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皇恩浩蕩,太過拒絕,只會招來禍事。

他只希望,項家和女兒都能離皇帝遠遠的。

屋子裡。

陳設優雅,書香氣與江湖氣並存,又非常整潔。

只有二人,顯得幽靜,帶著些許情趣。

「陛下,請喝茶。」項勝男端來茶水。

秦雲接過,目光在她身上打量。

「你被慧生老狗拍了一掌,確定沒事嗎?」 凌耀耀一怔,抬頭看去,就見駕駛座上赫然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男子,長眉亮目,眼角一道兩寸來長的疤痕,配著寸頭,給人一種冷峻之感,此刻正皺著眉,冷冷看著自己。

她正要將手機放進包里的動作頓時一僵,心跳略微加速,這是……?

這時候,副駕駛上的人倒是「咦」了聲,用有些沙啞的嗓音說:「是你啊?」

凌耀耀循聲看去,也露出訝色:「小鄒總?」

這稱呼出了口,又想到不對,連忙改口,「鄒總。」

鄒若楠臉色很是憔悴,似乎很久沒有好好休息過了,此刻聽著凌耀耀的口誤,也沒在意,只說:「你找我有事嗎?」

「……不好意思,我剛叫的車也是黑色的。」事情發展到這兒,凌耀耀總算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她騰的一下面紅耳赤,連忙打開車門,邊下去邊說,「我弄錯了,抱歉。」

「嗯。」鄒若楠看起來狀態不太好,聞言也沒說什麼,點點頭,看著她下去關了門,這才說,「我們走吧。」

回到馬路上的凌耀耀,看著車子開進附中,心裡有些奇怪。

前些日子就聽說老鄒總鄒利國快不行了,因為鄒家的家庭環境,小鄒總這段時間幾乎是寸步不離的守在父親身邊。

甚至連金渚鎮這個看好的項目都顧不上了,這個時候,跑來附中幹什麼?

她對鄒若楠也沒什麼了解的,猜測半晌也還是一頭霧水。

這時候,又一輛黑色的汽車停到了不遠處,凌耀耀這次非常穩,特意核對了車牌號才上去。

回到市區的時候,已經是華燈初上。

凌耀耀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住處,連吃飯的想法都沒有,直接進了次卧,倒頭就睡。

這一覺睡到了快凌晨的時候才醒來,已經是飢腸轆轆。

她也沒了親自下廚的打算,直接躺床上叫了個外賣。可能是因為比較晚的緣故,好一會才有人接單,看了看預計送達時間,凌耀耀乾脆進浴室洗了個戰鬥澡。

片刻后,她裹著浴巾出來,一看手機,果然,對方還在路上。

趁這機會,凌耀耀站在洗手池前吹了下頭髮。

等她把頭髮吹到七成乾的時候,手機才響,接起來正是外賣小哥:「美女,你家沒人嗎?我敲門半天了。」

「不好意思我在裡面沒聽見。」凌耀耀忙說,「稍等,我現在就去開門。」

說著她掛斷手機朝外走。

到房門口的時候,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浴巾,猶豫了下,想想外賣小哥都在門口了,換衣服肯定又要耽擱時間,再者,宋恩煦這房子的大門是有鏈條的,她就開條縫把外賣拿進來,不管是安全性,還是走光的可能,應該都沒有問題!

想到這裡,凌耀耀提了提胸口的浴巾,也就趿著拖鞋走了出去。

然後……

她剛剛從走廊里出來,就看到宋恩煦一手關上門,一手提著她的外賣,正正好好轉過身來。

兩人對望,凌耀耀瞠目結舌:「你怎麼會在這裡?!」

不是說好的互換房子出租嗎?

她下意識的捂住胸口,一瞬間腦海里至少浮現了十八個社會版標題。

諸如「年輕女白領慘死高級住宅為哪般」、「紅顏薄命!單身女性失蹤之謎」、「警方提示:年輕女性租房需要注意的一百零八點」……要不是這房子比較大,雙方離得又還有一段距離,凌耀耀差點轉身就跑!

「……」宋恩煦看出她的緊張,一時間頗為無語,走進餐廳,將外賣放到餐桌上,這才說,「有個緊急手術,我剛做完,順便過來健個身,拿點東西。」

凌耀耀聞言,這才注意到他赤-裸著上身,只穿了一條及膝的運動短褲,許是運動量比較大的緣故,哪怕止汗帶也無濟於事,頭髮被汗水打濕,沾成一縷一縷的貼在額頭,汗珠又順著他俊朗的面龐滑過脖頸、胸膛、腹肌,直入人魚線,沿途肌膚都泛著運動之後特有的光澤。

宋恩煦抬起手,用護腕隨意擦了把臉,「而且我來之前發了消息告訴你的。」

「……我剛醒,沒看手機。」凌耀耀頓時羞愧:我剛才都在想些什麼?

肯定是最近社會頭條看多了!

這不是我的鍋!

我是個成熟的職場人,我才不會尷尬!

想到這裡,她冷靜的點點頭,「實在對不起,謝謝你幫我拿外賣,我進去換個衣服。」

說著,凌耀耀邁著冷靜無比的步伐,轉過身,回到次卧,將門一關,她頓時捂住臉,有種原地將自己火化的衝動。

「冷靜點,他根本就不知道我想了些什麼!」凌耀耀跪倒在地板上,捶地半晌,勸自己,「社會版什麼的,他都一無所知!現在換衣服出去吃飯,假裝什麼都沒發生過!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他一定也會心領神會的什麼都不提的!」

好一會兒,凌耀耀才從地上爬起來,用力拍了怕雙頰,掌心接觸到肌膚,還是一片火熱。

「就說是洗澡熱的,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她默默設想了幾種可能的對話,告訴自己這都沒有什麼,一輩子很快就過去了,誰都不會記得她這次的烏龍!

