出現了四場0級別事故。星霧區的傳電總量,也從第九名,開始逐年進入了第一名。薪水漲了四倍。以至於周圍其他環區的普通技師,削尖腦袋想要擠進來。

在軸區內,下面普通人中,衛磐的名聲顯得格外的突出。

儘管,衛鏗自己不這麼覺得,「只不過是按照正常的工業管理罷了。自己並沒有全心全意的為這裡的工人。我現在乾的不亦樂乎,其實是做自己的技術突破。」

……

衛鏗這一次進入軸區,作為中高層管理者,已經將空扭之力悄悄的打到了,比「天澤派插入地軸程度」還要深的地步。已經圍繞著地心建立控制體系。

而第四階段的工程,也已經開始了。

即:利用星球核心,製造高壓高溫環境,模擬恆星內部環境,創造可以穩定在恆星中央的折躍點。——該技術,在武裝方面研發方面被時空管理局代號為「誅仙」。

……

然而,就在自己穩穩妥妥的進行個人任務時,卻依舊被打斷了進程。

天澤派現階段,是以傳承系和學院系相鬥為主,軸區自然也是這種鬥爭的戰場。

盪星曆1174,衛鏗來到這軸區的第三年,軸區的總發電產量出現了坍塌式下降。

原因嘛,兩系分別卡住了變電設備和鎢鋼材料能源,相鬥不休。所以整體發電量都下降了,衛鏗這兩邊都不佔,也搞不到設施,就算以生產安全的名義解釋了發電量的下降。

可是別人摸魚成風,衛鏗負責的區域不復從前,就被當成生產懈怠的「露馬腳」,被拽了出來。

對於軸區頂層管理者們來說:「只有容易抓的典型跳出來后,才好以此為切入點開始抓,先弱后難嘛!」

一架飛船不講道理,在星霧區廣場上空懸浮,似乎連降落都不屑。

飛船上的四位劍士,氣勢洶洶的,來到了衛鏗的工業辦公室,強行闖入了辦公區的防護罩中,來到了衛鏗面前,讓其走一趟。

衛鏗跟著這些人來到軸區總辦公室,等了兩個小時,才見到衡光劍師,得到的就是劈頭蓋臉的一頓罵。

衡光:「衛鏗不會辦事。」

這位老劍師嘴上罵的凶,但是心裡真正要表達的是:「都這個時候,還不站隊,真蠢。」

然而在這頓謾罵中,衛鏗的確挺」蠢「,不僅僅沒有「正向理解」上司的好意,反而出現了反向理解。

衛鏗心裡默念:「中庸主義,在遇到危機的時候,往往是通過打壓中間派,來暫時震懾。」

衛鏗也很中庸,內心在謾罵,但是默不作聲,毫無疑問,衛鏗被撤職了。在衛鏗被撤職的第二天,傳承系派來一位老牌劍師接手了星霧區。

這種接手更像是搶班奪權,老牌劍師,先是上任立威,撤掉了衛鏗時代選拔的幾位技術管理人員,將核心崗位安排給了自己子侄。

然而這件事並沒有完。在這兩年內,星霧區的普通技術工人中,多多少少都有子侄完成了「光子守衛系」的折躍。而這麼一個階層開始有了力量后,就不像原來那麼順了。發電量進一步急劇下降。

只是,星霧區域的發電量下降,在總體各個區域的發電量下降中,只是這場風波中的一個浪花。

整個軸區的混亂沒有平靖,開始愈演愈烈。

……

外太空第四軌道區域。最近數年內這裡常常出現暗閃區,這是因為劍陣的大量空間摺疊會吞沒光。

現在,天澤派這一代的劍尊大體已經完成了自己最後的完美劍陣。故,在這裡試劍。

通天劍爐,星澤劍君,打開了兩個彙報界面,這兩個界面分別是自己的學生和自己子弟對軸區情況的闡述。

這兩篇內容,都是請罪,避重就輕的將「輕微過錯」攬在自己身上。

這樣的寫法意思是「自己有錯,但是錯的光明磊落」,至於到底是誰在明面上「啥都沒做錯,卻暗戳戳惡意使壞」,那就是讓閱讀者來判斷了。

星澤劍君掃了一眼,微微搖了搖頭。

此時通天劍爐中的寶器已經基本煉製完畢,自己學生和兒子也預料到了這一點,開始將原本的暗鬥放在了明面。

他抬起手,一道命令,凝聚在一個劍形態的光令上,此令消失在了空間,六十分鐘后,閃爍回了紫木星。

7017k 有了江健的保證,張權也算是放心了下來,江健目前是江家工廠的董事,他在萍鄉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哪怕是不顧及張家的面子,縣裏為了照顧江家的面子也不會虧待了張家。

江山也不是什麼大善人,他年輕的時候也是萍鄉一個出了名的混混頭子,有一些自己的背景和地位,那個張彪和豪哥被關進去以後,就只有王陽發這個小角色了。

江山對付王陽發,應該不會太吃力。

在江家待了一天,張權和江芸也沒有逗留了,直接返回了蜀南。

過完年後蜀南的年味倒也沒有消失,大街小巷新春的對聯還是嶄新的,張權把江芸送了回了家,安頓好了冉冉,立刻馬不停蹄的去了公司。

「張總回來了!」

剛走進公司,就聽見了秘書小楊的話,一道倩影從辦公室中走了出來。

劉菲兒眼眶通紅,看起來好幾天沒有睡覺了,張權不由的有些心疼,其實劉菲兒為了染雲手機公司也是傾注了不少的心血。

「辛苦了。」

張權走了過去,給劉菲兒來了一個熊抱。

當然,張權自己本身是為了勉勵劉菲兒罷了,不過劉菲兒卻有些意外,甚至內心中還有些小竊喜,張權這個榆木腦袋總算是開竅了?知道心疼自己了?

