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姝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說道:「你不讓我見吳先生,我就不走了。」

「隨便。」吳珵的聲音非常的冷,他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脊樑打的筆直,如同巍峨的山巒一般。

趙姝婉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那一日回去之後,父皇天天催促自己,讓自己選一個夫婿,她都快要被煩死了,這才跑出來找顧知鳶,聽到吳松楠生病了,她急急忙忙的過來看,但是,吳珵的態度太差了。

旁人對趙姝婉都是恭敬無比的,只有之吳珵,臭屁的不像話,很多時候,趙姝婉都想給他一個大耳巴子!

宗政景曜和沈毅大步從院子門口走了進來。

趙姝婉一看,立刻站了起來喊道:「皇兄!」

宗政景曜只是點了點頭,便急匆匆的走了進去。

顧知鳶已經將吳松楠口腔裡面的血液清理乾淨戴上了氧氣管了,看到二人回來,立刻問道:「怎麼樣。」

沈毅搖了搖頭。

顧知鳶的心中咯噔一聲,那就是說,程敏嫻不是O型血。

宗政景曜的O型血的基因來自於趙帝!

「啊!」門口傳來趙姝婉煩躁的咆哮聲,顧知鳶的眼神閃爍了一下,看向宗政景曜。

宗政景曜人狠話不多,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皇兄,皇兄,有話好好說!我不吵了,我錯了。」趙姝婉被宗政景曜拎著衣領拖進來的時候,不斷的求饒。

顧知鳶和沈毅的目光落在了趙姝婉的身上。

趙姝婉小心翼翼的往後退了一步:「你們,要幹嘛!我不吵了,不至於殺人滅口吧。」

沈毅飛快的走到了趙姝婉的身邊,隨後拿著針在趙姝婉的手指上扎了一下,趙姝婉還沒有反應過來,沈毅就已經收集到了她的血液了。

檢測了一下之後,沈毅對顧知鳶說道:「一樣的。」

顧知鳶看著趙姝婉說道:「姝婉,給吳先生治病,需要血液作為藥引,你的血液很適合。」也許這是真相,也許不是,至少羅飛得到了可信度極高的真相,與他猜測的也差不多。

「離開這裡,子彈可不長眼睛,死了話就不要怪我。」

再次擺了擺手中的槍,只要對自己沒有太大威脅,羅飛也沒有濫殺無辜的習慣。

既然知道獵狐是意外被殺,那隻能怪他的運氣不好,於是羅飛選擇將她們放走。

將她們交給櫻鳶團長?

還是算了吧。

說不定第二天她們就得扛著槍上戰場,然後死在前進的道路上。

第二名女孩立馬反……

《重裝廢土》第一百八十四章:變身形態 「伯母,這真的是一個誤會!」張術苦口婆心地說著,奈何付麗就是不聽。

「叮叮叮!」正在張術發愁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張術一看,是一個不認識的號碼。剛想不接了,誰知道這人又打了過來。

