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元清研究化學,還沒有被化學給難過。

下午的時候,秦元清回到汽車研究院的時候,徐嘉憶就告訴他,學校可以騰出地方來,不過校長想跟他親自談一談。

“陳校長要跟我談一談?談什麼?租金麼?”秦元清一愣。

徐嘉憶聞言頓時無語,大佬這是什麼腦回路。

人家陳校長哪裡看得上那點租金。

“大佬,陳校長是要跟你談談實驗室股份的問題。”徐嘉憶無奈地說道。

徐嘉憶其實是很贊同陳校長的出發點,畢竟有什麼比投資秦元清更好的受益呢。

看看航空發動機研究院,當初就那點人再加上一大半老設備,結果學校佔了40%股份,現在都價值不知道多少錢了,要是把現金分掉,都可以分到上百億現金,更別說無形資產更大。

還有汽車研究院,學校一分錢沒出,就提供這棟樓,結果就佔了10%股份,資產多少不好說,但是賬戶上的錢分掉都能分到十幾億現金,而且重點給水木帶來的聲譽是無價的,目前水木汽車相關專業排名世界第一。

有這麼兩個前例,誰願意只收租金,這不是傻麼。

站在學校角度,徐嘉憶認爲陳校長的想法無可厚非。可是站在秦元清角度,徐嘉憶覺得也不知道大佬怎麼想的,化學實驗室和生物實驗室完全可以不依靠水木,只要他願意,京城很願意提供一塊地皮建立最頂級實驗室,所有收益都是自己的。

“這樣啊,看來這老小子又在打壞主意了。”秦元清撇撇嘴說道。

“大佬,幹嘛不在外面新建個實驗室,想在水木建立先進實驗室難度很大。”徐嘉憶覺得自己有必要勸一下:“只要大佬透露個消息,我想京城都願意給你提供一塊免費地皮,給你建造實驗室用。”

京城,可不僅僅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同樣的因爲衆多高校也讓這裡的科技力量極爲強大。

京城方面對於真正具有技術力量的,那也是無比支持的。

“這倒是好主意。”秦元清也想到在水木建立世界一流實驗室難度有點大,畢竟水木大學就這麼大,很多古建築,附近就是圓明園、頤和園,很多東西都被限制死了。想要大動干戈可沒有那麼簡單,需要經過很多部門審批才行。

如果是在現有建築裡面弄實驗室,那麼只要學校同意就可以其他部門也干涉不得。可是如果是新建實驗室,那就不一樣了,學校同意都沒用,得多個部門審批通過纔可以。

而且,水木大學地方有限,想要建太大實驗室,又很不現實。而既然要新建實驗室,還不如一步到位,建大一些,以備不時之需。 方寧看到對手讓腕力用手刀攻擊利歐路,就讓利歐路使用巴投加上發勁,很是輕鬆的就醒了下來。