是的,肯定是這樣!

至於說裹著浴巾跟宋恩煦撞上……

浴巾又怎麼了!

該遮的地方都遮得嚴嚴實實,沙灘上她還穿過比基尼呢這都不是事兒。

現在又不是大清!

在心裡默默擦了把小眼淚,凌耀耀PTSD的換上自己最保守的一套衣服,又做了會兒心理建設,這才毅然拉開門,昂首挺步走了出去。

她已經想好了,出門之後就用緊急練習的自然姿態跟宋恩煦打個招呼,繼而不給對方開口的機會,率先詢問今兒個做的什麼手術啊?手術順利不順利呢?家屬情緒還穩定不?這種手術艱難嗎?費用高不高?患者術後會護理多久啊?住院費用包括三餐嗎……總而言之,用汪洋題海淹沒宋恩煦,將談話的節奏跟內容,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裡。

這樣的話,宋恩煦一定會很快忘記今晚上的一切,只顧著回憶手術了!

然後,凌耀耀看到了空蕩蕩的走廊、空蕩蕩的客廳以及空蕩蕩的餐廳。

是的,宋恩煦壓根就沒在外面等她……

凌耀耀:「……」

這樣也好。

她為自己的突擊準備落空鬱悶了一下,旋即振作起來,不用努力就能過關呢嘻嘻!

於是,凌耀耀坐到餐桌旁,愉快的開始用餐。

吃完飯,將包裝扔進垃圾桶,她正準備回去次卧,這時候卻見宋恩煦從主卧里開門出來,頭髮濕漉漉的,似乎剛洗過,身上也已經穿好了衣服,清爽的白T跟運動長褲,手裡提了個包。

看到她點點頭:「吃完了?剛才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沒看到消息,嚇著你了。」

「沒事沒事。」凌耀耀強忍尷尬,「是我誤會了……你這是?」

她看著宋恩煦要出門的樣子,看了眼外面,夜色正濃,有些吃驚,「又有手術?」

陽光寵物醫院晚上不開門的吧?

難不成跟之前的團團一樣,有寵物大晚上的出了事情,必須急救?

「有點事情。」宋恩煦簡短說了句,跟她道了聲別,就開門走了。

「看來年紀輕輕有房有車也不容易。」凌耀耀看著門關上,有些唏噓的想,「這麼晚了還要去工作……嗯等等,我一個996的社畜,好像不比宋院長清閑?」

關鍵是,人家有四房二廳的高端住宅、有車有產業,她呢???

到現在還在租房子……

原來小丑竟是我自己。

流下了貧窮且廢物的眼淚.JPG。

凌耀耀在心裡流淚半晌,才怏怏起身回房。

這時候她總算拿起了手機,果然,好幾條未讀消息,有冉羽君發過來的,說了些生活瑣事,還問她休息日要一起出去玩不?說是孔小雀的提議;有凌勇發來的消息,問她在外面怎麼樣;還有徐璇發的照片,是兩套衣服,讓她幫忙參謀穿哪套去見凌安安的老師比較好。

然後就是宋恩煦。

他果然在三個小時前就發消息來詢問,凌耀耀這邊是否方便。

不過,他在消息里說的根本不是拿個東西健個身那麼簡單,而是說明剛剛給一條大狗做完手術比較疲憊,所以想回自己房子住一晚。

凌耀耀:「???」

所以,剛才是臨時接到消息,又有手術?

還是看自己反應太大,臨時避出去的?

如果是前者,那也沒辦法,這年頭誰都不容易。

如果是後者的話……自己這……

這房子也不是全部租給她的,當初就說好了,就租一個次卧,按理來說,宋恩煦回來自己房子的主卧起居,沒必要得到她的同意。

更別說因為她抗拒防備的態度,當場搬出去了。

「……」凌耀耀糾結良久,最終還是給宋恩煦發了條消息,「宋院長,你現在在哪?」

樓下,停車場,宋恩煦將車窗開了條縫,晚風從中鑽入,溫度還能忍受。

他身高腿長,哪怕漢蘭達是專門為了運載Ezio買的,空間比普通轎車更寬敞,此刻駕駛座放下去,躺著的人仍舊顯得有些束手束腳。

聽到信息提示音,宋恩煦睜眼看了下,微微一哂。 「那啥,小友,你看我現在也沒辦法,要不你讓我去把節目組的人找來,把獎勵補給你好不好?」

「不好。」

「呃……可是我真的沒辦法啊,這獎勵的決定是節目組做出來的啊!」艾伊斯都快要哭了,他哪裡遇到過像秦義這樣的無賴,打又打不過,甩又甩不掉。

他是想拿節目組的規則壓秦義,可是秦義不吃這一套,他還真沒什麼辦法對付秦義。

就算秦義一直這樣拉著他不放手,他也沒辦法對秦義進行任何制裁,這是節目組的事情,他不過是個主持人。

秦義沒有說話,但他的態度就擺在那裡,反正我就是不放你走,你今天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和你賴上了!

這時候,在一旁看著的人早已經目瞪口呆了,他們完全沒有想過,秦義竟然這樣大膽,直接扯著艾伊斯的斗篷不讓人家離開。這份氣魄,不得不說還真是秦義能夠做出來的啊。

不過人們大多都用一種看熱鬧的心態看著秦義,也不能說秦義做錯了什麼,畢竟倖幸苦苦通過歷練皇宮三個階段的歷練之後,得到的獎勵竟然相當於放屁,這種事情,換到誰的身上都受不了。

秦義還算好了,如果是個脾氣火爆的傢伙,估計就直接動拳頭了。

只不過人們震驚於秦義有膽魄直接和艾伊斯對著干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