難道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張術想著,最後還是拿出來接道:「喂?請問……」

「哥們,是我!」電話那段的聲音滿滿的喜悅,張術一聽,竟然是菜胖子。怎麼?現在這個時間給自己打來電話,難道是和杜宇……

果然,還沒等張術問出口,那邊的菜胖子就笑道:「哈哈哈!就知道你猜得著,這次啊,我下手狠了些,不過人是沒打殘。」

菜胖子笑嘻嘻地說道,張術一聽,心中立馬就明白了,這菜胖子說的一定就事杜宇了。剛剛自己打電話去讓南叔幫忙,想來那邊是讓菜胖子去解決了。

「怎樣?這人是放在我這邊呢?還是扔到你那邊去?」菜胖子直接就來了這麼一句,「這孫子現在可慫了,問什麼都答。」

問什麼都答?張術心頭猛地一怔。

「菜胖子,還要麻煩你一件事情,你看能不能幫我把他帶過來,有些事情我解釋不清,需要他。」

「好!我馬上就給你帶過來!」菜胖子應了一聲,馬上掛了電話。

太好了,有了杜宇的供詞,這樣的話也不會再被懷疑了。張術正得意地想著,誰知道腳上卻挨了一陣打。

「嘰嘰歪歪地站著做什麼,給我出去!」付麗聽著張術打完電話,現在又開始趕張術出去。

也不知道王玖玖到什麼地方去了,外面發生這樣的事情竟然都沒有直接走出來。

張術心中有點難受,但也沒辦法,這遭人暗算的事情,自能自食其果了。

沒過一會兒,身後傳來車子停下的聲音,張術回頭一看,竟然是菜胖子。

「你怎麼這麼快就過來了?人呢?」張術有點迫不及待。

「嘿嘿!這不是你要麼,我反正就沒有什麼事情,所以就直接送過來了。」菜胖子摸了摸頭笑道。

張術心中一陣感激,這樣的話,說起來是不是就好多了?

「哎?你是……杜宇?」剛剛準備轉身的付麗,看到突然又來了兩個人,一時間有點緊張,又望了望。

這一望不得了,竟然直接就認出了地上的人。

「你怎麼回事?怎麼就突然成這樣了?」剛剛經歷了一陣打鬥,這杜宇完全就不是菜胖子的對手,這身上被菜胖子打得到處都是泥。

「伯母……」杜宇一看到認識的人,立馬就開始扮可憐。

這付麗本來就心意這個女婿,加上杜宇現在又身在這樣的環境中,立馬就同情心泛濫,直接打著杜宇就進了家門。

張術一陣,但是想攔已經攔不住了。

「靠!這是啥情況?那個老娘們還認識這孫子?」菜胖子有點不可思議,這孫子竟然被人救了?