主持人:「勝利者是方寧。」

比賽結束后,方寧從背包里拿出精靈食物給利歐路:「好樣的利歐路,你的表現我很是滿意。」

利歐路:「利歐~」

很快艾麗莎打敗自己的對手和方寧回合,他看着艾麗莎笑了笑說:「喲,你這速度有點快呀。」

艾麗莎回復道:你不是也一樣么。

在兩個小時后初賽結束了,有一半的人數被刷了下來,留下來也只有一半人數。

主持人看到大屏幕上的第二輪預賽的對戰表已經出來,看着參加預賽的訓練家:「對戰表已經出來了,看好你們得對手會是誰。」

方寧看到大屏幕上自己的對手,有些犯難的皺了皺眉頭:「我的對手居然是王勝大哥,但是他的艾比郎真的是蠻強的。」

艾麗莎看到自己的對戰對手后,又看到大屏幕上方寧居然對上了王勝,看着她壞笑道:「哦!你這邊估計會很精彩。」

方寧白了一眼艾麗莎:「你先顧好你自己吧。」

主持人手上拿着話筒,告訴來參加第二輪預賽得訓練家們:「預賽,就在兩個小時之後開始。」

王勝走到方寧跟前,看着他笑道:「你要使出你的全力,我想和你好好來一場精靈對戰,打個痛快。」

方寧用手輕輕的拍了拍王勝的肩膀。

「王勝,你和我想一塊去了。」

火箭隊的黑衣小頭多羅怕宗手裏發現自己的話被人聽見,拿出一個精靈球,把裏面得信使鳥放了出來。

多羅把信叫放在它身上的袋子裏,並放飛送信:「信使鳥,你去把這封信,送到BOSS哪裏。

多羅看到自己的對戰對象去艾麗莎,就完全沒有放在心情:「一個小丫頭而已,分分鐘搞定。」

兩個小時到了,方寧和利歐路走到對戰場地后,看到王勝用的精靈果然是艾比郎,看着利歐路:「去吧利歐路,著對你而說說不錯的經驗。」

利歐路就快步走到對戰場地上了。

「來吧方寧,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再對戰開始之前,王勝對着方寧就率先放出狠話,加強氣勢。