公司里的同事也都看了過來,眼中有些曖昧的色彩。

不過他們的眼中也是有些血絲,看起來都沒有好好休息,這幾天為了三利集團的事情都快忙瘋了。

「先別敘舊了,有事情和你說!」

劉菲兒拜託了張權的懷抱,隨後拉着張權走進了辦公室裏面。

「情況怎麼樣了?」

張權坐了下來,第一句話就讓劉菲兒有些意外。

「你都知道了?」

劉菲兒好奇的看着張權,這才剛過完年,他們公司就遇到了麻煩,原本三利集團已經開始動工,幫着染雲手機公司生產一批最新的手機,不過因為白恆的糾纏,鬧得三利集團沒有辦法正常的開始生產工作。

而京力手機,也趁著這個機會,開始發佈他們的最新產品,這一來二去的,張權他們很被動。

「先和我說說情況。」

張權沒有解釋,翻看着桌上的文件。

這其中一些,還是關於京力手機控告染雲手機侵權的事情,張權一看這東西,不由的發出了一聲冷笑。

屋漏偏逢連夜雨,這個李賀,還真是落井下石的好手。

「我們公司倒是沒有什麼事情,正常的展開了該有的業務,關於聯發科那邊,我們也已經做好了相關的準備,今年聯發科是準備推出新一代的晶片產品,我們將運用到最新的手機上面。」

「不過目前最大的難題是我們沒有生產能力,原計劃三利集團幫助我們代工產品,但是現在因為白月光房地產集團的白恆干擾三利集團的生產,三利集團全面停工。」

「還有,白恆這傢伙當初投資了大聯發五百萬,外加一些雜七雜八的費用,目前已經對房三的三利集團提起了訴訟,在這個期間,三利集團的生產活動全面取消。」

劉菲兒幹練的拿着一些資料遞給了張權,額頭上有些汗珠,雖然現在天氣比較冷,不過卻依舊是讓她忙出了一身汗。

張權瞥了一眼,劉菲兒似乎沒有注意到自己領口開了,大片雪白的肌膚暴露了出來,這香艷的場景,讓張權不由得想到了當初出差灣城的時候,在酒店的那一幕。

「你……你看什麼呢!」

劉菲兒注意到了張權的目光,頓時有些羞澀的捂住了胸口。

「沒什麼,咱們說正事吧。」

張權有些尷尬的說道,連忙轉移了話題。

「沒個正經,現在都火燒眉毛了,你還……」

「我還什麼?」

「哼,你自己看吧,我要去休息了,忙了兩天,都沒有好好的休息過!」

劉菲兒翻了個白眼,小心臟砰砰的直跳,這個張權,似乎有些不一樣了。

看着劉菲兒離開了辦公室,張權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己已經有江芸了,似乎確實應該非禮勿視,不過劉菲兒這妮子,難道真的不是心存勾引的想法才故意漏出領口的嗎……

辦公室里一片寂靜,張權把劉菲兒徹底的甩出了腦袋后,這才開始慢慢的翻看這些資料。

目前的局勢對染雲很不利,白恆不知道動用了什麼手段,竟然能夠聯合蜀南的法院,將三利集團直接封停,因為這件事情,房三估計頭髮都白了。

「小楊,你讓市場部的人進來。」

張權對着門口大聲的喊了一聲,秘書小楊急匆匆的走了進來,身後跟着幾個市場部的管理。

「你們現在去萍鄉的江家村,聯繫一個叫做江健的人,他的工廠將會負責我們目前的新款手機生產,這件事情要立刻辦理。」

「我知道你們這幾天都辛苦了,不過這件事情刻不容緩,你們能做到嘛?」

張權看了看這幾個市場部的管理,眼中閃動着一些沉着的色彩。

「能,張總,你就放心吧!」

「是啊,張總你回來了,我們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樣!」

「放心,我們能辦好這件事情。」

這幾個市場部的人立刻嚴肅的說道,正如他們所說,張權一回來,立刻就掃除了原本匯聚在染雲眾人頭上的陰鬱之氣,張權就好像是定海神針一樣,能讓他們安心無比。

「對了,順便去一趟張家村,這裏是地址,把一個叫做秦雅的人接回來,今後他會是市場部的主管。」

張權淡淡的說道,秦雅這位金融方面的人才現在放在他的公司中算是屈才了,不過張權相信今後的染雲會越來越好,因此只能先將秦雅安置在市場部,正好市場部還缺少一個主管,這個位置給秦雅正好合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