「菜胖子,不好了,剛剛那會我們應該直接拉住他的,現在他進去了,鐵定會出事。」

這付麗對自己本來就不爽,那娘們會不會借著今晚,直接把玖玖和那個人渣拉在一起?上次的時候已經出現過「下藥」之事,這要是再出點事……

張術不敢再想下去了……

「菜胖子,我們現在怎麼辦?」照現在的情況來著,那杜宇肯定是佔據上風了。

「你讓我想想,現在你女朋友的手機在丈母娘手上吧,這樣就不太好弄了。」菜胖子眉頭都皺在了一起。

張術在那干著急,過了一會,他猛地想到了什麼,「有沒有杜宇老爹的電話?讓南叔幫忙的話應該可以。」

現在最危險的是杜宇留在裡面,要是他的老子來把杜宇接走了,那自然就可以放下一點心來。

「那沒問題,我讓南叔聯繫一下杜威。」菜胖子說著,然後立馬就打了一個電話。

南叔的辦事效率一向極高,沒過一會,杜宇的老頭子就出現在了張術的面前。

經過了上一次的事情,又知道了張術的背景,這杜威雖然是滿臉的不服,但也沒有辦法。

「你就是杜宇的爸爸杜威吧,把你叫來實在是不好意思。」張術寒暄了一句,然後便直奔主題,「現在馬上就是中午了,你家兒子卻還在裡面,難不成要直接留著吃中飯了?」

張術笑眯眯地說道,期間更是一臉笑意地看著杜威。

杜威心頭一怔,一下就明白了這其中的意思,「哪裡哪裡,這吃飯可還是要一起吃才行。」

這意思是,能夠把杜宇接回去。

「既然這樣,就麻煩杜先生了。」張術笑道,退到了一邊。

那杜威知道自己的兒子就在裡面,看到張術又一臉面無表情地站在面前,於是趕忙過去大喊道:「臭小子你給我滾出來!」

裡面的杜宇正高興著被付麗請進去,這麼一喊,立馬就聽出了是自己老爹的聲音,於是趕忙跑過去開門。

「爸?你怎麼來了?」杜宇還是一頭霧水,望了望外面,張術和菜胖子已經躲到了看不到的地方。

「說什麼?趕緊跟我回去!」杜威早就被南叔下了最後命令,要是不同意就直接讓他的華鐵集團葬送,這樣的事,杜威也不敢冒險。

但這些,杜宇卻是不知道:「爸!你幹嘛突然跑過來?而且你怎麼知道我在這的?」

「別說了,和我回去!」杜威一看自己的兒子還在磨嘰,心裡早就已經急了,於是二話不說直接就將人從門裡拉了出來。

付麗見杜宇還不過來,趕忙走到門前,看到杜威,臉上立馬換上了笑容:「原來是杜董事啊,來!快進屋坐坐。」

「不了,我還有事,改日再來拜訪。」開玩笑,現在哪裡是進屋坐坐這樣的時機,杜威只想將自己這個不爭氣的兒子帶回去。

「既然這樣的話,就讓杜宇在這邊坐會,吃了中飯再走也不遲。」付麗是一心想要杜宇,雖然之前張術已經說過杜宇對玖玖做過的事,但是付麗不信。

「不了!小宇也要和我一起回去。」

杜威冷冷一句,一點也沒有迴旋的餘地,拖著杜宇就往外面走。躲在暗處的張術冷冷地看著,邊上的菜胖子伸出手拍了怕張術的肩膀。

「怎麼樣?這樣就行了吧。」

「嗯……大概。」張術含糊一句,菜胖子望過去,看到杜威正拉著自己的兒子我那個外面走。

付麗想挽留但沒有絲毫辦法,那杜宇是不甘心,好不容易有了接近王玖玖的機會,就這樣被浪費了豈不可惜,於是忙用力掙紮起來。

菜胖子一看,忙按下了手機上的撥出鍵。

杜威西裝內袋的手機震動起來,幾乎是同一時機,杜威的背猛地一怔。震動三下后就停了,杜威清楚,這是一個警告的信號。

「爸,我不想回去,我……」

「啪!」杜宇還在央求,杜威卻是沒耐心地直接甩了一巴掌過去,「別給老子丟人現眼,上次下藥的事還沒完,今天又來是吧,看我回去不好好教訓你!」

一句話,直接就道出了上一件事情的始末,在付麗震驚的眼神中,杜威忙將自己的兒子拉上了車,絕塵而去。

付麗還沒從震驚中緩過來,張術便慢悠悠地走了過去:「伯母,伯母!」

「你幹嘛?」付麗被嚇了一跳,「你怎麼在這?」

「我過來看看玖玖。」張術一臉的真誠。

「我已經和你說得夠清楚了,玖玖不會見你的,你還是趁早死了這顆心吧。」付麗依舊不鬆口,但卻沒有提剛剛說到的照片一事。

想來一定是知道了上次的事情,對杜宇那人產生了新的看法,覺得照片也有點不信了。但這畢竟只是心中想的,面上付麗還是不同意兩人在一起,甚至不給張術見玖玖。

「伯母,我是真心喜歡玖玖的。」張術大聲一句,誠懇萬分,付麗剛想關門,卻不想被裡面的王玖玖阻止了,「媽,你讓他進來吧。」

因為照片的事情,王玖玖一直呆坐到現在了,就是剛剛杜宇進來,她也當做沒看見。

但現在,只不過聽到了張術的聲音,王玖玖就坐不住了。付麗看著,心中直痒痒,但又不能讓自己女兒傷心,於是只能側身讓張術進去。

「玖玖。」一進門,張術就看到了不遠處坐在沙發上的王玖玖。她的臉色不太好看,帶了一點蒼白,聽到張術叫她,她抬頭扯出一點笑意。

張術心中的大石頭終於放了下去,飛快地走到王玖玖邊上,張術開始解釋。

關於趙雅婷,還有杜宇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說了。之後,又說自己搞起了種植基地,趙雅婷只是客戶而已,為的就是賺足夠的錢迎娶玖玖。