方寧回應道:「放心」

王勝看着艾比郎讓它一上來就是狠招:「艾比郎,對着利歐路用音速拳。」

艾比郎快速使用絕招音速拳對着利歐路又快又準的快速出拳,直接來給利歐路造成大量的損傷。

方寧看着自己利歐路,立馬下達了用什麼來應對:「用電光一閃躲開,躲開后就使用發勁。」

利歐路躲開后直接把爪子放到艾比郎身上,收到發勁直接就被彈開。

王勝:「艾比郎,集中猛擊。」

方寧看到艾比郎使出集中猛擊的技能,笑了笑說:「集中猛擊要是被打消了,可是會產生恐懼的。」

方寧看着利歐路興奮道:「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們新絕招反拳。」

利歐路用反拳把集中猛擊得雙倍傷害,都作用在了艾比郎身上。

王勝:「艾比郎,用連續拳。」

方寧看到艾比郎對着利歐路快速的連續出拳,緊接着沒有躲開連續拳,反而收到了很大的傷害。

方寧看着對面王勝的艾比郎皺了皺眉頭:「這艾比狼好強,但是在我的字典里,不知道認輸怎麼寫。」

王勝讓艾比郎對利歐路衝過來后,再接着使用連續拳來攻擊利歐路。。

方寧看着利歐路:「用巴投!」

方寧看到了利歐路用巴投直接把艾比郎抱住,再接着直接摔在地上。

艾比郎站了起來,方寧趁機讓利歐路使用發勁,直接把剛站起來的艾比郎,給推飛到了對戰場地的牆上。

王勝對着艾比郎很是着急喊道:「艾比郎塊起來,你還可以繼續對戰的」

艾比郎站了起來沒有一兩分鐘,就立馬倒在了地上沒有再站起來。

主持人看到后就直接宣佈了,勝利的是,用利歐路的訓練家方寧。

王勝對着方寧走了過來,並握了握手:「謝謝你方寧,我和你得精靈對戰,我打的真是的非常痛快。」

方寧和王勝握手,笑了笑:「我也是。」

方寧來到了艾麗莎對戰的那邊,看到她的情況不好,被對方的火爆猴給壓制住了。

「火爆猴,飛膝撞。」

方寧聽到這個聲音覺得很是耳熟,仔細一看就看到了艾麗莎正在對戰的對手:「什麼!居然是火箭隊!」

對戰持續了好幾個回合后,看着對方的火爆猴快沒力氣了,而且自己這邊,巴爾郎體力也是快到極限了。

「巴爾郎,用假動作。」

巴爾郎用假動作打敗了火爆猴后,主持人剛準備宣佈的時候,一個熱氣球突然飛到了天上。

裏面的人用機器要把所有的精靈一個不剩的全部吸走:「大豐收呀,這些精靈都是我們火箭的了。」

艾麗莎很納悶呢:「他們是什麼人?」

方寧看着他們,對着艾麗莎回答說:「他們是火箭隊,專門搶奪精靈的壞蛋。」

孫岩看着他們正在吸走別人的精靈「是壞蛋呀那就不能放過了,」

拿出精靈球放出精靈破壞火箭隊得行動:「噴火龍,去破壞他們的熱氣球。」

熱氣球被破壞了而且訓練家們的精靈都得救了,他們把目光對準了方寧他們三人的精靈:「你們破壞我火箭隊的行動,那麼就拿你們得精靈補上吧。」

方寧看着他們很是不耐煩:「火箭隊,你們怎樣就是那麼陰魂不散呀!」

「小子,上次你破壞我多羅大人的行動,我還沒有找你算賬呢。」多羅一副惡狠狠的樣子,用眼睛死死瞪着方寧。

「是么?」

訓練家們都圍了上來,眼中帶着怒火得看着火箭隊得多羅以及他的收下。

多羅一看情況不對,立馬準備就開溜了:「小子,你給我們等著。」

由於火箭隊的出現煩亂,精靈格鬥賽暫停了一會,就接着繼續了,很快就到了半決賽的對決了。

艾麗莎這次匹配的對手就是孫岩。。 洪有才本身就打不到林長生就很煩惱了,自己的力量都打在空氣上,聽到一個莫名其妙的咳嗽聲進入自己的耳朵。

皺着眉頭想都不想的罵罵咧咧喊道。

「吵死了,不知道我在教訓人嗎?」

「你也沒有教訓到啊。」

林長生很愉快的補了一刀,嘲諷著洪有才,打不著自己。

「夠了。」

老者大喝一聲。

「嗯?」

兩人的眼光看向聲音的來源,聞聲而見,林長生對這個人很陌生。

但是這個洪有才看到老者后,整個人都好像扎了賜一般,跳了起來。

「馮老。」

洪有才非常恭敬的給面前的老者低聲道。

「馮老?」

林長生不解,他不認識這個人,但是這麼囂張的洪有才都這麼尊敬了,指不定位置就極高呢。

「咳咳,老夫馮浩仁,不知道你們兩個在這裏因為什麼事情起了爭執呢?」

馮浩仁鬢邊白髮,面容和善,像一個和事老一般的詢問。

「你是?」

林長生髮問,他確實不認識馮浩仁。

「呵呵,毛頭小子,馮老都不認識。」

洪有才在一旁嘲笑,覺得林長生這個人,這麼不識抬舉,肯定是哪裏來的毛孩子,不知道什麼情況就過來的人。

「哦?你一定是他們說的林有才吧。」

馮浩仁沒有因為林長生不認識自己而擺架子,反而是對林長生的面貌打探了起來。

「對,我是。」

林長生點頭,也在自己的腦海里思索著馮浩仁的名字。

「我是這個協會的會長,馮浩仁。」

「嗯?會長?」

林長生一愣,難不成這個人就是邀請自己的會長。

但是在請帖上的署名又不是他啊。

「不是吧,你怎麼可能是會長,這個會長的名字明明是姓方。」

小美舉著自己的請帖,把林長生心中所想說了出來,確實林長生也好奇這個事情。

「哈哈,我們協會有三名會長,你的這個請帖也是我們三個人同意后發出的。」

對於小美的質疑,馮浩仁也不生氣,解釋道。

「哦~原來是有三位。」

小美明白的點頭。

林長生也從他們兩個人的對話中知道,原來這個協會居然還有三個會長。

「那可以告訴老夫這裏發生什麼事了嗎?」

見小美明白后,馮浩仁這才悠哉的提起剛才的問題。

「沒問題沒問題。」

小美自告奮勇的說着事情的經過,並且還帶上了洪有才趁機欺負人的狀詞,指責着他。

「這個人啊,欺負我一個女孩子,真是不知廉恥。」

小美吐了吐舌頭,古靈精怪的,說起這個事情,還裝作瑟瑟發抖的害怕。

如果林長生是演技派的話,那小美比林長生還能表演。

並且女性的委屈,更能得到在場的人同情,小美這麼一弄,在場的人的目光都變得火熱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