「你說的都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張術一臉真誠。

王玖玖原本也沒覺得這照片是真的,但不巧被自己的母親付麗看到了,於是才小題大做了一番。現在聽到張術解釋,心結早就解開了。

「我信你。」王玖玖笑笑,抱住了張術。

付麗在一邊看得惱火,但看到自己的女兒這麼開心,這心中到底還是不捨得。再說那張術,除了沒有錢外也沒什麼不好,至少不會做像杜宇那樣的齷齪事,這麼一比,倒是也不怎麼討厭了。

。 「貔貅獸,接下來我需要將自己冰封起來,只有這樣寒毒才不會波及你,你必須在半個月內找到空冥王,到時候就按照我教你的辦法喚醒我,否則……」林天成說道。

貔貅獸聞言心中也是一沉,它從未見過林天成如此慎重的樣子,知道這一次林天成是真的遇見過不去的坎了,否則也不會如同受傷的野獸一般獨自舔舐傷口,誰也不帶就帶着自己在身邊。

一時間,貔貅獸感覺自己的身上承受了這個年紀不該承受的重擔,當即拍著胸脯向林天成保證,一定會在半個月內找到空冥王。

然而,等他說完的時候,林天成已經成為了一尊冰雕,見狀貔貅獸的心中隱隱作痛。

「放心吧主人,先前我都那個樣子了你都想辦法將我救回來了,這次貔貅獸就是拼着性命不要,也一定會幫你找到空冥王,要是那娘們敢不答應,我非咬死她不可!」

說完,貔貅獸一臉兇狠的將凍成冰雕的林天成吞入腹中,然後騰雲駕霧而起朝着遠方飛去。

此地乃是冥界,冥族的將士隨處都有可能會碰見,只有將林天成放在自己體內,它才有信心保證在自己死之前不讓林天成傷一根汗毛。

然而,人生不如意之事時常有之,往往就是人們越怕什麼就越來什麼,貔貅獸擔心自己遇見大批的冥族將士,到時候有可能保不住林天成的安危。

可是偏偏就是在他執念最深的時候,飛渡虛空不過千里,就遇見了一支正在遊盪荒野的冥族大軍,其中不乏無敵境的強者,紛紛出手封鎖虛空將貔貅獸轟了出來。

「大膽,竟然敢犯我冥界,速速報上名來,本將刀下不斬無名之輩!」為首的一名大將出聲呵斥。

貔貅獸聞言雖怒但礙於林天成此時傷勢在身,不好放開手腳和對方一戰,否則就沖對方這囂張的勁,他也非得從對方的身上咬下一塊肉來不可。

「這位將軍,我家主人和空冥王乃是舊相識,還請大人給我指條路,我有話要傳!」貔貅獸忍氣吞聲道。

聞言,那名大將神色將信將疑,冥族此時已經只剩下一位冥王了,正是貔貅獸嘴中的空冥王,現在四海八荒無不臣服在其麾下。

雖然這名大將先前只是武冥王的舊部,但是現在也同樣被收編了,聽見貔貅獸是來找空冥王的當下態度也不敢那麼桀驁了。

「你說你家主人認識我家大人,那你有什麼憑證沒有?」大將寒聲質問。

貔貅獸頓時懵了,林天成當時冰封之前只是交代自己找到空冥王,卻沒給過什麼信物之類的啊。

冥族大將看見貔貅獸的樣子,當即怒上心頭,竟然是個騙子!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騙我,你可知道騙我的下場?」

聞言,貔貅獸急忙喊道,「等等……聽我解釋,你們或許不認識我,但是一定認識我家主人,我家主人就是當初斬殺了武冥王和陸冥王的那位人族強者,當然,現在紫天冥王也死在了我家主人的手中,可以說正是他的幫助,空冥王才有了時至今日的名望和地位!」

Leave a Comment: